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对。从我接手这个案子那天开始,几乎每次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梦到她。而且梦境还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真实,在梦里,总会有我和他的互动,甚至我会梦到和他做爱,到高潮的时候,她一兴奋的喊叫,脸就会慢慢变形,眼睛开始融化,直到整个右脸,都变成尸体那个样子。。。”

  “报道上好像提到过,他的眼睛被挖出来了,还被人砍下了左边的大腿和胳膊,你梦到的,就是那个样子么?”

  刘廷点了点头。

  “你觉得你只是因为看到他死后恐怖的样子,形成了强烈的印象,所以经常想到她么?”

  刘廷摇了摇头说:“不,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最近认识的一个女人。”

  “女人?什么样的女人?”

  “是一个模特,还是个很红的模特。”

  “哦,那恭喜你。”叶欣和笑着说道。

  “恭喜我什么?老牛吃嫩草么?”刘廷冷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都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选上我?我和她第一次见面,就上床了,是她主动勾引得我。”

  “那你后来没问过她喜欢你的原因么?”

  “我问过,她没有回答,只说我很像她家里的人,她看到我很亲切。我让她别和我开玩笑,她说她没开玩笑,说的是真心话。我问过他几次,她都这么答我,后来我就不问了。”

  “那你喜欢她么?”

  “。。。不。。。不,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摆脱她。”刘廷皱了皱眉头答道。

  “为什么?”

  “这个女人,让我感到恐惧。。。”

  叶欣和露出疑惑的目光,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她。。。有些变态,有强烈的控制欲,每天早中晚,都要我汇报行踪,见没见过什么女人,和什么人说话了。我要是告诉她办案不方便透露,她就和我发脾气,吵架。吵过后她又反过来安慰我,说自己太喜欢我了,控制不住自己,请求我的原谅。”

  叶欣和露出同情的微笑,说道:“好多女人都会这样,这是他们缺少安全感的表现。不过你女朋友可能表现得突出了一些,给你带来了困扰。”

  刘廷摇了摇头,说:“如果只是这样,也许我还可以忍受。。。。。”刘廷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她还是个受虐狂,每次上床的时候,她会要求我很暴力的对待她,捆绑她,或者鞭打她。反过来,她也会很暴力的对我,会狠狠的咬我胳膊,抓我的后背。”

  “这就是她让你感到恐惧的原因?”

  “不,可怕的并不是这个,不是这个原因。让我恐惧的是,我和她上床的时候,经常会。。。经常会把她幻想成赵梓乔。。。甚至有时候我会忍不住叫出来赵梓乔的名字,可你知道当我喊出赵梓乔的名字的时候,她什么反应么?”

  “她什么反应?”叶欣和问道。

  “她很诡异的笑,问我是那个被肢解的女孩么?还说这样能让她更加兴奋,她鼓励我这么叫他,说她喜欢这样。。。她还说她其实也没有把我当成刘廷,而是也当成了其他人。。。”

  “也当成其他人?她当你是什么人?”

  “我问过她这个问题,她不肯答我,说她是开玩笑的,可我感觉她没有在开玩笑。。。”

  “你想和她结束这样的关系?”

  刘廷点了点头,说:“我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再这么下去,我一定会疯掉,我和她的关系,让我上瘾,又让我感到恐惧。。。”

  叶欣和等刘廷说玩了,沉默了一会,说道:“我觉得你现在的困境,关键的核心,还是在你女朋友身上。”

  刘廷听了后,没有说话。

  “从你刚才的描述来看,我基本可以肯定,你女朋友在以前一定经受过严重的创伤,而且这个创伤,极有可能来自于她的家人。”

  “她的家人?你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叶欣和微笑了一下,说道:“很简单,刚才你说过你女朋友说爱上你的原因,是因为你像他的某个家庭成员?”

  “是的,但我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这个很正常,她之所以这么回答你,是因为他既想告诉你真正的答案,又不想让你相信她的话。这是一种典型的隐藏行为。而且你说你的女朋友占有欲强,性行为又异常,所以基本上,我觉得他应该是被家族里的某位男性性侵犯过。”

  刘廷听完,沉默了下来。

  叶欣和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我说的话,对你有些难以接受,那么我下面的话,可能你听了会更加难受。”

  刘廷沉默着,没有说话。

  叶欣和继续说道:“她被性侵犯之后,留下了极大的心理创伤,但同时却又因为无力反抗,或者必须顺从对方,而对对方形成了变态的依赖心理,一种类似于爱的情绪,或者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情绪,现在侵犯她的那位男性应该已经在她的生活圈子中消失了,但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却造成她无法接受正常的感情,而是在人群中不停的寻找那个男人的替代品,想通过这种方式,延续她和那个男人的变态关系。”

  刘廷听完叶欣和的话,过了一会才说道:“你是说。。。我是在她心中某个男人的替代品?”

  “对。某个给她造成极大伤害的男人。”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突然苦笑了两声,说道:“怪不得她第一次见到我,就约我到她的家里,还勾引我,和我上床。那感觉,就好像他已经认识我好多年了,原来那不是我的错觉。。。”

  “。。。就像你把她当成那个赵梓乔的替代品一样,她也把你当成了某个人的替代品。”

  “可为什么我把她喊成赵梓乔,她不生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