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主要还是取决于剂量和给药方式,也就是吸食方式。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个教会怎么给信徒给药,但根据国外的资料,邪教内部给信徒吸食毒品,主要目的还是以控制教徒的精神为主,所以剂量一般都比较轻微,只要对方精神自主性降低了,就算达到目的,而不会大剂量的把教会内部的人都变成瘾君子。大多被解救出来的邪教徒,都可以很快戒掉毒品,不会上瘾,也不会有精神依赖,但他们对邪教本身的信仰,则很难戒掉。”

  “他们到底信仰什么东西?”

  “根据我们在地下找到的一些文字资料和光盘来看,他们崇拜的是他们虚构出来的一个黑暗神,他们管那个神叫做红日神,形象类似于西方神话当中的魔鬼撒旦,头上有角,三眼,背后有翅膀,三爪,全身红色,身下还骑着一匹红马,据说这个红日神会给他们带来需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按需分配的超级平等的生活,同时会让信徒们逃过世界末日的审判,”

  “又他妈的是世界末日,”刘廷冷笑了一声,说道,“就不能找到点新花样?”

  赵允生也笑了笑,说道:“在他们内部找到的文字资料中,有记载提到了周芷珊的那个六芒星人头布阵的预言,还有大屠杀和地狱之门的开启。看来当年周芷珊的死,确实是这个邪教做的,他们把那次灭门案当成教派里面的大事,每个信徒都要熟记,并且知道这次灭门案带来的启示和拯救。我大概看了他们的教义,里面连宇宙诞生这样的事情都给概括进去了,还说他们最终会拯救全世界,他们的那套原理,其实很可笑,根本没有什么逻辑性可言,不过用来给邪教徒们洗脑,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刘廷叹了口气,说道:“这么说,周芷珊的案子可以确定是邪教的献祭仪式了?”

  赵允生点了点头说到:“差不多吧,合乎逻辑的推断,应该就是这样。不过我们推论这些也没什么用了。案子已经交出去了,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不过后来我又查到点事情,可能会帮到你,头。”
  “什么事情?”

  “就是关于那个制衣厂地皮的拥有者,我可能查到是谁了。”

  “是谁?”

  “制衣厂地皮的拥有者,是一家公司,叫做AND Ltd.,注册地在所罗门群岛,我们委托所罗门群岛查询AND的股东,是几个自然人,但只有姓名,没有别的资料。要查到那几个人的真实身份,需要一点时间。可惜我们时间有限,恐怕是来不及了。但我查到另一个家公司,它的名字叫做AND HK Ltd.,从名字上来看,和AND应该有关联,在这家公司里,我查到了两个股东,我们都认识。”

  “是哪两个人?”
  “这家公司的其中一个股东,名字叫做何仁生,另一个曾经的股东,名字叫做周芷珊。”

  “什么?”刘廷眼睛猛地一跳,想了想,说道,“他们两个还曾经合开过公司?”

  “是的,头。他们两个的关系,不止是师生关系,他们还是生意的伙伴。”赵允生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我还查到一个更惊人的关系,就是周芷珊的哥哥周世彬,在开始创立INU网站的时候,早期资金的提供者,就来自于周芷珊和何仁生合开的这家公司。。。”

  “什么?”刘廷咽了口吐沫,想了想说道,“如果他们有这层关系,那么周世彬应该早就认识何仁生才对?”

  赵允生点了点头,说道:“可我们最开始调查周世彬时,周世彬却表现得和何仁生互相不认识,周世彬故意隐瞒他和何仁生的关系,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刘廷想了想,说道:“这就是你发现我在调查何仁生,就立即上来找我的原因?”

  刘廷想了想,说道:“这就是你发现我在调查何仁生,就立即上来找我的原因?”

  赵允生点了点头,说道:“头,我有些不甘心,这些人,还有整个邪教后面的黑幕,我觉得我们已经快揭开了,但现在显然有股力量在阻止我们。。。如果头你还要继续调查,我想我的这些情报,也许对你有帮助。”

  刘廷听了,添了一下嘴唇,没有说话。

  赵允生又说道:“头,我刚才看你查询的记录,你是要去何仁生的家里么?”

  刘廷没有说话,他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赵允生说道:“头,你要是想做现场取证,找到何仁生的漏洞的话,我知道一个地方,比他的家,可能更有价值。”

  “什么地方?”
  “当我查到何仁生和周家可能早就互相有密切往来后,我就怀疑何仁生可能会有问题,他与那个邪教,一定脱不了干系,如果邪教现在仍然存在的话,要想找到邪教新的活动地点,只要查一查何仁生经常去的地方就行了。”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个思路,那你有什么办法查他?跟踪他么?”

  赵允生笑了一下,说道:“跟踪太慢了,而且现在我们已经封案了,不方便再审请跟踪令。。。我想到了一个更简单的办法,就是何仁生不论去那里,他一定都会拿着手机,手机到一个地方后,会自动和距离最近的基站联系,因此我在电信公司的数据库中,调取了何仁生这两年手机和不同基站的切换记录,然后把这些基站都在地图上标了出来,发现何仁生除了学校和家里以外,手机还会经常连接上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的基站,也就是说,何仁生经常会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那个地方,一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