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他们两个凑到一起,去押送这样一个大罐车?

  一定有什么问题。



  等车子开远了,刘廷立即翻身站了起来,先爬上了旁边的山坡,然后小心的在树丛中,隐蔽的向蓄水池方向走去,

  很快刘廷靠近了蓄水池,车子这时候已经在前面停住了,

  张承邦先下了车,

  张承邦穿着深灰色的制服,把帽子摘了下来,整理了一下带星星的徽标,然后从新小心的戴上了,

  刘廷第一次注意到,警卫制服的徽标上,带着一颗北边风格的星星。

  林佩乔也下了车,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把文件夹打开了,低头看了看,对张承邦喊了一句什么。

  刘廷在树林里,听不清楚。

  然后张承邦似乎对林佩乔命令自己有些不耐烦,沉默了几秒钟,脸孔紧扳着,回头对远处屋子喊了一句,又挥了一下手臂。

  旁边屋子出来了几个工人打扮的人,

  都是生面孔,刘廷一个都没有见过。

  每一个人都身体削瘦,似乎一阵风吹就能吹倒。

  脸上一点多余的肌肉都没有,皮肤黝黑,神情有些呆滞。

  典型的大陆经历过饥荒灾民的样子。

  应该是大陆那边偷渡过来的工人。

  张承邦指了一下驾驶室后排,说了几句什么。

  工人听了,把车门打开了,一个人爬了上去,然后从后排拿起一个很大的袋子,递给了下面的人,下面的人接了,顺手扔在了地上,然后去接第二袋。

  这时候林佩乔立即跑了几步过来,大声指着那个工人训斥起来,刘廷仍然听不清楚内容,只听到模模糊糊说了一声:“。。。。小心。。。”

  那些袋子里装的东西,不知道是些什么。

  刘廷想再靠得近些,听清他们的对话,不料不小心折断了一个树枝,发出啪的一声。

  声音应该很大,

  所有人都立即转头看向刘廷的方向。

  刘廷立即冷汗冒出来了,连忙蹲了下去,希望他们不要发现自己。

  张承邦向山上观察了几秒钟,细长的眼睛闪烁着凶狠的目光,

  看了一阵,似乎没有什么发现。

  张承邦看到旁边工人都停了下来,立即转头对旁边工人,满脸不耐烦的表情大声训斥起来。

  工人听了后,立即都转身继续去搬那些袋子,

  然后张承邦从腰里拿出了警棍,一边继续用警惕的目光向山上搜索着,一边慢慢向山上走来。  刘廷眼看着张承邦直线向自己的方向走来,感到时间似乎都静止了,心脏狂跳不止,但却一动都不敢动,浑身紧张的几乎都要硬化了,冷汗不停地流出来。

  张承邦越来越近,刘廷看着张承邦手中的警棍来回挥舞着拨开前面的杂草,仿佛看到警棍就要打到自己的身上。

  就这样只有不到十五米距离时,突然下面传来一声叫喊声:“张承邦,院长电话找你。”

  张承邦听到了,站住了回头去看,下面是林佩乔在喊自己。

  张承邦朝下面摆了一下手,然后回过了身子,并没有向下面走去,而是继续扫视着刘廷藏匿的方向,

  张承邦皱着眉头,细长的眼睛里,流露出阴森森的杀意。

  然后又向前走了几步,

  刘廷紧盯着张承邦,呼吸都几乎停止了,

  这时候下面的喊声再次响起来:“张承邦,院长找你的电话!你快点。”

  “知道了。”张承邦极不耐烦的回应了一声,然后满脸不甘心的表情,又看了几秒钟,终于转身向山坡下走去。

  刘廷仍然紧张的一动不敢动,直到看到张承邦回到下面蓄水池那里,跟着林佩乔,进了旁边的小屋,才勉强松了口气。

  然后刘廷才发现,工人已经将所有的货物袋子都已经搬了下来,

  一个工人这时候已经爬到了车子后面水箱最高端的进水口那里,把进水口打开了,

  然后另一个工人把货物袋子用刀划开了,小心的递给了上面那个工人,

  那个工人抓住袋子,提了上来,然后把袋子里面的东西,倒入了货车后面的进水口里!

  倒出来的,是白色的粉状物体。

  他们是要做什么?

  工人倒完了一袋后,又割开了第二个货物袋子,用同样的方法把粉末又倒了进去,

  就这样,把六袋粉末都倒进了水箱里面,然后那个工人下来了,这时候张承邦和林佩乔也重新走了回来,一起仔细检查了那六个空袋子后,张承邦对上面的工人喊了一句什么,那个工人把水箱盖小心关好了,然后从旁边的梯子爬了下来。

  刘廷注意到工人爬下来时,动作似乎有些缓慢不协调,落到地面时,好像差点失去平衡,旁边的工人看到了,立即去扶了这个工人一下,

  工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什么事情,然后慢慢走了几步,突然摔倒在地上。

  其他工人都紧张起来,立即跑了过去看他的情况,

  林佩乔把众人都推开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电筒来,拨开那个人的眼皮,照了照那个人的眼睛,然后对旁边的工人说了句什么,旁边的工人有两个人立即过来了,搀扶着那个人走进了屋里面。

  剩下的工人表情都有些惊魂未定,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工友被抬走了,

  张承邦和林佩乔简单说了两句,两个人表情都很严肃,

  林佩乔转身也进了屋子,

  张承邦眉头紧锁着,转身大声对工人们训斥了几句,那些工人听了,终于动了起来,从车后面拿出一条粗壮的大管子,接到了水箱后面,另一边接到了蓄水池旁边一个进水接口上,然后发动了汽车,之后一个工人开动了水泵,黑色粗壮的那条大管子,立即开始剧烈抖动起来,同时水泵开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车上水箱里不知道掺了什么粉末的那些水,

  被注进了下面的蓄水池里。

  蓄水池里是什么东西?

  那些粉末是什么东西?

  刘廷一点答案也没有,

  只是心理,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同时刘廷似乎也隐隐闻到了一股腥臭刺鼻的味道,

  好像浸泡尸体的福尔马林味道,也好像什么用来消毒的液体。

  刘廷无法确定,但一接触到这种味道,

  刘廷立即感到自己心跳剧烈起来,

  身子也似乎有些发热。



  离开了蓄水池后,刘廷小心绕了一个大圈,然后沿着山坡不停地小心向下走去,去高志明提到的第二个地方。

  山坡向下陡峭起来,四周都是起伏的山峰,刘廷心理估计了一下,应该是到岛的正中心了,

  正中心的洼地,

  四周极为潮湿阴冷,

  刘廷隐隐感到越发不安起来。

  刘廷心里翻来复去的,在想高志明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去第二个地点时,你一定要在天亮时,否则晚上到了那里,我怕你会发疯。”

  第二个地点,究竟有什么?

  竟然可怕到高志明会发出这样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