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服务生离开后,贾晓希问刘廷道:“刘警官,你以前一定经常带尹妍希来这里吃饭吧?”

  刘廷摇了摇头,说:“不,我和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哦?”贾晓希听了刘廷的回答有点惊讶,问道,“为什么不找一家你和他经常去的餐厅呢?趁机找一下从前的感觉,不是挺好的么?”

  刘廷摇了摇头,说道:“那样太不礼貌了,不尊重你。”

  贾晓希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无所谓,真的。。。心里话。你不觉得我们两个约会是个很刺激的事情么?”

  刘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问道:“你在学校做什么的?”

  “我是何仁生教授的助教。”

  “何仁生?”刘廷心里一跳。

  “你认识他?”

  刘廷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告诉她实情,说道:“不认识。”

  女孩冷笑了一下,没有追问,而是换了个话题问道:“吃完饭,你有什么计划?”

  “。。。我还没想过。”刘廷老实答道。

  “我们去半山看夜景吧,或者去海边,然后去我家,或者你那里?”

  刘廷疑惑的问道,“做什么?”

  贾晓希暧昧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



  三个小时后,刘廷喘着粗气,额头也有汗水,从贾晓希的身上下了来。

  贾晓西身上也带着一点汗水,微微喘着气,带着女人这时候特有的妩媚表情,看着刘廷,把刘廷一只手拉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左胸上,引导着刘廷,让他慢慢揉搓。

  贾晓希慢慢地说道:“我和她比起来,谁更好一些?”

  刘廷转过身子,恨恨的亲了贾晓西一口,说道:“你是你,他是他。我分得清楚。”

  贾晓希哈哈笑了几声,不屑的说道:“你真分得清楚么?。。。你可别忘了,要不是有她,我怎么可能对你有兴趣?”

  刘廷心里一阵不耐烦,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然后手离开了她的胸部,沿着她的身体,慢慢向下摸去。

  突然刘廷停了下来,

  因为刘廷看到了一个纹身,

  和尹妍希一样的纹身,

  纹在贾晓西的右下腹部。

  刘廷感到一股寒意,一下子从自己的背部升腾了起来,冷汗也出来了。

  刘廷慢慢的将手向下滑去,摸到了那个纹身上面。

  纹身也是一朵玫瑰,但玫瑰的颈部,摸不到任何刀口的痕迹。

  刘廷感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



  这时候,刘廷的电话响了。

  刘廷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一翻身从床上下来,拿起沙发上自己的外裤,摸出手机。

  电话是周斌打来的,刘廷按了接听键:“喂,我是刘廷。”

  周斌的声音有些惶恐:“。。。头,案子有进展了。”

  “。。。什么进展?”
  “周芷珊的哥哥周世彬,刚才打来电话,说又有人给他发电子邮件。”

  刘廷皱了皱眉头,问道:“还是电子邮件?这次发的是什么内容?”

  “。。。是一个日记的片段。”

  “日记?”刘廷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把电子邮件先发到我手机里面,我现在立即回警局。”

  “是。头。”



  挂了电话,刘廷起身开始穿衣服,一旁的贾晓希看着刘庭,开始呵呵笑了起来。

  刘廷回头看贾晓乔,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你笑什么?”

  贾晓希笑了两声,停了下来,说道:“你们男人都一样,完事了,对我们没有兴趣了,就想找借口开溜。”

  刘廷疑惑的问道:“你说的那个‘我们’,是什么意思?”

  贾晓希听了刘廷的问题,笑容一下子没了,语气也冰冷起来,说道:“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

  刘廷感到有些尴尬,没有说话。

  贾晓乔问道:“你还想见我么?”

  刘廷听到贾晓希的问题,浑身振颤了一下,站住了,想了几秒说道:“我有你的电话号码。。。”

  贾晓乔突然站起了身子,床吱吱嘎嘎的响着,贾晓乔在床上蹦了几下,胸部和头发一起上下翻飞着。又突然跪了下来,趴在了床上,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刘廷的臀部,伸出左手去抓刘廷正在拉裤链的手,同时说道:“你刚才听到我的问题是不是吓坏了?以为我要找你负责任?”

  刘廷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没有,我没有这么想。。。”

  贾晓乔冷笑了一声,抓了一下刘廷那个地方,然后翻身说道:“如果你是别人的话,我估计你可能不会再出现了,但是你不同。”

  “。。我有什么不同?”

  “你要是还想找到以前和尹妍希做爱的感觉,只能来找我。。。对不对?”

  刘廷感到心里一阵烦躁,因为贾晓希说对了。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贾晓希,

  贾晓希也在看着自己,表情诡异。

  刘廷突然感到有些害怕,贾晓希的脸色,就和死人一样苍白。

  刘廷心里知道,又一段扭曲的关系开始了。

  或者说以前的噩梦,再次登场。

  刘廷回头狠狠亲了贾晓希一下,贾晓希显得很陶醉。



  出了公寓楼,刘廷刚出电梯,手机响了一声,是邮件进来了。

  刘廷操作了几下键盘,邮件的文本显示在了屏幕上:

  “按住我的头,把我强按进水里,我拼命忍着,四肢拼命的挣扎,直至再也忍不住,死亡仿佛就在我身边,我终于张开了口,喝了一口脏到极点的洗澡水。

  他们做爱后,留下的洗澡水。

  然后他猛地把我的头从水里拉了出来。

  我剧烈的咳嗽着,他面无表情。

  她在一旁,赤身裸体,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发生,手里拿着一根烟。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突然感到她长得好美,还混合着对她的恐惧,这让我似乎开始迷恋她。

  我对他们的恐惧转化成依赖和服从,一定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我在写这一段文字的时候,她的裸体和脸,仍然在我面前闪动。

  真得好美。

  我一定是病了。

  2010年3月2日”
  回到警局,刘廷找来周斌、张承邦、赵允生到自己办公室询问情况。

  张承邦汇报说:“今早周世彬和我们联系,说自己又收到了神秘邮件,对方发来了那个日记片断,还说每天都要发一段过来,我们和鉴证科的人,对发信人使用了网络追踪技术,但可惜查不到对方邮件的真实来源。”

  赵允生接着说道:“我们找了精神鉴定专家,分析了邮件,邮件中的日记片断,显然是在描述虐待的场景,场景中有一男两女,其中写日记的人,为受虐者,其余一男一女为施虐者。施虐者的目的可能为想要驯养对方。。。另外专家根据日记的文字进行分析,认为受虐者的文化层次较高,并有很好的文字功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