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有人在这里打斗过。

  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外面的光线,

  屋内很昏暗。。。

  还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刘廷举着枪,循着声音向卧室走去,

  卧室的门关着,

  门板上有大片的血迹,

  屋内有人活动的声音,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脚把门踹开了,同时用枪对准了里面。

  成浩然满身是血,躺倒在床上,

  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男人,正拿着一个塑料袋子,再往成浩然的脑袋上缠着,然后举起身边的斧子准备往成浩然的脑袋上砸去。

  成浩然大口的呼着气,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

  突然看到刘廷走了进来,还拿着枪,成浩然回光返照一样,突然眼睛就睁圆了,用尽全力呼喊道:“。。。刘警官,救我!”

  声音有些微弱,但却足够清晰。

  刘廷大喊了一声:“不许动!”

  那个瘦弱的男人吃了一惊,回头看了一眼刘廷,目露凶光,脸颊神经质的抽搐着。

  然后又转过头来,仍然举起了斧子,要向下面砸去。

  刘廷的手指,已经钩动了扳机了,

  突然刘廷脑海中,想起了在手术室外面,那个妇产科大夫和自己说的话,

  那个可怕残忍的,三年前的事情真相。。。

  刘廷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个声音:

  一个不该出现的声音。。。

  那一瞬间,时间好像都停止了。。。

  刘廷慢慢放松了手指,

  没有扣动扳机。

  那个男人的斧子猛地落了下去,

  成浩然绝望震惊的看着刘廷,随着斧子的重击,凄惨的喊叫了一声,脑袋噗的一下,就好像被砸中了的肉泥,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

  成浩然脑袋立即扁了下去,同时塑料袋一下子被爆出的鲜血泡满了,就像包裹着碎肉的保鲜袋一样。

  然后刘廷勾动了扳机,

  砰!

  子弹射了出去,打中了那个瘦弱男人背后的心脏位置,

  那个男人惨叫了一声,伤口立即爆出血来。

  男人抽搐了几下后,斧子落在了地上,然后躺倒在成浩然身边,彻底不动了。

  刘廷在原地站了几秒钟,仔细观察着,看着那个男人和成浩然都不动了,

  然后刘廷小心地走到了成浩然身边,蹲了下去,先去看那个精神病人,已经死了。

  双眼圆睁,看着刘廷。

  面目狰狞。。。

  然后刘廷把塑料袋撕开了,去看成浩然是不是还活着。

  成浩然的脸部中心位置都已经凹陷下去,鼻子变平消失了,眼睛有些外凸,已经彻底没有了气息。

  刘廷看着眼前的成浩然尸体,突然对自己刚才的选择有些后悔。

  过了好久,刘廷突然痛哭了起来,看着窗外,觉得胸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紧紧压住一样,无法得到纾缓。

  第二天上午,刘廷来到了香港第一女子监狱,

  到了登记室后,刘廷写下了申请表格,申请见得犯人一栏里,刘廷写下了“沈佳霖”三个字。

  二十分钟后,会面室。

  刘廷对面的铁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沈佳霖穿着灰蓝色的狱服出现在了门口,

  脚上手上,都挂着粗壮的链子,显示着沈佳霖一级重犯的身份。

  只是一年时间,沈佳霖迅速衰老了,脸上已经出现了皱纹,眉毛几乎全部消失了,

  双眼无神,眼眶略微有些红肿,皮肤十分暗黄。

  只过了一年,沈佳霖却好像已经老了十岁。

  沈佳霖看到刘廷,眼光里意外的神情一闪而过,然后仍然平静地坐在了刘廷的面前,冷冷的看着刘廷,没有任何表示。

  刘廷犹豫了一下,拿起了话筒,说道:“。。。成浩然死了。昨天被一个精神病人杀掉的。”

  沈佳霖听到刘廷的说话,脸上的肌肉立即抽动了一下,然后沈佳霖沉默了很长时间后,突然用异常沙哑的声音问道:“你是来问我四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的么?”

  刘廷冷笑了一下,说道:“四年前那件事情,很多细节我仍然不知道,但是。。。我已经知道你的杀人动机了。。。”

  沈佳霖冷笑了一下,说道:“我的杀人动机?我是为什么杀人的?”

  “你是为了一个人,为了一个和你关系特殊的女精神病人。。。”
  “你是为了一个人,为了一个和你关系特殊的女精神病人。。。”

  沈佳霖眼睛闪动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现在和陈佑怡在一起。。。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她的东西里面,看到了一张照片。。。”

  “什么照片?”

  “一张陈佑怡和另外两个女人的合影照片,其中一个人。。。是你。。。”

  沈佳霖眼光又闪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曾经问过陈佑怡和你关系怎样,他说对你既不熟悉,也不喜欢你,但那张照片上的你们显得关系非常好,三个人紧紧搂在一起,照片下面还有陈佑怡写的字。”

  “他写的什么?”

  “写得是好想回到过去,找回曾经的好朋友。。。”

  沈佳霖听到刘廷的话后,一阵压抑的沉默。

  刘廷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显然她刻意隐瞒了和你熟悉的事实。。。”

  沈佳霖听到这里,突然冷笑了一下,说道:“照片也只说明我们以前关系不错,也许我和她现在关系已经不好了呢?”

  “我发现照片时,陈佑怡已经怀孕了,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对她带了感情倾向,宁愿相信她是在善意的欺骗我,怕我多想担心。。。但就在前几天,陈佑怡突然胎儿不顺,我在手术室外,整整等了四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我遇到了一个妇产科医生,他也在等他的老婆做手术,”

  “一个妇科医生?”沈佳霖似乎有所触动。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两个在外面聊了很多事情,当然都是互相安慰的闲聊,不过是为了减低心理的压力和担心。。。但他对我提到了一件事情,一件我们经常会遇到,但很少有人会了解这件事情真正残忍一面的事情,我听了后,立即联想到你的案子,我突然明白了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七个月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等我再次回到警局时,我重新核对了你和陈佑怡在三年前那段时间的情况,然后确认了那件事情,不可能是你们两个身上发生的。。。于是我想到了那张照片上的第三个女人。。。”

  “你去调查那个女人了?”

  “是的。。。我查询你和陈佑怡档案的时候,我发现你和陈佑怡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时间上也完全一样。。。于是我带着照片到了你们的学校,找到了你们的老师,果然你俩是同班同学,而照片上第三个女人,也是你们的同学。。。那个女人叫做唐琬,对不对?”

  沈佳霖听到这里,呼吸急促起来,没有说话。

  刘廷看着沈佳霖,说道:“这件事情还有很多细节我还没搞清楚,但我已经知道你的杀人动机了,也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将尸体处理成那个样子。。。因为。。。”

  刘廷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沈佳霖沉默下来了,然后说道:“。。。我和唐琬,还有陈佑怡,是大学时候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整个大学期间我们一直是同学,也一直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后来,我们发生了一些矛盾,然后就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