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一下子呆住了。

  他怎么可能知道?

  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有这空白的半个小时?

  刘廷立即问道:“你知道我丧失记忆的原因?”

  高志明摇了摇头,说道:“你丧失记忆的原因,和最终需要你发现的真相直接相关,我不会告诉你真正的答案的,答案必须你自己去寻找。。。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半个小时里,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   “你和周芷珊做爱。。。”

  “什么?!”刘廷脸上的肌肉猛的抽搐了一下,心脏狂跳不止,“你在开玩笑么?”

  “你是不是感到很混乱?。。。”高志明冷笑了一下,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你今天和她在一起,并不是你们两个的第一次,你们两个是有渊源的,有过去,你们两个的秘密,是今天发生一切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和她有什么过去?”

  “这个也要你自己调查。。。刚才我不是说要和你玩一个侦探的游戏么?这个游戏的第一个节目,就是你去找周芷珊谈一谈,看看周芷珊会告诉你什么。”

  “周芷珊?”

  高志明冷笑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刘廷和尹妍希一起离开了谈话室,到了走廊里面,

  尹妍希把身后的门关上了,态度异常冷淡的对刘廷说道:“刘医生?要我把周芷珊带来么?”

  刘廷看着尹妍希,心里有一种强烈的亏欠感,

  感到对不起尹妍希,

  虽然自己和尹妍希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但刘廷能感觉到,他和尹妍希彼此那种不一样的情绪,

  那种远胜同事关系的,对彼此的强烈好感和依赖。

  就好像自己和尹妍希,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好久一样。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想问尹妍希:“你生气了?为了我和周芷珊的事情?”

  但是刘廷没有把话说出口,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尹妍希冷冷的看着刘廷,这样看了几秒钟时间,

  眼神里带着强烈的愤怒,

  然后突然一转身离开了。



  二十分钟后,

  周芷珊坐到了高志明刚才坐过的位置。

  周芷珊眼眶发红,脸色异常苍白,头发蓬乱,有些紧张的看着刘廷。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发现尹妍希没有回到谈话室里,

  尹妍希还在生气。



  刘廷感到一阵烦躁。

  刘廷调整了一下情绪,脸上努力做出友好的表情,慢慢问道:“周芷珊,你认识我么?”

  周芷珊点了点头。

  “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有。。。有很长时间了。”

  “能具体点么?大概多长时间?”

  “有。。。三年了吧?三年左。。。左右。。。”

  “今天早上,我看到你和周斌在一起。。。你知道周斌是谁么?”

  “是坏。。。坏人。。。坏人。。。”

  “他为什么是坏人?”

  周芷珊嘴唇动了动,说道:“我不敢。。。不敢说。。。”

  “为什么?”

  周芷珊听到刘廷的问题,全身颤抖起来。

  这样过了几秒钟,周芷珊摇了摇头。

  “因为他强奸你?”

  周芷珊听到刘廷的问题,脸色更加苍白,立即说道:“没有。。。没有。。。是我自愿的。。。是我自愿的。。。”

  刘廷沉默了一下,突然下决心问道:“那你和我发生关系呢?也是你自愿的么?”

  周芷珊表情缓和了一点,

  然后点了点头。

  “我们有这种关系多长时间了?”

  “好长时间了,”

  “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因为某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周芷珊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而是突然紧张的说道:“你要小心周斌,小心他。。。”

  “我为什么要小心他?”

  “他是坏人,他会栽赃给你。”

  “他怎么栽赃给我?”   “他会杀人。”

  “他杀过人么?”

  周芷珊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杀过什么人?”

  “好多人。”

  “能更具体点么?”

  周芷珊沉默的看着刘廷,犹豫了好长时间,突然把脑袋伸到了栏杆附近,然后小声地说道:“这个岛有问题。。。”

  “什么问题?”

  “他们在这里做坏事。”

  “什么坏事?他们是谁?”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门被打开了,

  刘廷立即回头看去,看到周斌走了进来。

  周斌满脸凶光,恶狠狠的看了看周芷珊,又看了看刘廷。

  周芷珊立即本能的向后躲去,同时身子微微颤抖起来,脸色更加苍白。

  刘廷感到一阵烦躁,立即质问周斌道:“你闯进来干什么?没看到我正在和病人谈话么?”

  周斌得意的说道:“院长有指示,周芷珊是极端危险的病人,不让任何人把她带出来问话。”

  “院长的指示?院长什么时候有这个指示?”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作为这里的看护,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

  “我是她的主治医生,我问话都不可以么?”

  周斌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还不明白么?这条禁令,主要就是说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