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一定有着刻骨的仇恨,

  甚至恨不得他们去死。。。

  选择他们去报复杀人,再让他们自杀,

  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但是动机呢?

  找不到沈佳霖杀死韩晨平他们几个人的动机。

  案件进行到这里,又卡住了。

  刘廷决定重新和案件的几个当事人再进行一下谈话,看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

  第一个被叫来的,是沈佳霖的助理,那个能听到超高音区的护士。

  护士坐到了刘廷对面时,表情有些紧张。

  刘廷和护士随便聊了几句,让她放松情绪,然后突然好像不经意地问道:“你们医院的医生,是不是家庭压力都很大?”

  护士立即换了个有些夸张的委屈表情,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想找个男朋友都难,别人一听说我是精神病院的护士,就都把我当成精神病人了,躲得远远的。。。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再做一段,就辞职不做了呢。”

  “辞职不做了?。。。难道就为了找男朋友么?”

  “当然了。。。”护士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毕竟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找个好男人么。。。”

  “可是你们这里,岁数很大的医生护士也不少啊?难道他们就没结婚么?”

  护士撇了撇嘴,说道:“当然都结了,不过。。。”

  “不过什么?难道还有离婚的?”

  刘廷知道,这是一个顺利把话题引到沈佳霖身上的机会,而且不着痕迹。

  但是护士接下来的回答,大大出乎刘廷的意料。

  护士回答的是:

  “当然有。。。比如那天陪你们调查的助理医生陈佑怡,她就是去年离的婚。”
  刘廷听到护士的回答,眼角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陈佑怡也是离婚的?

  和沈佳霖一样?

  这个护士是沈佳霖属下的,

  按照道理,他听到刘廷询问离婚的医生时,应该先想到沈佳霖的,

  可她为什么却想都没想,立即就说出了陈佑怡的名字?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陈佑怡?她应该很有魅力啊?也会有男人舍得和她离婚?”

  护士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陈医生人是很好,脾气好,长得又漂亮,身材又好,可惜啊,只是命不好。。。陈医生遇人不淑,不幸嫁了一个花心的男人,那个男人据说结婚后不久,就开始在外面拈花惹草。。。所以。。。哎。。。最后他们两个人还是离婚了。”

  “那个人很有钱么?”

  护士听到刘廷的问题,立即冷哼了一声说道:“。。。要是有钱就好了。。。据说还是个穷鬼,要我说,嫁人还不如嫁给有钱人呢。。。嫁给穷人就不花心了?。。。男人都一样。”

  刘廷听到护士抱怨,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想起来自己和尹妍希以前发生的事情,心里一阵酸楚。

  刘廷叹了口气,又装作随口问道:“那沈佳霖医生呢?她的婚姻应该很幸福吧?”

  “沈医生?”护士眼角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她的情况我不知道,她。。。她似乎和我们从来不说自己的私事。。。你这一问,我才发觉我好像连她结没结婚都不知道呢。”

  “你来医院多长时间了?”

  “两年多了吧?为什么问这个?”

  刘廷听到护士说两年时间,知道沈佳霖三年前被殴打修养的时候护士还没来这里,因此不知道沈佳霖的情况也就不奇怪了。

  刘廷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时候周斌走了过来,向刘廷使了个眼色。

  刘廷对护士说了声抱歉,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了周斌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头,我们搜出来的录音带上提到的那个精神病人,谭洪,我已经给带到这来了。。。”

  “就是那个只听过录音,还没真正动手的第四个精神病杀手?”

  周斌点了点头,说道:“对,就是他。”

  “他精神状态怎么样?能问话么?”

  “他是这四个精神病人里最凶残的一个,当初发病时,他以为自己还是在60年代大陆自然灾害的时候,把自己的老婆孩子直接都给煮了吃肉。。。精神病院原来的意思是最好不要让他离开病房,不过最后院方还是答应在我们指定的地方审问。。。它的主治医生成浩然现在不在这里,但我问了成浩然的助手,他说谭洪平时情绪和智商基本上还算正常,也能正常地进行交流。现在他人已经押过来了,要不要现在就和他谈谈?”

  刘廷沉吟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十分钟后,刘廷和周斌进入了一个谈话室。

  刘廷为了防止谭洪产生防备心理,特意吩咐不要在那种监狱一样的探访室里和谭洪交谈,而是选择了一间还算宽敞明亮的小屋子,在里面摆上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

  刘廷想要比较平和的,面对面地和谭洪交流。

  刘廷进屋后,立即命令看管警员把谭红的手铐解开,

  看管警员犹豫了一下,没有行动。

  刘廷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照做。

  谭洪大约50多岁,长得极瘦,脸颊一点多余的肥肉都没有,皮肤紧紧包裹着骨头,脸上布满皱纹,头发稀疏,皮肤深褐色,脑袋个头很小,但眼睛却大得出奇,看人时毫不掩饰自己有些神经质的目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刘廷,让刘廷感到有些不舒服。

  谭洪听到刘廷要求把他手铐解开,立即兴奋得笑了起来,一边主动把双手举了起来,一边配合警员打开手铐,然后不住的点头,对警员和刘廷极为热情地笑着说道:“谢谢。。。谢谢。。。你们是好人,相信我。。。那些精神病院的人都以为我是疯子,不相信我。。。”

  刘廷勉强笑了一下,说道:“是的,我们相信你。”

  刘廷说话时,周斌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把左手隐藏在桌子下面,手里握着一根电棍,准备随时制服他。

  谭洪哈哈笑了一下,说道:“他们都说我煮了老婆孩子吃了,精神肯定有毛病。。。那我不煮了他们,难道要饿死么?。。。我不吃他们,没粮食,最后三个人都得饿死。。。我煮了他们吃了,剩下我一个,可是我能活下来。。。既然能活一个,那就比三个都饿死强,你说是不是?。。。”谭洪说到这里,看了看周斌,又看了看刘廷,然后突然问道,“你们两个也活下来了?还长得挺胖?是不是也吃过人?”

  刘廷看着眼前显得极为兴奋的谭洪紧盯着自己,感到一股极为阴冷的感觉,从自己的背部慢慢升了起来。

  周斌的表情也很不自然。

  刘廷勉强笑了笑,说道:“我们今天来,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

  “帮忙?”谭洪眼神立即警惕起来,问道,“帮什么忙?帮忙后有没有什么好处?”

  刘廷没有回答谭洪的问题,而是突然问道:“你知道你的主治医生叫什么名字么?”

  “知道。。。他叫成浩然。。。”谭洪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成医生,很坏!”

  “为什么说他坏?”

  “他给我打针,还让我吃乱七八糟的药,半夜还让人捆住我,说要给我治病。。。我说什么他都不相信,把我当成精神病。。。他肯定不是好人。”

  刘廷点了点头,问道:“那你恨他么?”

  “恨!”

  刘廷表情严肃起来,看着谭洪问道:“你是不是恨到,想杀了他?!”

  谭洪的表情立即有些不自然,摇了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不过。。。”说到这里,谭洪的表情突然神秘起来,身子向前靠近了一点,悄悄地说道:“不过有人想让我杀了他。”

  刘廷和周斌听到谭洪的话,都感到自己神经一跳。

  刘廷立即问道:“是什么人让你杀了他?”

  谭洪脖子上的喉结蠕动了几下,大睁着眼睛,咽了一口吐沫说道:“。。。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不过在后半夜的时候,会有一个人来我的房间。。。那个人脚步很轻,很小心。。。到了后,他会打开我的房门。。。我刚才说过了,我睡觉的时候,他们都是用带子把我捆住的,我动不了。。。那个人一进来,我怕他折磨我,或者给我吃药。。。我就装睡,但他并不到我床这边,而是会把一样东西轻轻地放到门口的柜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