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程贵出院后,录像就被我抹掉了。”

  刘廷看着沈佳霖,沈佳琳也冷冷的看着刘廷。

  刘廷能感觉到沈佳琳明显的敌意,

  刘廷想不出来这种敌意到底来自于什么地方?

  难道沈佳琳是凶手?

  可如果她是凶手的话,她应该更加小心谨慎才对,

  而不是这么处处都和刘廷针锋相对,引起刘廷的反感和注意。

  那这种敌意,又是什么原因呢?

  这时候,赵允生走了过来,

  赵允生脸色很不好。

  刘廷看到了,立即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头,那个杀人的精神病患者,服毒后抢救无效,刚刚死掉了。”

  刘廷听到赵允生的话,心里感到一阵沮丧,摇了摇头说道:“妈的线索又断了。。。”

  沈佳霖看着刘廷,冷笑了一下,转身走开了。

  赵允生说道:“头,他虽然死了,但还是留下了线索。”

  “什么?!”刘廷立即问道:“什么线索?”

  “我在他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一段文字,可能会对我们有帮助。”

  刘廷立即问道:“那个纸条上面,写了什么?”
  刘廷立即问道:“那个纸条上面,写了什么?”

  “和第一个凶手程贵那里找到的内容一样,写的是‘尸体各个部分已经核对过了,完整无缺,不会有残留感染。’”

  刘廷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这句话在两个案发现场都出现了,应该是在向我们传递特定信息。。。只是人都死了,还要完整无缺,不能有残留感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允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那个裸体的女精神病人呢?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赵允生说道:“我刚才尝试给她做口供,但不论我们问什么,她也不回答,一会害怕得浑身发抖,一会又失控一样的哈哈傻笑,根本没有办法交流。。。”

  “刚才我看她下体有粘液,你给他检查了么?”

  “检查了,那个女人阴部有男性精液,阴蒂有红肿磨擦的痕迹,办公室里面的临时休息室地上有带粘液的手纸,沙发上也有他们两人的体液,沙发后面还有一个跳蛋和**,那个被分尸的男性死者的性器官也有充血退去的痕迹。。。死者和那个女精神病人,应该是在案发前刚刚发生过性关系。”

  “死者的死因呢?”

  “和第一个死者韩晨平完全一样,也是被勒死的,然后被凶手在办公室里用消防斧砍成几十段。。。头也被彻底敲碎了。。。两个案子手法完全相同。”

  “凶手和被害者的身份搞清楚了么?”

  “被害者叫唐平,36岁,这里的精神科医生。凶手是唐平的病人,叫高同聚,32岁。。。高同聚是今年3月份入住这个病院的。。。那个女精神病人叫白小珊,也是唐平的病人。。。”

  “高同聚得的什么病?”

  “高同聚是所谓的迫害症患者,总是幻想有人要害自己。他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在家里布置了很多机关,电网,进入家里除了要开锁外,还要输入相应的密码,如果输入错误,闯入者就会被屋里的机关电闸电死。”

  刘廷动了动嘴唇,问道:“所以她家里人把他给送到精神病院来了么?”

  “不是这个原因。。。去年12月他的妻子和儿子回家时,打开门输入了密码后,进入屋内突然就被电闸电死了。。。我们警方对案子进行了调查,之后在审讯高同聚的时候,高同聚说机关没有失效,他的老婆和儿子被电死是因为他修改了密码。”

  “什么?!”刘廷惊讶的问道,“他为什么要修改密码?他没通知他的家人么?不知道这样可能会害死他的家人么?”

  “高同聚接受审讯时,最开始说自己忘了告诉家人了,但后来又改口说自己就是故意的,原因是他老婆反对在家里设置机关,还说他是神经病,一定是因为她老婆在外面有外遇了,要和奸夫把自己害死,所以他才修改密码,先下手为强。。。”

  “那他的儿子呢?儿子不也被电死了么?”

  “他说儿子不是他的种,长大了也会害他。”

  刘廷听完后,感到后背升起了一股寒意。。。

  赵允生继续说道:“法官判他谋杀罪名成立,然后安排他做精神鉴定,精神鉴定的结果显示高同聚得的是受迫害妄想症,症状极为严重,所以法官判他到这个精神病院接受强制治疗。”

  “这样的重病患者,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随意走动呢?”

  “高同聚的房门是电控的,高同聚在屋内不可能自己打开,还有消防斧是在二楼拐角的消防箱里放着的,他怎么离开的病房现在仍然是个谜。”

  “高同聚自杀时吃的毒药的来源查清了么?”

  “没有。。。这个病院内正常是没有氰化钾的,这种毒药一定是有人从外面带进来的。”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继续进行现场采证,让周斌和张承邦他们对岛上所有的工作人员进行筛网排查,重点放在工作年限在三年以上的人员,明白了么?”

  “是,头。”

  离开案发现场后,刘廷看到走廊尽头的护士台那里,陈佑怡和沈佳霖正在走廊里面说话。

  刘廷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后半夜4点了。

  刘廷走了过去,

  两个人看到刘廷过来,立即停止了交谈。

  沈佳霖面无表情。

  陈佑怡脸色很不好,勉强对刘廷笑了笑,问道:“案件有什么进展么?”

  “还在调查,那个女精神病人送回去了么?”

  “裸体的那个么?已经送回病房了。。。”

  “她情绪怎么样?”

  “看不出来有什么。。。还算平稳吧。。。我们今晚会对她进行特别护理,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刘长官,我听说唐平死前,刚刚和她发生过那种关系,是真的么?”

  刘廷点了点头,问道:“你们以前还出过类似的事情么?工作人员强奸或者诱奸女精神病人?”

  刘廷一边问着,一边脑海里浮现出早先搜查第一个死者韩晨平房间时,看到抽屉里放着的那些性用品。。。

  陈佑怡脸色很难看,摇了摇头,犹豫着说道:“我不知道。。。”

  沈佳霖冷哼了一声,说道:“被抓到的倒是没有,但我们这一直有一种半真半假的说法,说漂亮的女精神病患者很少有能治好出院的。。。她们吃的药里面,也会莫名其妙的混进长期避孕药。。。也许你该查一查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

  然后沈佳霖冷笑了一声,拉住陈佑怡转身就离开了,

  陈佑怡回头向刘廷满脸歉意的笑了一下。

  刘廷看着他们两个的身影消失在拐角里,然后也准备离开。

  这时候,突然护士台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铃声在安静到可怕的走廊里回响着,

  声音尖厉,

  让刘廷感到一种强烈的不安。。。

  谁会半夜打电话到这里来?

  突然一个想法在刘廷脑海中闪过,

  会不会这个电话,

  是打给自己的呢?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

  走廊前后看了看,

  一个人都没有,

  刘廷犹豫了一下,拿起电话说道:“喂。。。”

  “。。。。。。”话筒的另一边沉默着,没有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