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红旗和张大先听到了田艺花的喊声,立即滚地下跪倒便拜,

  然后又立即忙着起身,去给田艺花解绳子。

  绳子刚解开,田艺花转身上去啪啪打了张大先一个耳光,然后喊道:“你为何方小贼?竟敢唤我现身?。。。”

  张大先刚想解释,

  田艺花却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刘廷,眼睛仿佛放出光芒一样,把身上的绳子抖落下来,然后径直向刘廷走来,

  下面田艺花的口气,能不能不那么像算命的,能更瘆人点,找个精神病访谈看看





  然后站住了,一直死盯着刘廷,

  然后突然说道:“你是何人?自何处而来?”

  刘廷感到疑惑不解,同时心脏狂跳,

  刘廷说道:“我叫刘廷,从北京来的。。。”

  田艺花听到刘廷的话,似乎眼光闪烁了一下,沉默了很久,突然哈哈笑了起来,说道:“。。。你来晚了,你来晚了。。。有缘无份,可惜可惜!”

  “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可惜?你是说我和你有缘份么?”

  “天机不可泄漏,至于能不能搞清这前因后果,就看你的造化了。。。不过造化弄人,造化弄人。。。遇到时,来得太晚。。。不如永生不见。。。”

  刘廷听得莫名其妙,还想再问,田艺花突然转头问董援朝说道:“陈大力的尸骨,上次我指点给你。。。你可找到了么?”

  “找到了。。。找到了。”董援朝脸色发白,被田艺花看着,浑身似乎都在微微颤抖,“谢谢真神指引,谢谢真神指引。”

  刘廷听到这里,脑海中仿佛有闪电劈过,

  陈大力尸体事隔半年多被发现,难道竟然是这个疯子田艺花的指点?

  “虽然陈大力生前作恶多端,已经被我将肉身吸尽。但我仍然留他一副骸骨,你们可将骸骨取出,好生安葬。”

  “是。。。是。。。”董援朝脸上汗水都冒出来了,连忙擦了擦汗水,说道,“七郎大神,只有一件事情。。。还要七郎大神指教。”

  “说!”

  “就是我们虽然找到陈大力尸骨,但却打不开那到铁门,不知大神能不能告诉我们,如何才能移动哪个水泥柱子?”

  “那是我用神力封起来的,根本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做到的。。。我警告你们,如果谁再对我大不敬,这两个红卫兵尹明明和陈大力,就是他们的下场!记住了么?!”

  董援朝连忙惶恐的点头,一边不停地说道:“记住了,记住了。。。”

  “你们胆敢把我七郎神神庙改成坟地,实在是胆大包天!。。。我要索命!。。。很快你村子里,就会有血光之灾,满村腥风血雨,尸横遍野,你们自求多福吧。。。”

  董援朝他们几个听到了,立即脸色都变了,

  刘廷也吃了一惊,原来董援朝不是说改成什么气象所么?怎么又成坟地了?

  董援朝连忙惊慌的问道:“。。。还有血光之灾?。。。还有什么血光之灾?请大神您。。。”董援朝刚说到这里,

  却不料田艺花突然刚才神经兮兮的气势一下子消失了,脸上表情一下子瘫软下来,身子向旁边一倒,摔在了地上。

  几个人都愣住了,

  屋内立即一片压抑的寂静。

  然后张大先突然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立即跪下来,朝天磕头说道:“恭送七郎大神。。。”

  刘红旗也立即跪了下来跟着磕头,

  三跪九拜后,

  张大先才满头大汗站了起来,说道:“大仙离魂了。。。”

  刘红旗在一旁说道:“那他刚才说的血光之灾?会不会是真的?”

  董援朝没有回答刘红旗的问题,而是转头问刘廷道:“刘同志,你看这个怎么办?”

  刘廷想了想,说道:“今晚的事情,先不要外传,否则引起村民恐慌就不好了。。。你们总说的这个七郎神,有什么来历么?是杨家将里面的杨七郎?”

  董援朝在一旁说道:“正是杨七郎,历史传说潘仁美要陷害杨七郎时,要人拿箭射他,可杨七郎会一样神功,叫做瞅箭法,只要他用双眼看着,那些箭就会飞到一边去,射不到他的身上,潘仁美看了后大怒,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把杨七郎面颊上的人皮揭下来,盖在杨七郎眼睛上,这才把杨七郎射死。所以上面庙里面供奉的七郎神才面部只有骷髅肌肉,却没有肉皮双眼。。。”

  刘廷听到这里,一下子想起了庙里横躺在地上那个七郎神恐怖的脑袋。

  “不错。。。杨七郎冤屈太大,死后传说被玉皇大帝召入天庭,当了站殿将军,但心性已经变邪,位列十大邪神。。。传说这个地方就是七郎当年下凡斩马的地方,所以才建了那个庙,目的不是祈求平安,而是希望七郎不要骚扰。。。没想到那个苗被拆了后,引来了这些祸事。”

  “田艺花刚才提到的那个尹明明呢?她又是谁?”

  “尹明明是和田艺花一起来的女知青,半年前有一天,有人来告诉我田艺花和尹明明入夜后一直没有回来,我听了,就立即安排村民上山去找,结果找到第二天傍晚,才找到田艺花,躺在后山一个野山坡上,昏迷不醒。。。”

  “尹明明呢?”

  “尹明明一直没有找到。。。后来我们把田艺花扛回村里后,田艺花先是说胡话,说什么陈大力不要死,又说都是我杀的,又说尹明明变骷髅了,后来终于醒了,但却疯了,陈大力是在他们失踪前一个月失踪的,当时我们就找得毫无下落。。。”

  “没去庙里么?”

  “庙里?!谁敢去啊?那里闹鬼。”

  “闹什么鬼?刚才田艺花说那里被扒了后,被你们改成坟地了?”

  董援朝和刘红旗听到刘廷的话,互相看了一眼,董援朝才说:“扒坟地,是文化大革命刚开始闹的时候,一帮红卫兵小将干的,当时我们村子里有人去拦,还被他们活活打死了,说是封建残余。然后有红卫兵说什么狗屁邪神,都是封建糟粕,既然他这么邪,就把这地方改成坟地。”

  “然后呢?”

  “结果当天夜里,就有人在那地方被雷劈死了,大家就传是七郎神显灵,那年我们这里还发的水灾,还着了一场火,所以大家就更害怕了。。。后来有人说想重新把那个庙修好,但文化大革命,谁敢啊。”

  “那气象所怎么回事?”

  “气象所是一年前开始干的,这一片要建几个气象所,城里来人说那个平台地势高,正好适合探测,结果工程才干了几天,又有工人在下雨天被劈死了,加上以前的事情,就没有人再敢到那个地方去干活。”

  “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就找来这个张大先给他跳神,没想到还真有效果,跳了三四天吧,田艺花精神慢慢恢复正常了,直到前几天,没想到她突然又发疯,大半夜的在村子里光着屁股疯跑,逮到后我们给捆起来了,再找张大先,结果一跳,他就说陈大力尸体在山顶上庙里,所以我这才给你们打的电话。”

  “既然他前几天就发过疯,你们为什么不把她看好?”

  刘红旗在一旁摇了摇头说道:“看她?。。。她可是七郎附体,谁敢动她?就是你们刚才把他捆上了,都说不定。。。说不定。。。”

  刘廷听到这里,回头和张承邦对视了一眼,

  张承邦的脸色,也有些阴晴不定。



  当天夜里,董援朝给刘廷他们两个人安排到了村办公室去住。

  村办公室很简陋,两间瓦房,四面透风,

  刘廷睡不着觉,躺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问张承帮怎么看?

  张承邦说:“这些村民在搞鬼,那个田艺花我看也是装的,哪有他妈鬼上身,糊弄到我们身上了,弄不好,那个陈大力就是他们一起杀的。。。”

  刘廷听到这里,猛地一翻身坐了起来,说道:“你是说。。。田艺花是在装精神。。。”

  刘廷刚说到这里,突然住嘴了。。。

  张承邦感觉到了刘廷的异样,立即向刘廷方向看去,

  然后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外面突然起了一阵阴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