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人性之暗面第九部---女知青文革后精神病院

  1975年 辽宁抚顺大壮乡马头村

  刘廷和张承邦坐着北京吉普,沿着破旧的山路艰难向山上的村庄走去,

  从晚上七点在抚顺火车站下车到现在,车子已经颠簸了超过6个小时,

  车外两旁大山连绵,乌云遮天蔽日,四面无光,

  只有车灯勉强照亮前面的土路,还有轮胎发出的一点声音,让刘廷他们知道自己仍在人间。

  刘廷和张承邦的目的地,刚刚出了一件案件,

  一个叫陈大力的知青被杀,其他细节并不清楚,

  马头村村长董援朝坚持让刘廷他们连夜赶到马头村,

  理由是:“白天我们恐怕上不去那里。”

  具体原因董援朝并没有在电话里吐露。



  车子接近马头村时,已经是后半夜一点,

  两个男人已经等在土路中央,

  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五十多岁。

  岁数大的就是马头村村长董援朝,

  岁数小的是马头村会计刘红旗。

  四个人简单寒暄了一下后,董援朝就开始带着他们向山顶走去。

  案发现场,就在山顶的一片空地上。



  此时天上电闪雷鸣,风吹动山上黑色的密林,发出让人不安的响动。

  四周的黑暗,

  让刘廷和张承邦有些紧张。



  刘廷他们四个人,沿着山路向上爬去,

  董援朝和刘红旗保持着沉默。



  半个小时后,四个人翻过一个山丘后,昏黄的马灯照射下,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块平地,

  刘廷隐隐约约看到平地四周都被一米多高的水泥柱子围上了,

  平台正前方一栋古式建筑被整个扒倒了,但刘廷仍能看出来,这个建筑应该是一个庙门。

  董援朝指了一下平台,说道:“到了,就在这。”

  平台背靠着黑暗的山崖,几个人爬过了庙门废墟后,看到前面还有三个建筑,

  中间一个建筑已经彻底被推倒了,

  刘廷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发现前面一个黑色的圆球,竟然是一个一米多高的巨大人头雕刻,

  人头横躺在地上,面皮全被撕下,只有巨大的类似肌肉的轮廓雕刻在脸上,

  双眼也被人扣掉,两个黑漆漆的大洞,却似乎仍然在看着刘廷他们,

  刘廷感到四周突然起了一阵阴风,

  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人头的后面残存的庙门上面挂着一副对联:“恶鬼缠身食尽肉,白骨累累警世人。”

  横批是:“不分善恶。”

  刘红旗看到那个人头,脸色立即变了,突然跪了下来,开始磕头,

  旁边的董援朝立即喊他站起来:“干什么那你,刘红旗!咱们是无产阶级农民,不信鬼神,当着北京同志的面,竟他妈给我丢脸,起来!”

  刘红旗回头看了一眼刘廷他们,仍然朝着那个人头拜了三拜,嘴里还嘟囔了几句什么,才站起身来。

  董援朝脸孔让昏黄的马灯照着,脸色也并不好看,

  董援朝转头指着人头说道:“这是解放前一座破庙,几年前破四旧都给砸了。”

  “里面供奉的是什么神?”

  “七郎神。。。据说是古代十大邪神之一。。。我们马头村前面有条河,叫马头河,据说是马脑袋砍下来后喷出来的鲜血流成的,所以是个邪恶的地方,只能靠邪神保护,后来破了四旧后,村里出了一些事情,村民迷信,认为都是我们砸庙,得罪了七郎神造成的。。。我们只能半夜上山,也是怕村民知道了闹事。。。”

  “这四面立的水泥柱子是干什么的?”

  “。。。按照乡政府的安排。。。这里要改成气象所,外面那些水泥柱子,就是作围墙用的,但半年前施工进行了一半时,我们村丢了两个女知青,有村民就到镇政府去闹,说是砸了庙造成的,工程就停了。”

  “死去的那个陈大力,尸体在哪?”刘廷问道。

  董援朝听到刘廷的问题,脸色一下子变得特别难看,说道:“就在后面。。。”说到这里,董援朝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向山后走去。



  绕过了那三栋建筑,后面一片小空地,已经几乎被茂密的杂草覆盖,山洞石壁上,一道破旧的铁门,锁住了一个小山洞。

  董援朝指着那个山洞说道:“你去看一眼就知道情况了,刘同志。”

  四面阴风阵阵,

  刘廷深吸了一口,拿过了马头灯,走到了铁门跟前,

  铁门上面布满了锈迹,但很厚实,

  门上有一个方形的观察孔,大约半个人头大小,刘廷拿起马头灯,向里面照去,

  立即刘廷的冷汗就流出来,

  同时感到自己的手臂在微微颤抖。

  洞里面很浅,只有不到三米的样子,

  一具骷髅,外面套着肥大的绿军装,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衣,整个衬衣和军装胸前的位置,都被鲜血染红了,

  陈大力应该是被人割断脖子上的动脉死掉的。

  衣服四肢的位置手骨脚骨都露在外面,软组织已经彻底消失,

  两只鞋歪在一旁。

  骷髅头顶还带着军帽,军帽下头发掉落下来,覆盖在头骨上,

  洞内一股强烈的潮湿混合着尸臭味道,

  尸体的衣服下面的肉体已经彻底腐烂干净了,衣服空空的向下帖着,能看清整个骷髅的轮廓,

  昏黄的马头灯光照在骷髅空洞的眼眶里,

  骷髅似乎也在看着刘廷。



  陈大力剩下一堆白骨,

  和七郎神人头后面的对联,

  不谋而合。



  刘廷深吸了两口气,回头对董援朝说道:“门怎么没有打开?”

  “。。。打不开。。。”

  “什么?”刘廷惊讶的回头问道,“为什么打不开?”

  “你向下看一下就知道了。”

  刘廷努力把头向下看去,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巨大的水泥柱子,堵在门口,

  门只能向里面开,水泥柱子挡住门口,只能开开将将伸进手掌的一条小缝隙。

  董援朝在一旁说道:“刘同志,现在你知道这个案子奇怪在什么地方了吧?。。。这么大块水泥柱子,又堵住门口,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看这个水泥柱子的大小,最少也有两三百公斤,你说是谁挪到屋子里,把门从里面堵死的呢?”

  张承邦在一旁说到:“会不会是这个陈大力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