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这还是第一次。

  刘廷又追出教学楼,去看外面。

  两旁的林荫道,花园,远处的操场。

  外面一切都没有异常,

  仍然看不到那个女孩的身影。



  刘廷感到自己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尹妍希,是刘廷心中的隐痛。



  自己一年前对赵梓乔的迷恋,是一种混合着恐惧和刺激的情绪,很不正常。

  一半来自于可怕的案件给自己带来的压力,一半来自于赵梓乔可怕的尸体与极度的堕落带来的刺激。

  对赵梓乔的迷恋,

  很不正常。

  但尹妍希。。。

  刘廷过了很久才发现,自己对尹妍希,

  似乎真的有爱在心里。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转身慢慢地向电梯门走去。



  上到五楼,周斌正等在电梯门口,看到刘廷脸色灰暗,一丝血色都没有,和刚才简直就像是两个人一样,吃了一惊,关心地问道:“头,你怎么了?没事吧?”

  刘廷勉强笑了笑,没有回答周斌的问题,而是说道:“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两个人沿着走廊向前走过了三个办公室,在第四个办公室门前站住了。

  办公室的门上挂着标牌:“何仁生博士”。

  周斌回头看了一眼刘廷,抬起手来,轻轻敲了几下房门。

  “进来。”屋内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周斌一转门把手,把门打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南向的办公室,很小,屋内陈设简单,两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一个办公桌,散乱的放着书籍,文件,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桌后面一个老板椅,老板椅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头发一丝不苟,金丝眼镜,目光镇定有神,长相和合照上面的一模一样。

  这个人,就是何仁生。

  何仁生看到刘廷和周斌走了进来,站起身子,脸上现出礼貌而又克制的微笑,说道:“你们二位是刘警官和周警官么?”

  刘廷也礼貌的笑了笑,走上前去,和何仁生握了握手,说了一声:“你好,幸会。”

  何仁生的手很有力量,

  刘廷感到对方的气场和控制力。

  握完手后,三个人分别坐了下来,刘廷开口说道:“何教授,冒昧打扰了。我们这次来,是因为最近我们警方发现了你以前学生周芷珊被杀案的一些新证据,所以想来作些调查。”

  何仁生面无表情,眼睛直视着刘廷,沉默了两秒钟,才说道:“我知道,我看了最近的新闻报道。”

  刘廷笑了一下,说道:“这样最好,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直接进入正题。”

  何仁生也笑了一下,说:“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刘廷问道:“周芷珊是你的学生是么?”

  “是。”

  “你对她印象怎么样?”

  “他是我教过的最聪明的学生,天份极高,悟性也好,虽然本来的学科是数学,但念硕士时,她的专业成绩仍然是最顶尖的。而且周芷珊很勤奋,对我们的学科也是真的感兴趣,而不是像大部分学生那样,只是为了将来找一份体面的工作。。。总体来说,她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之一。”

  “她的私生活怎么样?”

  “私生活?。。。那是他们的个人隐私。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周芷珊似乎生活很简单,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人际关系呢?”

  “她多少有点高傲,出身好,学习好,各方面都很完美,所以有些不太讨人喜欢的,贵族小姐那样的脾气,那种傲气,但有吸引力的女生,多少都有点不好接近,是不是?”

  “他有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就是那几个同学吧?在外面有什么朋友我就不清楚了。”

  “男朋友呢?”

  “没听说过。”

  刘廷问到这里,从皮包里拿出那本《群体情绪操纵手册》,展示给何仁生看,问道:“这个你有印象么?”

  何仁生翻看了几页,说道:“有一点印象。这是周芷珊的毕业论文。”

  “这个里面的内容似乎很高深,恕我直言,我没有太看懂,你能给我们这样的外行稍微解释一下么?”

  何仁生笑了笑,说:“周芷珊对群体控制方面的事情特别有兴趣,毕业时就以这个研究方向作的毕业论文。”

  “群体控制是什么意思?”

  “简单说,就是一个群体中,领袖是如何控制一般成员,让他们消除自我意识,无条件服从领袖,就叫做群体控制。。。这个东西普遍出现在类似邪教、传销、极端组织等等群体中,是人压榨人的,最典型的社会现象。”

  “。。。恕我直言,我觉得一个女孩子研究这样的课题,不是很奇怪么?”

  何仁生笑了笑说:“表面看起来也许是这样,但我也可以说,这是你和社会大众的一种偏见。漂亮女孩子难道就非得喜欢漂亮衣服和洋娃娃么?喜欢这样的课题不也很有魅力么?”

  “既然提到了那个什么控制,我想多问一句,你了解周芷珊的具体死亡过程吧?”

  “我看过新闻报道。”

  “你以你专业的角度,有什么看法?”

  何仁生摇头笑了笑,说道:“犯罪心理学并不是我研究的方向,我研究的是另一个领域。不过你既然问到了,我就说一下我的看法。。。从犯罪现场的布置来看,似乎凶手杀人,是为了举行某种邪教仪式,但我认为这只是一种假象,凶手在现场弄得那么热闹,不过是故弄玄虚,来迷惑你们警方的。”

  “故弄玄虚?为什么你这么认为?”

  “因为我觉得,那个现场如果真的在举行什么邪教仪式的话,缺少一样关键的道具。”

  “道具?”刘廷疑惑的问道,“什么道具?”
  “就是崇拜的目标。”

  “什么意思?”

  “任何的宗教仪式,都应该有个被崇拜的目标,比如教堂里是耶稣圣像,寺庙里是佛像,邪教一般崇拜的是撒旦或某个邪神。但周芷珊的案子中,现场我没有看到任何这类的东西,只有五具尸体组成的祭品,还有六芒星、十字架、杀人、轮奸组成的仪式,这不是很奇怪么?所以我觉得凶手并不是在搞什么邪教崇拜,只是在故意迷惑你们警方,误导你们的办案方向。”

  刘廷听到这里,问道:“周芷珊有一篇小说,叫做《香港少女砍头事件》,你读过么?”

  何仁生听了小说的名字,满脸疑惑的表情问道,“他有写过这么一本小说?。。。我没听说过。”

  刘廷从包里拿出周芷珊小说的复印件,递给了何仁生。

  何仁生拿了过来,仔细读了一遍,表情有些阴晴不定。然后抬起头来,说道:“这真是她写的?”

  “目前我们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小说里面描写的内容,和案发的过程高度一致。”

  “。。。如果这真是周芷珊写的,那就是典型的预言自我实现。。。”何仁生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有这篇小说,我想更加证明了我刚才结论是正确的,凶手看到了这篇小说,故意模仿小说的内容,实际上不过是在施放烟幕。”

  刘廷沉默了几秒钟,又从皮包里拿出了那张合照,问道:“这张照片你有印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