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关于那个地宫,我们作了仔细的搜查,现在可以确定,那个地宫就是某个邪教的活动场所,上面的制衣厂只是用来作掩饰的。制衣厂是在两年半前停产的,地宫应该也是在那一段时间左右被废弃的。”

  “两年半左右时间。。。也就是周芷珊被杀后,大约半年后。”

  “对。”赵允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在地宫主大厅里,那两堆尸体的残骸,因为骨骼都混杂在一起,在大头命令我们停止调查前,我们仍然没有统计出精确的死亡数字。”

  “为什么统计不出来?”

  “因为根据周芷珊案子来看,里面有些尸骨可能也没有头骨,所以我根据脊柱和骨盆的数量进行初步的计算,统计出大概有89具死尸,其中76具为女性,而且这些女性的身高普遍较高,平均大约有167公分。现场完整的头骨,我们找到了84个,没有找到的5个头骨,都是男性的。”
  “平均身高这么高?大部分还都是女性?难道他们都是模特么?”

  “模特倒是未必,但我想这些女性应该都是被精挑细选过的,身材、长相应该都很不错,而且我发现其中大部分尸体的头骨上,都能找到类似削腮,垫鼻等等整形手术的痕迹,这也可以帮助证实我刚才的猜想。也许这些女人,是用来提供某种性服务的,或者本身就是教徒都说不定。”

  刘廷叹了口气,说道:“有人说过,邪教里面多美女,也许还真有道理呢。”

  赵允生笑了笑,说道:“还有那找不到的5个男性尸体的头骨,和我们在外面,按照六芒星形状分布找到的那五个脑袋,DNA样本正好都对应上了,也就是说,杀死周芷珊他们全家的那五个凶手,已经在半年前被这个邪教内部处决了。。。”

  “那墙壁里面镶嵌进去的那些人骨呢?他们身上有什么发现?”

  “那些骨头,我们选取了两组,挖出来进行了分析,证实骨头并不是亚洲人的,而是拉丁人种的骨头,骨头上面我们还找到了类似编号的标记,骨头的来源我们也查到了,是拉美某国专门生产尸体真人骨骼教学模型的一家公司提供的。”

  “原来是这样。。。那么说,在地宫里,真正的死者,只有那89个人了?”

  “目前来看,是的。”

  “他们的死因能查出来么?”

  “我们在有的尸骨的肋骨和脊柱上,发现有刀伤和钝器伤的痕迹,相信这些人应该是被人捶击或者刺伤行刑致死。”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又问道,“地宫里面不是还有不少豪华卧室么?在那里面有什么发现?”

  “地宫房间一共有144间,除了主走廊两边的24间房间以外,沿着螺旋楼梯继续向下,还有四层,里面全部都是这样的卧室。我们初步检查了十六间卧室,对房间进行的生物学采样,在床边地面上,浴缸周围,采集到了大量的体液、精液和血液曾经存在过的痕迹,而且这些痕迹从分布特征上来看,和一般的钟点酒店房间极为相似,因此我们怀疑那里面是邪教进行性活动的场所。同样的痕迹,我们在大厅地面上也有大量发现,证明这个邪教在祭祀时,可能在大厅组织过群交活动。还有他们的那个祭坛六芒星区域内,有大量的人血泼洒飞溅过的痕迹,那些被杀死的人,都应该是在六芒星范围内被屠杀的,好作为祭祀的祭品。”

  刘廷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个邪教,还真他妈凶残。”

  赵允生点了点头,说道:“除了这些豪华卧室外,我们还发现最下层有大型的宿舍,食堂,和大型的卫生间,浴室。”

  “还有人住在下面?”

  赵允生点了点头,说道:“宿舍是三个大的房间,每个约有170平米左右,里面没有任何家具,但地面有铺盖过的痕迹,宿舍前面有黑板,棚顶有电视和广播,四面墙壁有具有宗教含义的各种符号,壁画。根据这些东西分析,这个宿舍,应该是供教徒们日常居住居住的场所,白天他们可能会在里面进行祷告,晚上则挤在地上睡觉,同时可能还兼做工人。食堂里面我们找到了一些已经腐烂风干的蔬菜、大米,还有饮用水。这些信徒可能整年都被关在里面,与外面彻底隔绝,方便邪教进行洗脑。”赵允生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说道,“除了这些,我们还找到了一个秘密微型工厂。”

  “微型工厂?”刘廷疑惑得问道,“生产什么的?”
  “我们在地面一个仓库下面,找到了另一个地下空间,里面是一个小化工厂,经过我们初步检测,发现他们在里面生产合成毒品。”

  “什么类型的毒品?”

  赵允生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以冰毒类的毒品为主,也有合成的可卡因。我怀疑相信他们制造毒品,除了可能用于毒品交易获取资金外,也提供给他们的教徒使用。”

  ”为什么这么说?“

  赵允生说道:“因为我们在那些发现的骸骨上面,检测出了冰毒的成分。他们生产的冰毒的主要成分是甲基苯丙胺,这东西在日本曾经用来提高人的抗疲劳能力,少量注射后,可以让人连续工作几十个小时不感到疲劳,还有抑制人大脑思维能力的作用,可以用来做洗脑或者审讯的辅助药物,在邪教里面,用它来控制那帮信徒,让他们又能干,又听话,真是再适宜不过了。”

  刘廷听到这里,立即联想到自己出现幻觉的那个夜晚,自己在贾晓希那里,舔到的那个有些酸涩,还有些刺激味道的东西,会不会就是掺杂了甲基苯丙胺的液体?

  刘廷感到自己冷汗出来了,深吸了一口气,掩饰着自己的情绪,问道:“这东西成瘾性大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