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什么东西?是录音机么?”

  “我不知道,那个东西用一个袋子包着。。。但他会摸索着在那个东西上面按一下,我能听到咔的一声,然后他就悄悄地走出去了。。。再过半个小时左右,他会再回来,拿走那个东西。。。”

  “他进来时,你是清醒的?”

  “不。。。只有那么两三次是清醒的,他们每一晚睡觉前,都会强迫我吃绿色的小药片,吃过药片后,我就会发困。。。”说到这里,谭洪突然声音变得极小,脑袋往前凑了凑,得意地说道,“他们以为我老老实实吃药呢,其实有时候,我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就没有把药咽进去,就那么含着,等他们人走了我就会吐出来,吐到墙角那里,等第二天能自由活动了,我再把药片带到外面扔到垃圾箱里。。。没吃药的时候,我就不困了,就会一直醒着,然后我就会看到那个人拿着那个东西走进来。”

  “按了按钮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

  谭洪摇了摇头,说道:“奇怪就奇怪在这里,那个人留下东西走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但那个东西肯定有什么问题,因为我会有很奇怪的感觉,感到似乎有人在我脑海中说话。。。如果我吃药睡着了,我就会经常梦到我杀了我的主治医生成浩然,还把他的头敲碎了,把身体给割成一段一段的,再抬头看墙上的日历,是7月1日。。。我反复的做那个梦,每次都一样,几乎天天都做。。。这个梦真他妈解恨,甚至白天我看到成浩然的时候,也会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幻想。。。但到梦快结束的时候,我每次都会吃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粉末,然后我就突然会醒过来。。。”

  “那个拿东西进来的人,你看到过她的脸么?”

  “她每次进来时,都戴着口罩和帽子,穿着白裙子,但我看不清她的脸。”

  “穿着裙子,它是一个女人?”刘廷感到一阵振奋,脑海中立即想起了沈佳霖和陈佑怡。

  谭洪点了点头,说道:“对,是一个女人。”

  “除了裙子呢?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特征,你能认出她来?”

  谭洪露出思索的表情,突然说道:“对了。。。我看到过她的眼睛,那个人的眼睛细长,一闪一闪的。。。对,我认得她的眼睛。。。我认得那双眼睛。”

  刘廷心里一阵振奋,立即转头对周斌小声说道:“你去把所有女工作人员的照片都拿来,特别是沈佳霖和陈佑怡的照片,一定要带过来。”

  周斌点了点头,站起身出去了。

  过了三四分钟后,周斌回来了,把手里的一摞照片摊开了摆好在桌子上。

  刘廷对谭洪说道:“这些照片里面,你好好看看有没有你说的那个人。”

  谭洪睁着大得有些神经质的眼睛,低头直盯盯看着那些照片,一张一张开始辨认起来。

  刘廷和周斌都很紧张,如果谭洪认出来是沈佳霖或者陈佑怡的话,

  这个案子的幕后主使,就终于浮出水面了。

  刘廷的心里,其实希望不是陈佑怡。

  因为陈佑怡很像他的前妻,尹延希。

  谭洪这样一张一张慢慢辨认着,突然谭洪拿起了一张照片,眼睛圆睁着,看了一下,又放回到桌子上,然后突然把手伸出来,把照片的上下部分都挡住了,有些神经质的仔细看着照片上唯一剩下的眼睛,然后猛地把头抬起来了,兴奋得对刘廷喊道:“就是这张!就是这个人!”

  刘廷和周斌一齐向那张照片看去,

  同时刘廷感到自己的心脏,

  猛地一跳。
  照片上的人,是沈佳霖,

  不是陈佑怡。

  刘廷绷紧的神经猛地放松了。

  不是陈佑怡就好。

  因为陈佑怡简直就是尹延希的翻版,

  如果陈佑怡有事,

  那就好像尹妍希,又一次从刘廷的身边消失一样。

  周斌拿着照片小声问刘廷道:“头,之前我们发现沈佳霖篡改程贵的病例,这次她又被看到放置录音机催眠患者。。。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抓捕沈佳霖了?”

  刘廷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办吧。。。另外你再申请一张搜查令,搜查一下她的住所,看看能有什么发现。。。”

  沈佳霖被正式拘押后,在审问时,除了反复申辩自己清白以外,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刘廷他们仍然不能找到直接证据指证沈佳霖。

  很快好消息来了。

  周斌他们在搜查沈佳霖住处时,在沈佳霖的杂物柜里面,居然发现了两台一模一样的便携式录音机,

  这除了用来犯案以外,无论怎么解释,家里收藏两台一样的录音机,都说不过去。

  刘廷接到周斌的报告后,立即再次提审沈佳霖。

  可沈佳霖到了这种地步,仍坚称两台录音机是自己业余的收藏爱好,和案件绝对无关,

  沈佳霖又说如果刘廷他们能证明这两台录音机播放过那些无声的催眠带子,那她就立即认罪。

  刘廷咨询了律政司的律师,律师说录音机这样的证据仍然只能算是间接证据,只要沈佳霖不认罪,这个证据仍然不能证明沈佳霖就是杀人凶手。

  最直接的证据,只能是催眠患者使用的那盘录音带。

  刘廷询问赵允生是否可以还原原来的声音,然后和沈佳霖的声音进行对照,看看录音带的原声,是否就是沈佳霖。

  赵允生找来了声音方面的专家,经过研究后,认为可以把声音的波频采样分离出来,进行对照,每一个人只有唯一的波频采样,这样就算声音经过过变形处理,仍然会有足够多的个人信息留存下来。

  现在要做得,只是让沈佳霖再录一遍带子上的内容,然后进行对比,就知道结果了。

  如果声音一致的话,结果自然最为理想。

  但如果声音不一致,那么刘廷他们除非能找到新的更有力的证据,否则可能这个新的证据,反倒对沈佳霖有利。

  刘廷决定冒险试一试。

  于是沈佳霖连夜再次被提审,刘廷要求沈佳霖复述一遍录音带上的声音,好做对比试验。

  沈佳霖拿着写好的稿子,看了一遍,

  突然把稿子放下了。

  同时脸上现出异常疲惫的神情,

  脸色苍白,

  好像就在一瞬间,

  沈佳霖苍老了许多。。。

  沈佳霖沉默了几秒钟后,说道:“对比试验不用做了。。。那个录音带。。。就是我自己灌录的。。。”

  刘廷没想到沈佳霖突然就承认了,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凶手已经找到了,那么杀人动机呢?

  三年前发生的事情,

  还有为什么要把尸体用那么残忍的方式进行处置?这么做到底要表达什么意义?

  刘廷问道:“三年前的12月22日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吧?”

  “。。。我不知道。”

  “第三个死者张恒强说的那个女精神病人是谁?”

  张恒强临死时提到真正的凶手,是一个女精神病人,

  可沈佳霖却是一个医生。

  这个谜团,刘廷一直无法解开?

  刘廷他们调查了整个病院的所有女精神病人,没有发现那个精神病人在三年前有什么特殊的值得注意的事情。

  没有那个女精神病人,看起来和这个案子有关?

  沈佳霖冷笑了一声,说到:“。。。我不明白张恒强为什么要这么说。”

  “那你为什么要让那些精神病人把死者的脑袋都敲碎?身体分成三十多段?”

  沈佳霖脸上带着冷笑,没有回答。

  “你为什么挑选程贵他们四个精神病人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