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自杀也行,可他也挪不动这么个大柱子?这个事情要是传到村子里,村民肯定要炸锅。”

  董援朝说到这里,一旁的刘红旗声音颤抖着说道:“这还用问,人哪有这个神力,一定是七郎神显灵,恨我们砸了他的庙,就拿柱子困死这个陈大力,还有那两个出事的女知青,一定也是七郎神给害的!”

  这时候,天上突然又是一个闪电,风立即大了起来。

  屋子里面陈大力变成的骷髅,

  也随着闪电猛地闪动了一下。

  刘廷皱了皱眉头说道:“刚才看那副对联,上面说什么白骨什么的,有什么具体含义么?”

  “有!”陈大力抢着回答道,“老祖宗传说,谁得罪了七郎神,七郎神就会哄骗那个人上山,然后一转眼就把他给吃了,只留下衣服和骨架,警告剩下的活人,不要和他作对!。。。就像这个陈大力一样。。。”

  “那两个女知青也被这个什么七郎神给吃了么?”

  董援朝刚想回答刘廷的问题,突然脸色变了,看着山下不远处,说道:“坏了,村民上来了。。。一定有人走漏了消息。”

  刘廷听到董援朝的话,也向山下方向望去,果然距离两三百米的地方,看到了十几个火把。

  张承邦在一旁小声对刘廷说道:“这帮村民不会袭击我们吧?”

  刘廷也感到有些紧张,没有说话。



  这时已经有速度快的村民到了庙门口,在那喊道:“村长!你是不是带外人进到七郎庙了?”

  董援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刘廷,说道:“有我在这,不会有事。”然后会喊道,“谁让你们上山的?”

  刘廷他们几个人到了庙门口,看到前面已经站了上百村民,都举着火把,冷冷的看着刘廷,有人已经跪了下来,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开始跪拜。

  领头一个村民说道:“村长,我们听说陈大力尸体变成白骨了,是不是?”

  董援朝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刘红旗却突然哭着喊道:“七郎神显灵了!陈大力,被他给吃了!”

  这下子村民一下子乱了起来,大部分人立即跪了下来,还有人恶狠狠盯着刘廷和张承邦,问道:“村长,这两个外人是谁?难道又是要来拆庙的么?”

  “要是再拆庙,我们就都活不成了!”

  “打死他们两个狗日的!”

  下面就有人要动手。

  刘廷和张承邦立即紧张起来。

  董援朝一看形势不好,立即往前走了几步,喊道:“胡闹!。。。我看谁敢动手?!。。。这两个同志是北京派来调查的同志,你们谁要是敢碰他们,我就给你们抓起来,送大牢里面去!”

  董援朝一喊,村民气焰立即下去了一些,双方仍然僵持着,



  刘廷感到自己手心冒汗,回头和张承邦互相看了一眼,

  下一步该怎么办?



  正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村民从山下跑了上来,一边声嘶力竭的喊道:“村长!不好了!不好了!田艺花又疯了!田艺花又疯了!”

  村民们一听到那个村民喊的话,立即都惊恐的回头看去。

  董援朝的脸色,也立即惨白的像是死人一样,嘴唇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刘廷有些不明就里,看着村长,小声问道:“田艺花是谁?”

  “她就是那两个女知青里,幸存的一个。。。”

  “她疯了为什么把村民吓成这个样子。。。”

  “她半年前和另一个女知青上山后,另一个女知青消失了,只有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回来,还疯了,我们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遇到七郎神了,另一个女知青被七郎神给吃了!。。。后来她病好了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问什么都不知道。。。这怎么突然又疯了?难道和我们发现陈大力的尸体有关?还是七郎神又。。。”董援朝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只是脸色一场难看的看了刘廷一眼。

  “又怎么了?”刘廷觉得这里面有事情,立即问道。

  董援朝咽了口吐沫,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而是说道:“。。。我们先回村再说。”

  这时候天空又是一个炸雷,四面阴风吹起,

  几个火把一下子被风吹灭了,

  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

  突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七郎神显灵了!。。。要吃人!”

  声音凄惨,

  村民立即慌乱起来,好多人转头就开始向山下跑去。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个装着陈大力骷髅的山洞,

  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张成帮说道:“这次要热闹了。”



  半个小时后,刘廷他们随着人群下了山,进到了村子里,

  虽然文化大革命结束,

  但村口在阴暗的光线下,仍能看到写满的革命标语,

  村里土路破旧,

  所有的村民几乎都站在一个院子的外面,

  一个年轻女人尖细的声音异常刺耳的传了过来。

  刘红旗在一旁说道:“真开始闹上了。。。”

  “那个田艺花?”张承邦问道。

  刘廷他们几个人加快了脚步,向那个院子走去。



  村民看到刘廷他们过来,就给让开了一条通道,

  有些村民满脸敌视的目光死盯着刘廷和张承邦,

  似乎恨不得要把他俩给吃了。

  刘廷感到四周众人传来的无形巨大压迫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院子里面。

  院子是碎砖和木板围成的,东角一个茅坑,旁边两个猪圈,散发出让人想吐的恶心气味,

  后面是一个三间屋的破砖房,没有玻璃,都是透明塑料布挡着窗口。

  这就是村子里女知青住的地方。。。

  村民没人敢进到院子里面,

  因为院子正中间正在发疯的田艺花。

  田艺花穿着破旧绿军装,带着军帽,扎着两条长辫子的年轻女知青正在跳忠字舞,胸前别了五六个毛主席像章,手里一边拿着个破毛巾,一边转圈,一边挥舞,

  同时嘴里还在唱着东方红。。。

  另一只手,

  抓着一只鸡!

  鸡在拼命咯咯咯叫着,

  场面有些搞笑,

  但刘廷发现围在外面的村民,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惊恐压抑。

  四周除了田艺花的歌声,

  居然没有一点响动。



  刘廷旁边的刘红旗看着那只鸡,声音颤抖着说道:“又要来了。。。”

  “来什么?”刘廷问道。

  刘红旗还没等说话,突然田艺花歌声唱到了结尾:“。。。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人民的解放。。。得解放!。。。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