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走在路上,刘廷脑袋一片混乱,周芷珊的头颅,地宫里面的死尸、地下室里面可怕的器械,还有疯狂做爱的64号、阴气十足的邪教教主何仁生,这一切轮流在自己的眼前闪现,让刘廷感到烦躁、压抑、接近疯狂的边缘。
  车子开了大约一个小时,停了下来,刘廷看了看外面,才发现自己本能的回到了警局外面。

  刘廷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警局里面,还有人能帮助自己么?

  刘廷清楚地记得何仁生对自己的威胁。

  如果自己说出来刚才看到的疯狂景象,那么何仁生,就将会用录像带毁了自己。

  何仁生猜得很对,为了保住自己的一切,刘廷绝对不会去冒任何风险。

  更何况,就算刘廷说出来,

  难道就真的会有人去调查么?

  刘廷感到一张大网,一张无比黑暗的大网,

  已经张开在自己的头顶上,

  只是自己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何仁生口中那个和刘廷相关的预言,

  到底是什么?



  刘廷烦躁的叹了口气,

  警局仍然一片繁忙,

  和以前一样。

  但刘廷却感觉自己,

  已经不属于那里了。

  一种极度的孤独和无助的恐怖感觉,

  在刘廷心里慢慢的蔓延上来。



  刘廷最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刘廷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刘廷启开了一瓶红酒,打开了电视,屋里有了声音,好像是有了一点生气,刘廷感觉好了一些。

  刘廷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红酒,电视上演什么,自己在思考什么,似乎都毫无概念,直到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廷躺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少时间,刘廷突然惊醒过来,然后有几秒钟大脑一片空白,然后渐渐看清了前面仍然亮着的电视机,同时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刘廷仔细辨认着,是手机的铃声在响。

  刘廷感到浑身酸痛,慢慢从前面的小桌上拿起了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刘廷按了接听键:“喂,。。。我是。刘。。。廷。。”刘廷说话的时候,感到自己头痛欲裂。

  “刘警官,你好。我是。。。我是周芷珊的同学,乐小美。。。”
  “哦。。。。”刘廷并没有立即明白过来对方说话的意思,可很快,乐小美的名字一下子就把刘廷激醒了。

  刘廷浑身一震,

  失踪了三年多的乐小美,突然出现了。

  刘廷呼吸急促起来,犹豫了几秒钟,才问道:“你不是失踪了么?”

  “我一直被关在教会里,最近才有机会跑出来。”

  “。。。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乐小美沉默了几秒钟,说道:“我们能见一下面么?我要告诉你周芷珊被杀的真相,还有马上要发生在你身上的可怕事情。”

  刘廷听完乐小美的说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刘廷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凌晨一点。



  两点差五分时,刘廷把车停在了东九龙城狮子石道路旁。

  街上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昏黄的街灯照射着路面,四面的大厦也只露出可怕的巨大黑色轮廓。

  街对面往前四十米的地方,一个茶餐厅仍然亮着灯,灯光透过茶餐厅的大门,照到街上。

  刘廷看了一眼那个门脸的招牌,“宏记茶餐厅”,

  这里,就是乐小美和刘廷约定的地点。
  刘廷锁好车子,又小心的四处看了看,空荡荡的街道,没有异常。

  刘廷快跑了几步,跑到了宏记的门口,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茶餐厅显得有些破旧,灯光还算明亮,里面有一个楼梯,通到二楼。

  一楼的尽头是一个吧台,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店员,正半眯着眼睛在打盹。

  一楼除了刘廷,没有别的顾客。

  刘廷的脚步声把店员惊醒了,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欢迎光临。”

  刘廷走到吧台前面,说道:“麻烦你,来一杯奶茶。”说完,从口袋里掏出50港币,递给服务员,说道:“不用找了。”

  服务员收了钱,说了声稍等,进到了后厨里面,过了不到一分钟,拿出来一杯奶茶,递给了刘廷。

  刘廷接了,说了声多谢,然后端着奶茶,直接上了二楼。

  乐小美和刘廷约定的地点,就在二楼。
  二楼实际上是后隔断出来的半层楼,很矮,也很狭窄,灯光更加昏暗,地板和楼梯都是木制的,踩上去,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让刘廷心里隐隐烦躁不安。

  上到二楼,刘廷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女人,带着尖角帽,整个脸都隐藏在帽子遮盖出的黑影中。

  那个女人看到刘廷,身子略微颤动了一下,犹豫了几秒钟,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刘警官,你来了。”



  这个女人,就是乐小美。



  乐小美把帽子摘了下去,脸上有些瘀青,双眼红肿得有些夸张,脸色异常的苍白,满眼血丝,几乎让眼睛成为了血红色。

  乐小美和照片中的那个女人相比,眉眼的轮廓仍在,但憔悴的简直和鬼一样,异常得可怕。

  刘廷坐到了乐小美的对面,沉默了几秒钟,问道:“。。。你不是失踪了么?”

  乐小美有些神经质的动了一下嘴角,说道:“。。。我只是在外面消失了,三年前我被教主选中了,做了我们教里的圣女,按照教会的规矩,圣女不能离开教会,所以你们就找不到我了。”

  “圣女?圣女是什么?”

  乐小美冷哼了一声,说道:“就是教主的玩物,举行仪式的时候,站在他的身后,就像两个活的标记一样,让教主显得更有神秘感。还有我们教内的预言,也是由我们圣女揭开的。”

  “预言?”刘廷一听到预言两个字,脑海中问道,“何仁生也说过预言,还说预言中有我,周芷珊也写了一本小说,也说是预言,这个预言,到底是什么东西?”

  乐小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有烟么?”说完,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刘廷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出一根香烟递给了乐小美,同时问道:“你毒瘾犯了?”

  乐小美接过烟来,就着刘廷的打火机点着了,狠狠吸了一口,说道,“我有轻微的毒瘾,不过不严重,刚才刚吸了一点,还能挺住。”

  乐小美又抽了一口烟,打了个哈欠,眼泪出来了,用力的抽了一下鼻子,说道:“那个预言,实际上是我们的一种仪式,教会每个月会在4日举办全体教徒参加的祭祀仪式,在仪式上,我们会宰杀一只公羊,然后把羊的皮剥下来,悬挂在祭坛的正上空,由专门的人看管,同时禁止任何人接触。十天后,羊皮上会出现文字,也就是你说的那个预言,或者叫做天启,上面的内容,就是上天对我们教会的信徒们下达的指示,我们必须遵照预言行事,绝对不准违抗。”

  “羊皮上的文字?羊皮上怎么会出现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