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乐小美冷哼了一声,说道:“就是教主的玩物,举行仪式的时候,站在他的身后,就像两个活的标记一样,让教主显得更有神秘感。还有我们教内的预言,也是由我们圣女揭开的。”

  “预言?”刘廷一听到预言两个字,脑海中问道,“何仁生也说过预言,还说预言中有我,周芷珊也写了一本小说,也说是预言,这个预言,到底是什么东西?”

  乐小美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有烟么?”说完,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刘廷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抽出一根香烟递给了乐小美,同时问道:“你毒瘾犯了?”

  乐小美接过烟来,就着刘廷的打火机点着了,狠狠吸了一口,说道,“我有轻微的毒瘾,不过不严重,刚才刚吸了一点,还能挺住。”

  乐小美又抽了一口烟,打了个哈欠,眼泪出来了,用力的抽了一下鼻子,说道:“那个预言,实际上是我们的一种仪式,教会每个月会在4日举办全体教徒参加的祭祀仪式,在仪式上,我们会宰杀一只公羊,然后把羊的皮剥下来,悬挂在祭坛的正上空,由专门的人看管,同时禁止任何人接触。十天后,羊皮上会出现文字,也就是你说的那个预言,或者叫做天启,上面的内容,就是上天对我们教会的信徒们下达的指示,我们必须遵照预言行事,绝对不准违抗。”

  “羊皮上的文字?羊皮上怎么会出现文字?”

  “我是四年前加入教会的,刚加入的时候,我看到那些文字出现的时候,也迷惑不解,甚至真的以为是上天的神迹,但后来周芷珊还活着的时候,她告诉我说,那不过是障眼法,是教主控制我们的一种手段。”

  “我还是不明白?”

  乐小美冷笑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情,要从头说起。”说完这句话,乐小美狠狠抽了一口烟,然后慢慢吐了两个烟圈,眼神有些涣散的看了看刘廷,继续说道,“六年前,我到了教主门下,开始攻读社会学研究生的学位。”

  “教主?是何仁生么?”

  乐小美听到何仁生的名字,脸上闪现出强烈的惶恐,连忙一把抓住刘廷的双手,脸孔扭曲的说道:“不要说教主的名字,教主会听到的,教主会惩罚我。。。惩罚我。。。”

  刘廷能感觉出来,乐小美的恐惧,是发自内心的,心里感到极不是滋味,叹了口气,安慰乐小美道:“不要怕,不要怕,他不会听到的,我会保护你,好么?”

  乐小美听到刘廷的话,突然笑了起来,笑了十几秒钟,才止住了笑容,换成了一种冷冰冰的表情,说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和你开玩笑呢,他已经控制不住我了,否则我不会离开他的。。。”乐小美又狠狠抽了一口烟,说道,“还是继续说正题吧,他做我的导师,念了两年书,那时候我还真是天真,根本没看出来他有什么问题,甚至还觉得他博学多才,又有风度,身上还有一种说不清的神秘感觉,一种。。。控制一切的力量。。。所以我很崇拜他,很尊敬他,”

  说到这里,乐小美又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继续说道:“直到有一天,他说有事情要办,希望我和他出去一趟。我没想太多,就坐上他车,跟他走了。在车上,他给我一瓶饮料,我喝了后,很快就迷迷糊糊的昏倒了。”

  刘廷听到这里,没有说话。

  乐小美又抽了一口烟,眼神闪烁不定,刘廷能感觉到乐小美似乎再强迫自己想起记忆深处的隐痛,眼光闪烁,脸部肌肉微微抽搐,显示着乐小美的强烈不安。

  乐小美努力控制着情绪,停顿了几秒钟,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地下室里面了,全身的衣服都不见了,赤身裸体的,被绑在一个架子上,何仁生那个畜牲,就坐在我前面的椅子上,冷冷的看着我。。。我。。。我问他要做什么?他说要让我加入一个新的大家庭,加入他们的教会,我求他放了我,这时候,我突然看到周芷珊从里面的屋子出来了,她也一丝不挂。”

  “周芷珊?你说的地下室,是深山里面的一个小屋子的地下么?”

  “你去过那里?”乐小美有点惊讶的看着刘廷,然后慢慢放松下来,冷笑了一下,说道,“你还真厉害,也许我们没有选错你。。。”乐小美又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说道,“教主当着我的面,和周芷珊发生性关系,然后教主狠狠的抽打周芷珊,周芷珊不但不喊疼痛,居然还在笑,他们两个把我吓坏了,后来我才知道,周芷珊当时是吸毒了,所以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教主抽打完周芷珊后,又开始打我,然后又强奸了我。然后也给我喝饮料,喝了后,我感觉头很疼,疼得要命,但浑身轻飘飘的,就像漂在了空中一样,又好像灵魂飘出去了,又感到很疲劳,想要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
  乐小美叹了口气,又说道:“后来何仁生离开了,只剩下周芷珊。周芷珊开始给我讲教内的规矩和教义,讲世界末日,讲天理循环,讲乌托邦,讲按劳分配,一遍一遍,不停地讲,然后给我喝那种让人兴奋的饮料,我睡不着觉,也不是很清醒,只是觉得周芷珊一遍一遍,似乎永远也不停下来的,讲教会的那些东西,我也不停地听,直到我满脑子全都是那些东西,再也忘不掉。”

  “何仁生又回来过么?”

  “回来过。他回来后,会和我和周芷珊发生性关系,虐待我们。。。他是个狂人。。。是他妈的疯子,可笑的是,我却对他产生了控制不住地依赖感,看到他,。。。我会感到安全,安心,不想他离开我,就想留在他的身边。。。我感觉我的自我意识在消失,我没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我的情绪,全都跟着他走。。。那种感觉,很奇怪,也很可怕。。。我学过心理学,我知道我病了,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后来呢?”

  “我在那里呆了十几天吧,或者二十几天,我搞不清楚,在那里,我几乎一分钟都没有睡过,也没有醒着,在药物的作用下,我一直是浑浑噩噩的,根本搞不清楚时间。离开那里的时候,我已经是何仁生教会里面的教徒了,何仁生和周芷珊都说我获得了新生。。。可笑的是,我也觉得自己获得了新生。。。当然,现在我知道了,我只是被他们洗了脑。”

  “这一切发生在什么时候?。。。我是说准确的时间?”

  “在周芷珊被杀半年前。”

  “。。。周芷珊究竟为什么被杀,你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