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右边是一个铁架子,上面挂着铁链和捆绑绳索的铁圈,铁架的旁边是一个肮脏的坐便,还有一个装着浑浊的液体的浴缸,就和日记里面描述的一样。

  刘廷看着空荡荡的铁架、肮脏的浴缸摆放在那里,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何仁生在这里折磨那些可怜女人的画面,那种冷冰冰的真实感,让刘廷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

  过了这间房间,前面还有另一间屋子,那个屋子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圆形的大双人床,床边也有向上伸展的,单杠一样的铁架。

  刘廷一看到那张大床,就认出来,刚才那张贾晓希的照片,就是在这张床上拍下来的。

  刘廷咽了口吐沫,调整了一下呼吸,慢慢的走进了这间房间,突然听到房间左边传来说话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刘警官,你好。”

  刘廷被这个声音吓的心脏猛的一跳,毛孔在那一瞬间都张开了,汗毛倒竖。

  地下室里面,有人。

  刘廷连忙回头,同时本能的去掏配枪,可再次掏了个空,但刘廷也看到眼前的人了。

  一共有两个人,一个男人,坐在墙角的沙发里,是何仁生。

  还有一个女人,只穿了一条内裤,被光照到暗红色的巨大胸部轻轻颤抖着,亢奋的眼神,紧紧盯着刘廷,嘴角带着一丝兴奋的微笑。

  这个女人,是贾晓希。
  刘廷感到头皮一阵一阵发麻,慢慢转过了身子,说道:“你们两个,果然是一起的。”

  何仁生笑了一下,指着刘廷身后的椅子,说道:“刘先生,请坐。”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椅子,没有什么异常,刘廷勉强笑了一下,坐下了。

  何仁生又转头对贾晓希说道:“你的客人来了,还不过去陪一下他。”

  贾晓希妩媚的笑了一下,低下身子,轻轻亲了何仁生的脸颊一口,然后有些夸张地扭着腰部和屁股,走到了刘廷身边,站住了,低下头,又亲了刘廷一口,然后说道:“刘警官,你想我了么?”

  刘廷看了贾晓希一眼,贾晓希的眼神仍然让刘廷感到兴奋和紧张,灯光照耀下暗红色的胸部,还有腰部更加血红的玫瑰,

  让刘廷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何仁生说道:“刘先生,你还真了不起,这么快就查到了这里。”

  刘廷没有回答何仁生的问题,而是问道:“我上司收到的那段视频,是你发给他的?”

  何仁生微微笑了一下,说道:“不错。。。怎么样?视频精彩么?”

  “你为什么要针对我?”刘廷皱着眉头问道,“你们教会那么神通广大?有必要费那么大的力气对付我么?”

  “如果只是制止你们调查,当然不必这么麻烦。。。”何仁生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说道,“但你的身份特殊,为了接下来的事情进展顺利,我必须让你先脱离警队,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事情?”刘廷迷惑的问道。
  何仁生冷笑了一声,说道:“现在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不过你可以知道,这一切,都和一个预言有关,因为你的名字,出现在了一个预言里。”

  “什么预言?。。。”

  “我说过了,现在还不到揭开谜底的时候,但你也不用太着急,再过二十多个小时,你就会知道答案了。”

  “所以你派这个贾晓希接近我?”

  “贾晓希?”何仁生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我不明白,贾晓希是谁?我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
  这时候,刘庭身后的贾晓希笑了,说道:“教主,刘警官说的贾晓希,是我的名字。”说到这里,贾晓希蹲下了身子,把嘴附在刘廷的耳旁,小声说道,“我为了勾引你,特意给自己起的名字。”

  刘廷听到贾晓希的话,浑身猛地颤抖了一下,问道:“那你的真名,叫做什么?”

  贾晓希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何仁生笑了笑说道:“她没有名字,在教会里,只有一个编号,叫做64号。”
  “64号?”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惊恐的回头看了一眼贾晓希,问道,“你真的没有名字。”

  贾晓希听到刘廷的问题,表情认真起来,说道:“不错,我们都是教主的子民,我们没有自己,我们的心里,只有教主。”

  刘廷皱着眉头说道:“你疯了?还是吃药了?还是被这个疯子洗脑了?”

  64号表情冰冷的看着刘廷,没有说话。

  刘廷浑身剧烈颤抖着,沉默了几秒钟,转头看着何仁生,问道:“何仁生,制衣厂地下那些死尸,还有周芷珊,是不是你命令教徒杀掉的?”
  何仁生听到刘廷的问题,轻蔑的动了动嘴角,然后说道:“这些事情。。。怪不到我头上,事实上,我也不希望他们死掉,毕竟他们都是我忠实的信徒,我也很舍不得。”

  “可是你还是下手了?杀掉周芷珊全家?还有杀掉地下那80多个人?”

  何仁生听到刘廷的质问,脸上露出极为厌恶的表情,带着轻蔑的笑容说道,“他们那是为教会献身。”

  “怎么为教会献身?周芷珊那本小说,也是为教会献身的一部分么?”

  何仁生听到刘廷的话,表情立即变得凶恶起来,沉默了几秒钟,突然转换成威胁的口吻说道:“刘警官,请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在我的地盘上,所以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试图激怒我,好么?”
  刘廷动了动嘴角,没有说话。

  何仁生的威胁,让刘廷感到有些紧张。

  何仁生有让刘廷感到紧张的资本。

  何仁生看着刘廷,沉默了几秒钟,继续说道:“。。。刘警官,其实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你唯一的任务,就是演好你自己的角色,预言中的那个角色,就够了。”

  “我的角色?你接下来要怎么对待我?我身上要发生什么事情?”

  何仁生听到刘廷的问题,忍不住轻蔑的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一切答案都会揭晓,你再有点耐心就行了。”说到这里,何仁生转头看了一眼64号,继续说道,“64号的药效马上就要过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现在可以走了。。。”

  “让我离开这里?”刘廷听到何仁生的话,几乎怀疑自己听觉出了问题,惊讶的问道,“我以为你要杀我灭口,或者要把我抓起来。。。”

  何仁生笑着冷哼了一声,说道:“我说了,现在还没到时候,还没有必要去做什么。不过我们很快就会再相遇的,在另一个地方。。。”说到这里,何仁生停顿了一下,突然又说道,“刘长官,那天你和64号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录下那些视频以外,我也顺便给你做了个小小的精神分析。。。你这个人让我很意外,我喜欢像你这样带着巨大黑暗的人。。。看来你成为预言的一部分,对我倒真是个挑战。。。”

  “挑战?你不怕我离开这里,把我看到的都说出去么?”
  “。。。说出去?”何仁生冷笑了一声,说道,“刘长官,不要忘了,你的秘密,也掌握在我们手里。。。”何仁生说到这里,阴冷的笑了一下,又说道,“你的性格其实和我很像,我们都是那种极端自私,又不择手段的人,所以我相信,你是不会去做傻事的。。。更何况,你说出去了,他们也未必会相信你。”

  何仁生说到这里,冷笑了一下,又转头看着64号,说道:“我亲爱的64号,我最完美的作品,你过来吧?”

  64号听到何仁生得召唤,暧昧的向何仁生笑了一下,然后扭动着黑色的蕾丝内裤,慢慢的走了过去。

  刘廷发现,64号连眼角得余光都没有望向过刘廷,就好像刘廷根本不存在一样。

  64号,对自己哪怕是一点点感情,都没有。

  刘廷感到自己,很失落。

  同时刘廷注意到,64号脸部的肌肉在微微抽搐着,

  这是毒品发作的反应。

  何仁生带着放肆的笑容,看着64号走到自己身边,突然一只手狠狠的抓住了64号的胸部,另一只手放到了她的屁股上,同时狠狠的捏了一下,64号立即极为夸张的呻吟了一声。

  何仁生放肆的笑了起来,
  何仁生放肆的笑了起来,然后一把抓住64号的头发,按低了64号的脑袋,夸张的吻了起来。

  刘廷突然感到整个地下的空间让自己极度的压抑,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胸口就像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让自己几乎要窒息昏倒。

  刘廷拼命大口呼了两口气,压抑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何仁生和64号仍然缠绕在一起,

  刘廷头痛欲裂。

  刘廷慢慢的站起了身子,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艰难的倒退着向外面走去,一直到退到了梯子那里,刘廷已经看不到何仁生和64号了,但耳朵里,仍能听到何仁生得意的笑声,和64号的夸张的呻吟。

  突然64号惨叫起来,惨叫中混合着兴奋的声音,刺激着刘廷的耳膜,让刘廷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那种病态的感觉,让刘廷毛骨悚然。

  刘廷逃也似的飞快地跑上了梯子,跑离了那个屋子,跑回到自己的车上,用最快的速度发动了车子,一脚油门踩到了最深,车轮尖叫着,带着车子冲上了公路,跑离了这个让刘廷感到恐惧和恶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