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发邮件的人的目的呢?专家怎么说?”

  赵允生答道:“专家认为对方身份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凶手本人,多次发邮件的目的是故意挑逗我们警方,借此获得满足感;另一种可能是掌握内情的第三者,但按照这个人每次只提供一部分片段的行为来看,这个第三者这么做,未必是为了揭露罪行,而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专家认为对方身份为第三者,想要制造轰动效应的可能性最大。”

  刘廷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张承邦说道:“那个人把邮件都发给了周世彬,而周世彬旗下的网站,已经把邮件内容全部公布出来了。”

  “他疯了?”刘廷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说道,“还是他妈的想钱想疯了?连自己家的案子都要炒作?”

  张承邦摇了摇头说道:“头,他应该不是为了炒作。”

  “那是什么原因?”

  “因为发邮件的人在邮件中,明确要求周世彬将所有信件公开发表出来,并威胁周世彬如果不照做,就停止发送后续邮件,让周世彬永远不知道凶案的真相。”

  “所以周世彬就照做了?”

  张承邦点了点头,说:“看来,是这样。。。现在INU的头条,就是这个邮件,明天估计整个香港的头条,都会是这个新闻。。”

  几个人沉默了下来,刘廷皱着眉头,打开了电脑上的浏览器,进了INU的首页,果然上面头条新闻的大标题,就是“周家惨案内部神秘人电邮报料,受虐情节爆现!案情再掀新高潮!!”

  刘廷点了一下鼠标,把浏览器关掉了,同时感到心里一阵烦躁。

  赵允生在一旁说道:“头,周芷珊的研究课题,不就是群体行为控制么?你看现在那个神秘发信人,是不是在通过电子邮件,操纵媒体,在尝试引导控制大众,实现周芷珊的理想?”

  赵允生话说完后,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刘廷突然问道:“乐小美的案子卷宗调过来了么?”

  “调过来了。”周斌一边翻资料夹,一边说道,“我大概看了一下,2011年5月4日中午,乐小美最后一次在学校食堂出现,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过她。两天后,也就是5月6日,因为乐小美没有参加论文答辩,加上连续几日失踪,学校向我们警方报了警。警方采取了失踪人口案的常规调查手段,采集了乐小美指纹,dna,调查了她身边的朋友、老师和同学,但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之后过了几天,又发生了周芷珊灭门案,警方怀疑乐小美失踪也和灭门案有关,就将两个案子进行了合并调查,可惜仍然没有什么突破。”

  “她的家人呢?”

  “乐小美是一个孤儿。”

  刘廷听到周斌的话,想起来何仁生对乐小美的评价:“乐小美有些神经质,过于敏感。”

  如果乐小美是孤儿的话,她有神经质就不奇怪了。

  刘廷能理解这点,因为刘廷自己,也是个孤儿。

  一旁的张承邦没有察觉刘廷的异样,而是继续说道:“头,有趣的是,根据我们的调查,田甜也是个孤儿。”

  “她也是孤儿?”刘廷皱着眉头问道,“你们和田甜联系上了么?”

  “我们和印尼那边的领事馆联系过了,但暂时找不到田甜。他们那边还在继续努力,有消息会立即通知我们。”

  刘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周斌在一旁说道:“头,我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说说看看。”

  “根据卷宗的调查结果,乐小美念研究生的学费,是何仁生帮助申请的奖学金。田甜的学费,也是何仁生帮助申请的奖学金。虽然我还找不到进一步的证据,但我想,这个何仁生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一个研究社会行为的古怪教授,下面三个高智商的美女,其中还有两个是孤儿,要是拍惊悚电影,倒是个很好的题材。。。当然拍a片估计也不错。。。”

  张承邦也在一旁说道:“你说这个何仁生会不会就是那个日记邮件中提到的男人,周芷珊则是那个抽烟看热闹的女人,何仁生和周芷珊两个是一对,然后一起驯养乐小美和田甜?乐小美或者田甜后来跑掉了,回头找人干掉周芷珊?”

  刘廷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赵允生说道:“我还有个更大胆的想法。”

  “什么想法?”刘廷问道。

  赵允生说道:“在验尸的时候,我注意观察过周世彬,周世彬瘦弱,苍白,眼球发黄,脸色发青,面部表情紧张,反应有些神经质,精神状态也不够稳定,高学历,社会顶尖人物,这些特征结合在一起,符合某一类型的变态人格特征,还有那个发生命案的别墅,他居然都不找人翻新,就让别墅像个屠宰场一样在那保留着,你们觉得正常么?还有那些邮件,都是发到他的信箱里,你们谁能保证那些邮件不是他发给自己的呢?”

  周斌在一旁说道:“那会不会是周世彬和她妹妹有乱伦关系,然后他们兄妹两个驯养乐小美或者田甜作为宠物?他们这兄妹俩,一个是研究如何控制别人的变态妹妹,一个是精神可能异常的变态哥哥,做出这种事情,应该也不新鲜吧?”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刘廷喊道:“近来。”
  来人是一个军装警员,近来后敬了一个礼,然后说道:“报告长官,刚才我们接到报案,在港岛又发现了一颗人头。”
  刘廷他们几个人听到军装警员的话,都愣住了。

  刘廷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报告长官,是昨天夜里。”

  “昨天夜里?”刘廷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啪的一拍桌子,吼道:“昨天半夜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们?”

  军装警员看到刘廷发怒了,紧张起来,小心说道:“报告长官,他们给人头做了dna鉴定,才发现人头和你们现在查的案子有关。”

  “有什么关系?”

  “人头的dna显示,死者和周志珊灭门案中,某一个嫌犯的dna完全吻合。”

  刘廷听到军装警员的话,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问道:“他们是那个警区的?”

  “西中环警区。”

  刘廷心里烦躁极了,皱着眉头想了想,对周斌他们说道:“我们马上出发,去他们那里。”

  周斌他们也站起了身子,这时候军装警员说道:“长官,他们的人已经来了,就在楼下会议室里。”

  刘廷咬了一下嘴唇,骂了一句:“妈的。”



  两分钟后,刘廷他们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一个女警坐在里面,看到刘廷他们进来,立即站了起来,敬了个礼,说道:“长官好,我是港岛西中环重案组b组见习督察林玲玲。”

  刘廷本来准备痛骂对方一顿,发泄一下自己的怒火,但一看到来的是一个女警,心里虽然很不痛快,但也只能强忍着,说道:“你好,我是九龙塘重案组高级督察刘廷。”

  双方握了握手,刘廷一指椅子,说了一句:“请坐。”

  女警已经预想到刘廷会很不高兴,小心的点了点头,坐了下来,从挎包里拿出一摞资料,递给刘廷,说道:“刘长官,昨夜我们接到西环一家银行看更人的报警,说在巡视时,在银行门口拣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他想把袋子扔到垃圾桶里时,结果袋子破了,里面掉出来一颗人头,于是他立即报了警。我们接警后,在现场进行了仔细搜查,现场附近没有命案发生,也没有其他可疑的痕迹。”

  “银行的监控录像呢?”

  “我们调取了监控录像,发现是昨天夜里十一点左右,一个穿着臃肿衣服,戴着口罩帽子,精心伪装过的人,在路过银行时,将袋子扔下的。”

  “人头你们进行分析了么?”

  “分析了。”林玲玲一边说着,一边翻动了几下刘廷手里的资料本,从里面抽出了一页,递给刘廷,说道,“这是分析报告。这个人头被切割下来后,曾经长时间保存在低温环境中,在被抛弃前几个小时,才被拿出来。人头左右两边各有两道刀伤,都是刚刚被刻上的。”

  一旁的张承邦听到这里,说道:“这和周芷珊那个脑袋,不是完全一样么?”

  刘廷抬手示意张承邦不要说话,转头对林玲玲说道:“还有什么发现?”

  “我们对人头进行了dna对比,发现死者的dna,和三年前周家灭门惨案里面,在死者周芷珊身体里,采集到的某一个精液样本的dna一致,也就是说,这个死者,很可能是当年灭门惨案的凶手之一,所以我们就及时与你们联系了。”

  “及时?”周斌满脸不耐烦地说道,“都快过一整天了才通知我们,这算是及时联系么?”

  林玲玲有些尴尬,但嘴上却说道:“人头是在我们辖区发现的,我们一切都是按照规矩办的,没有问题,通知你们也是第一时间。。。”

  刘廷听到这里,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不要吵了。。。”

  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但都满脸不服气的表情。

  刘廷低头翻了翻卷宗,其中有一页是发现人头地点的地图标示,刘廷看了看,突然感到全身一震,呼吸也急促了。

  刘廷控制了一下情绪,抬头对林玲玲说道:“谢谢你们的帮助,我们这边还有事情,就不招待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