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蹊跷可怕的事情?两个月前?”刘廷眉头皱起来了,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那天我刚上三楼,就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那种高频的,很尖细的声音。”

  “很尖细的声音?”刘廷疑惑的问道。

  护士点了点头,说道:“。。。那种声音一般人听不到的。。。只有少数的像我这样听觉特殊的人,才能听到那种声音。”

  刘廷看着那个护士,慢慢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护士继续说道:“因为那个声音非常小,而且断断续续的,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有太注意,上到三楼后直接进了洗手间。。。但是等我从洗手间再出来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声音仍然能听到,而且我发现,那个声音不是简单的噪音,而是好像有人在低声说话,只是高频的声音很有穿透力,所以传了出来。

  “我一发觉可能是人说话的声音,立即就害怕起来。。。当时走廊灯光特别的昏暗,两边的房间里,每一间屋子都住着一个精神病人。。。走廊里静极了,静到可怕,除了那个尖细的可怕声音。。。我害怕死了,立即就想转身赶快下楼。。。我值夜班的时候,经常听到半夜里那些精神病人的哭声啊,笑声啊,唱歌的声音什么的。。。那些声音就很可怕了。。。可这次这个声音,是那种正常人听不到的频段,我就突然想到,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用这么高频的声音和我说话,专门让我听到?!

  “我一想到这点,浑身汗毛立即就都竖起来了,冷汗也出来了。。。我想转身立即回去,但那个声音却好像越来越清晰起来了,我不由自主地站住了,侧耳细听那个声音,听他说的到底是什么?”

  “你听清楚了么?”

  护士要了摇头,说道:“那种高频的声音,虽然我能听到,但那是类似于一种电锯或者金属板互相摩擦发出的声音,就好像电台被干扰时那种杂乱的感觉,声音很冷,很硬,又很小,很难听清楚的。。。我只能勉强听到几句词语一直在重复。。。”

  “什么词语?”

  护士脸色慢慢变得灰暗起来,看着刘廷,声音颤抖着说道:“。。。当时我无法分辨,就感觉好像是那个人一遍一遍的在重复着什么‘三错乱’、‘闹到’、‘大睡’什么的。。。我也听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三错乱’、‘闹到’、‘大睡’。你确实听清楚了么?没有听错?这几个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啊?”

  护士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声音真的好模糊,我当时只觉得可能是这几个词句,但我真的没有办法确认。。。”

  “后来呢?又听到什么新的内容了么?”

  护士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听了一会,实在是太害怕了,就跑下楼了。”

  “下楼了?你没有确认一下声音是从哪个房间传来的么?”

  “。。。我想过。。。可我根本不敢去确认,就是向那个昏暗的走廊里多走一步的勇气我都没有。。。”

  “那天之后,你又听到过那个声音么?”

  “。。。没有了。。。只有那么一次。。。我后来再值晚班,都尽量不去三楼。。。我害怕再听到那个声音。。。”

  “你问没问过别人有没有听到?”

  “。。。问过。。。我问过那天晚上和我一起值班的其他护士,她们也曾经上三楼上过卫生间,我问他们在三楼有没有什么动静。。。他们都说什么声音也没有啊,很安静,什么都没听到。。。后来过了几天,我回想那件事情,自己也感到有些含糊了,是不是当时听错了啊?根本没有声音。。。后来时间长了我就忘了。。。不过今天你们来调查案子,当我搀扶的那个病人突然也说出来三十三段,还有脑袋。。。砸碎。。。这几句词语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那天晚上我听到的,就是这些话,只是太模糊了,所以我才会听错成‘三错乱’‘闹到’‘大睡’。。。也就是说,那天我真的听到声音了,那个声音失真的,不是我的错觉。。。”

  刘廷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

  护士又说道:“刚才我回想了一下整个事情,我想我知道那个说话声,是谁发出的了。”

  “是谁?”

  “就是那个杀人的程贵,两个月前,他还没有出院,他就住在三楼。”

  “你这么肯定,是因为他是杀人凶手么?”

  护士摇了摇头,说道:“杀人凶手是原因之一。。。我还有另一个理由,可以证明是他发出的声音。”

  “另一个理由?是什么?”

  “那个我搀扶的患者,他就住在程贵的隔壁。。。他之所以也知道那几句话,一定是因为程贵总在屋子里不停的重复,那个人一遍一遍的听,所以才会记得那么清楚!”

  刘廷看着护士,沉默了下来。

  按照这个护士的说法,

  两个月前在医院的时候,程贵就已经要准备杀掉韩晨平了。

  而且程贵还在房间里,不停的复述着自己杀死韩晨平的可怕方式。

  可是程贵为什么会盯上韩晨平呢?

  甚至程贵如何认识韩晨平的呢?

  这两个问题,现在仍没有答案。。。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对脸上表情仍然充满了惊恐的小护士说道:“情况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对这件事情一定要注意保密,对所有人都不要提起,记住了么?。。。这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

  小护士脸上立即露出更加惊恐的表情,刚想说话,突然嘴又闭上了,然后努力控制起自己的表情,尽量做出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样子,同时抬起头看刘廷的身后。

  刘廷立即也转身向后看去,看到程贵的主治医生,那个给猴子做活体脑部解剖的沈佳霖走了过来。

  刘廷向沈佳霖点了点头,

  沈佳霖毫无反应,

  刘廷吃了一个软钉子。

  沈佳霖径直走到那个在刚刚的凶案现场,神秘的赤身裸体出现的女患者身边,蹲了下去,拿出手电,用另一只手分别撑开女患者的眼皮,然后用手电照射女患者的瞳孔,检查了一下,然后转身用极为不满的口吻对护士喊道:“你怎么不在他身旁看住她?。。。”

  护士立即紧张起来,连忙跑回到了患者身边,对沈佳霖用内疚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沈医生,我。。。”

  沈佳霖没等护士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说道:“下次再有类似的情况,我会汇报到上级那里。。。我们这里,不需要喜欢擅离职守的护士。。。”

  护士脸涨得通红,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沈佳霖冷哼了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

  刘廷立即追了上去,同时对沈佳霖说道:“沈医生,稍等一下。。。你能和我聊两句么?”

  沈佳霖听到刘廷的话,立即站住了,犹豫了一下,转身对刘庭反问道:“聊两句?你要和我聊什么?”

  “聊聊你的患者,那个杀人凶手程贵的情况。”

  沈佳霖冷笑了一声,用有些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你有什么想知道的?请问吧。”

  “你给程贵治疗的时候,有没有听到程贵提起过韩晨平医生?”

  “没有。”沈佳霖立即回答了刘廷的问题,毫不迟疑,语气坚定。

  “你能不能再仔细想想?”

  “没有,不可能有!。。。我记忆力很好,不会记错。”

  刘廷又碰了一个软钉子,

  刘廷停顿了一下,又问道:“我看过程贵的病例,上面提到他亲眼目睹了自己妻子和女儿在车祸中被撞死的整个过程,并因此产生强烈的自责感,甚至最后患上了严重的强迫性神经症。。。”

  “是的。”沈佳霖有些不耐烦的轻轻点了点头。

  “病历上还提到你给程贵的治疗办法,是让他一遍一遍的回看当时车祸发生时的现场录像?”

  “对。。。这有什么问题么?”

  “。。。您不觉得让程贵一遍一遍的看妻女死亡的现场录像,这样做太残忍了么?你不怕程贵因此受到更严重的刺激,甚至出现什么意外么?比如精神彻底崩溃?”

  沈佳霖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多虑了,刘长官。。。这种治疗手段表面看起来残忍,但要想治好他的强迫症,就必须从根本上切断他的负罪感。。。看现场录像,让他接受自己根本无法挽救妻儿的现实,是最直接有效的治疗方法。。。至于看录像对程贵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一直在小心的进行跟踪了解,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那段车祸现场的录像能给我看看么?”

  “抱歉,你看不到了。”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