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尹潭江在后来突然未婚先孕,生下来一个私生女儿,这个事情您知道么?”

  张总想了想,说:“这都是别人的隐私。。。我说这个。。。有点。。。”

  刘廷点了点头,说:“您的担心我能理解,但您也看到了,我这次是专程从香港到这里来,调查尹潭江的背景资料的,因为这些资料对我们很重要,和一个案子有关。所以,我希望您能把您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我们会绝对保密的。”

  张总尴尬的微笑了一下,说:“其实我知道得也有限,那时候我记得是尹潭江突然就不上班了,然后很快我们这里就传的满城风雨,说尹潭江可能怀孕了。。。您也知道,我们大陆在那个年代,对男女之间的事情非常保守,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所以你能想象到,尹潭江未婚先孕这个事情,对我们是多大的震撼。”

  刘廷点了点头说:“我能理解。那后来呢?”

  “其实从头到尾,我也没见过尹潭江生下来的孩子,只是在几个月后,尹潭江来办了离职手续,公司很快批准了,他来办手续时,我在公司见到过她,她胖了很多,就和普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一样,身材都走样了,但她显得很憔悴,脸也白得可怕。”

  “很憔悴?你是说她精神状态不好么?”

  “。。。也不是,我觉得她精神还可以,看不出来异常。我想她显得憔悴,可能是因为身体不好。她有一种病,叫什么肾病,身体一直很虚弱,就和红楼梦里那个林黛玉差不多,脸总是特别虚弱的那种白色,病怏怏的,但那种脸色,说实话,让她显得也有林黛玉那种病态美,让人看了就心疼那种。。。”

  “尹潭江有肾病?”刘廷停顿了几秒,说道,“根据资料,他在几年后,死于尿毒症,是不是就和她的肾病有关?”

  张总听完刘廷的话,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我想应该是吧。他得尿毒症去世的事情,我前几年才从以前的老同事那听说,说她离开公司才几年时间,就去世了,还留下了一个女儿,让她妈照看着,我当时听了挺吃惊的,以前就知道他身体差,但从没想过她那么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张总说到这里,忍不出叹了口气,说:“唉。。。真是人生福祸难测。。。”

  刘廷听了张总的话,也点了点头,说:“是呀。。。呵呵。。。”

  “哦,见笑了,我忍不住就感慨了几句,人岁数大了,就爱唉声叹气,不要见怪。”

  刘廷友好的笑了笑,话锋一转,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他女儿的父亲是谁?”

  张总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不清楚。我听过几种说法,有说是社会混混,有说是我们公司以前某个同事的,也有说是尹潭江的大学同学,还有说是被人强奸的。但我觉得这些说法都不靠谱。”

  刘廷沉默了下来,想了想,又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范雷的人?”

  “范雷?”张总立即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我们公司的范雷么?”

  刘廷听到这里,立即觉得自己神经一跳,连忙问道:“你们公司有人叫这个名字?”

  张总点了点头,说:“对,我们办事处刚成立时,第一任老总就叫这个名字。他是个比利时人,范雷是他的中文名字,他全名叫范伊登克-雷蒙斯,我们就取他前两个汉字,合起来叫他范雷。”

  刘廷听到张总的话,觉得自己好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脑袋嗡嗡作响起来。

  刘廷感到震惊的原因,是因为赵梓乔的父亲,名字也叫范伊登克-雷蒙斯。

  那这么说来,尹妍希和赵梓乔的父亲,就是同一个人。

  而尹妍希和赵梓乔,两个人就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既然尹妍希确实是混血儿,那他为什么要说自己的父亲是中国人,故意对自己隐瞒混血的身份呢?

  合理的理由只有一个,尹妍希不想让刘廷查到自己和赵梓乔的血缘关系。

  难道尹妍希和赵梓乔的死有关系?甚至尹妍希就是杀死赵梓乔的凶手?

  尹妍希的精神状态明显不是那么正常,杀死赵梓乔,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刘廷感到自己后背发凉,两只手也在微微颤抖。。。

  张总察觉到刘廷的异常,关切地问道:“你脸色不大好,没事吧?”

  刘廷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尴尬得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

  刘廷暗暗镇定了一下情绪,想了想,又问道:“范雷这个人和尹潭江关系如何?”

  张总听完了,惊讶地问道:“你怀疑他们两个?。。。”

  刘廷摇了摇头,说:“只是猜测。他们两个有什么异常么?”

  张总摇了摇头,想了想,皱着眉头说道:“我没有特别注意过,应该还算正常吧?。。。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张总说到这里,又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范雷自己有老婆,叫任。。。任什么芳?。。。对不起,时间太长了,他老婆的名字我有些记不起来了。”

  “是叫兰若芳么?”刘廷立即问道。

  张总听了,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点头说道:“对,对,兰若芳,他们两个还有个女儿,是个小混血儿,香港回归那年公司搞年会的时候,范雷曾经带着他老婆和女儿来参加过聚会,这个兰若芳是个美女,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有些夸张,但我感觉,她有点。。。有点。。。”

  “有点俗气?”

  “对,有那么点,呵呵。”张总尴尬得笑了笑,说,“但他们那个女儿,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可爱极了,那次年会,小姑娘还给我们唱了一首歌,他女儿那时才四五岁吧,歌名是茉莉花。我现在还记得,小姑娘唱的好听极了。”

  “你看范雷和兰若芳夫妻关系怎么样?”

  “看不出什么来。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算是正常吧?”

  “那范雷后来怎么样了?”

  张总犹豫了一下,说道:“应该是那个年会后不久。。。我想想。。。对,就在98年,范雷突然被调走了。”

  “调到什么地方?”

  “香港。”

  “说什么原因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