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乐小美全身赤裸,脖子上面一道鲜红的刀口,刀口下面全都是喷涌出血液的痕迹,左侧乳房已经被割掉了,腹部被人剖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若隐若现的内脏,浸泡在暗红色的血液里,让人不寒而栗。乐小美下身也已经被人剖开,大腿上面到处都是血流下来的痕迹。

  乐小美的脑袋无力的垂在一旁,头发蓬乱不堪,遮挡着脸孔,双眼仍然圆睁着,无力的看向斜下方。

  乐小美真的已经死了。

  那周世斌呢?

  周世斌不是和乐小美在一起么?

  他现在在哪里?

  难道会在另一个十字架上?也已经被何仁生给杀掉了?
  十字架缓缓降落到了何仁生身旁,何仁生回头看着乐小美的尸体,又转过身,看着下面带着怪异的面具,显得极度镇定的教众,沉默了几秒钟,突然从地上拿起了一把斧子,转过身子,猛地把斧子挥舞了起来,砍向乐小美尸体的颈部。

  砰的一声闷响,斧刃深深砍入了乐小美的身体,

  绵软,真实。。。

  刘廷看到眼前凶残的一幕,心脏猛地剧烈跳动了一下,胃内一阵翻腾,浑身颤抖着,脸孔也扭曲了起来。

  何仁生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抽回了斧子,调整了一下角度,突然抬起斧子来,又向乐小美的颈部砍去,

  立即乐小美的颈部又是一声闷响,斧子深深砍入了颈部的血肉当中,血花四散飞溅,四下的教众安静到了极点,因而斧子的声音,和刘廷眼前的一切,显得更加清晰、真实、冷酷、残忍。

  刘廷的胃剧烈翻腾着,大脑几乎麻痹了,脑海中一片空白,眼睛圆睁着,想要躲开,却无法将视线离开乐小美的尸体。

  何仁生将斧子再次抽了回来,乐小美的脖子几乎已经被砍断了,只有一点点皮肉仍然连在一起,脑袋失去了支撑,立即歪掉向一旁,倒垂了下来。

  何仁生把斧子扔到了地上,抽出一把匕首,走上前去,将最后一点点相连的皮肉割断了,乐小美的头颅咚的一声闷响,砸向了地面,就像一个玩具一样,极不真实的,翻滚了几下,落到了祭坛的一旁。

  何仁生走到头颅前面,低下身子,一下子抓住了人头上面的头发,将人头高高举了起来,人头脖子的连接处仍然在滴着血红的粘液,乐小美仍然半睁着眼睛,目光冷酷的看着下面的人群,好像在说,

  你们尽管保持沉默吧,同样的命运,早晚也会降临到你们的身上。

  何仁生高声喊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杀掉她么?”

  何仁生声音的回音在大厅里面来回反射着,制造着紧张恐怖的气氛。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何仁生沉默了几秒钟,突然又继续说道:“因为这个女人,想要破坏我们教会,将我们教会的秘密,透露给外面的人。。。”

  声音继续回荡,震得刘廷心脏剧烈跳动,

  因为何仁生口中的外人,

  正是自己。。。
  下面仍然鸦雀无声,屋内弥漫着血腥紧张的气氛。

  何仁生沉默了几秒钟,又继续说道:“任何想要破坏我们教会的人,下场只有一个,只能有一个!。。。就是接受我们教会的惩罚,和她一样,身子被剖开,头颅被割下!”

  下面的人群立即都跪了下来,再次齐声高呼:“红日教万岁!教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教徒们的声音声嘶力竭,几近癫狂。。。

  所有人,都怕稍有懈怠,而被人扣上叛教的帽子。。。

  然后和乐小美一样,

  惨死在十字架上。。。



  何仁生显然对教众的反应极为满意,任由下面狂热的众人欢呼了一阵,然后极为轻蔑的轻轻松开了手,乐小美的人头立即再次滚落到了地面上。

  何仁生转身走回到了圣女身边,突然将圣女的面具摘掉了,再摘掉自己的面具,然后一把搂住圣女的腰部,按住她的头,开始亲吻起来。

  那个圣女的脸一露出来,,刘廷就认出来了。

  她是周芷珊的另一个同学,田甜。

  下面的教众也疯狂的叫着,突然大堂内开始下雨了,准确地说,是一种雾状的水滴,从屋顶扩散喷洒下来,刘廷立即闻到一股甜腻的味道,同时感到自己在水滴的刺激下,再次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刚才恐怖血腥的画面,强烈的不安和恐惧,还有水滴中毒品的刺激,让刘廷兴奋起来。这时候,已经有教众脱掉了衣服,抓住身边的女人,开始性交。

  巨大的音乐声再次响起,同时刘廷看到祭坛中央,出现了两个教众,手拿着匕首,开始给乐小美的尸体剥皮。。。

  眼前的景象,还有这种刺激诡异的感觉,让刘廷的本能感到极度的不安,但刘廷身边两个女人,突然摘下了面具,脱掉了自己的教袍,一丝不挂的紧紧贴住刘廷的身体,开始亲吻起来。

  一个是尹妍希,一个是赵梓乔。。。

  刘廷的兴奋,已经再也无法控制了,刘廷用兴奋到血红的双眼,看了看身边这两个女人,突然一把将她们两个抱住,然后狠狠地按向了地面。
  不知过了多久,刘廷根本不记得自己做过了什么,或者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是模模糊糊的躺在地上,看着地面的巨大骷髅,脑海中一片空白。

  突然刘廷似乎听到有巨大的麦克风放大后的声音传来:“。。。他。。。过来。。。”

  刘廷顺着声音艰难的扭头望去,只看到眼前站着好多人,都已经重新穿上了教袍,戴上了面具,站在祭坛旁边,都扭身回头看着自己。

  祭坛上的何仁生也重新穿回了衣服,此时正用手指,指向自己的方向。

  随着和人生的命令,圣女田甜微微跪拜了一下何仁生,然后和两个戴着面具,穿着半裸的紧身衣服,似乎是负责执法的两个教徒,慢慢走下了祭坛,然后向自己的方向走来。

  刘廷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终于轮到自己了,

  他们要对自己下手了。

  只是刘廷仍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对自己做什么?



  眼前逼近的危险,让刘廷头脑瞬间清醒过来,

  刘廷立即向自己身边看去,

  自己全身赤裸着,头痛欲裂,

  毒品的劲力似乎仍未彻底消退,

  浑身酸软无力,

  64号和89号,两个人不见踪影,

  所有人都远离着自己站立着,透过面具,冷漠的看着自己。

  刘廷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这时候,圣女田甜,已经带着那两个壮汉走了过来,

  所有教徒都立即给她们三个让出一条路来,然后回过头,等着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虽然有几百人挤在大厅里面,

  但大厅依然静的可怕。



  刘廷本能的害怕起来,勉强站起身子,四处看看,远处仍然大门紧闭,自己无处可逃。

  这时候那三个人已经走到刘廷前面,

  圣女田甜一挥动手臂,那两个壮汉猛地向刘廷扑了过来,

  刘廷本能地挡了一下,但浑身发软,毫无力气,无法和这两个人进行抗衡,只一下,就被那两个人左右抓住了胳膊。

  两个人将刘廷的胳膊扭向后方,押注刘廷,随着已经转过身来的田甜,开始向祭坛走去。

  刘廷两个胳膊传来钻心剧痛,同时双腿发软,心脏急速跳动,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刘廷看着经过的每一个,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的教徒,

  第一次从心底里,感觉到彻骨的死亡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