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这时候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董援朝得救了一样立即拿起了话筒,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电话挂断了。

  挂了电话后,董援朝站起了身来,对刘廷说道:“电话是县里打来的,我们常新山副县长是你父亲的老战友是么?”

  刘廷点了点头。

  “他听说你来这里了,要来看看你。。。现在马上就要到村口了,我们出去接一下吧。”

  然后村长又回头吩咐刘红旗几句,让刘红旗去准备点早饭,招待常县长。

  十五分钟后,刘廷他们在村口迎到了常县长,

  常县长微胖,很白,脸略有些肿,表情皮笑肉不笑,城府很深。

  刘廷小时候见过常新山,印象中常新山那时还挺和蔼,好接近,有亲切感,

  和现在重新获得的印象几乎完全相反。

  也许是一场文化大革命,让常新山先受到冲击,从北京下放东北偏僻的县城,然后又在当地成为主抓治安平反下放的实权人物,

  文革改变了常新山的人生,也让他变得完全陌生。

  常新山很客气热情的和刘廷寒暄了几句,几乎没有怎么理睬近乎谄媚的村长,然后就在刘红旗的带领下,到村办公室去吃早餐。

  刘廷简单介绍了到目前为止案件调查进展情况,常新山说:“陈大力虽然也是官员后代,但还从北京特意把你派来,我觉得就是小题大做,不过他的死法倒是很新鲜,那个水泥柱子怎么挪进去堵门的你们想出答案了么?”

  刘廷老实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

  常新山想了想,也说道:“我也想不出来。。。村子里人是不是说是什么鬼神弄得啊?”

  董援朝在旁边作陪,连忙摆手笑着说:“没有,常县长,我们村子没有人搞封建迷信。”

  “没有?”常县长冷笑一声,说道:“我还不知道你们?。。。”

  又转头对刘廷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虽然现在暂时还不知道凶手是怎么做到的,但一定不是什么七郎神干的,都是人做的,肯定有办法。。。包括他们之前这一片人传得什么把庙扒了改坟地,改气象站,一施工就辟死人,他们也说是闹鬼吧?”

  董援朝在一旁继续尴尬的笑。

  常县长仍然转头看着刘廷,说道:“那也是鬼扯,那就是因为那块地方地势高,容易遭雷劈。。。过一段时间,那个地方还要施工,要继续建气象站,这会先按个避雷针,我看还劈不劈死人?。。。封建迷信。。。搞了十年文化大革命,愣没给这帮人改造过来。。。”

  刘廷听了后,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还有陈大力他爸我也认识,不过是北京一个处长,你在这玩几天就算了,不用太认真,后续调查我让县里公安局接手,有什么结果我知会你一声,你给他家一个交代,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说到这里,常新山顺势拍了拍刘廷的后背,以示亲热。

  刘廷微笑了一下,

  心里却一下子明白过来,

  常新山刚才的话有些反常,

  似乎并不希望自己调查的过于深入。

  早先白宁曾经对自己说过,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和自己这个常叔叔也有关系,

  现在看来是真的,

  只是具体是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刘廷开始惦记白宁起来,

  她躲在树上顺利渡过一劫,现在已经平安混回村子里了么?

  自己什么时候?用什么借口才能甩开村里人的监视,和她沟通上呢?

  刘廷一阵烦躁。



  常新山吃完早饭,就坐吉普车回去了,

  刘廷再次要求去看田艺花的房间,

  董援朝坚持要陪刘廷同去,说要保护刘廷的安全,

  刘廷心里一阵反感,但知道甩不掉他,也就没有反对。



  几个人到了田艺花昨天拧鸡头发疯的院子,

  立即发现屋子的大门敞开着,

  刘廷心里暗叫不好,立即问董援朝这里除了田艺花还有谁住?

  董援朝说这里原来是废弃的院子,没有主,最开始村里安排给田艺花和失踪的尹明明一起住在这里,尹明明失踪后,就只剩田艺花一个人了。

  刘廷皱了皱眉头,立即往屋子里走去,

  刚进去就是个厨房,

  一股难闻恶臭的食物变质味道,

  再挑开一个破帘子,进到里屋,

  四周残破的墙壁,破纸糊住的窗口,

  昏暗的小屋,混浊的光线勉强射了进来,

  床上一床到处露棉花的破被,

  一股浓重的尿臊味道,

  一点年轻女人住所的感觉都没有,

  田艺花不在里面!

  刘廷感到一股怒火一下子升了起来:“你们就让知青住在这样的地方?!”

  董援朝脸色立即变了,还有些不耐烦。

  刘红旗在一旁说道:“。。。刘同志你不要激动,她毕竟不是疯了么?。。。”

  “那人呢?!”

  “可能又跑了?。。。”董援朝咽了口吐沫,转头对刘红旗不耐烦的命令道,“还不赶快叫人出去找!!!”

  刘红旗连忙点头答应了,转头跑出去了。

  刘廷阴冷的看了看董援朝,

  董援朝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刘廷走进了屋子,感到身后几乎已经变成土黑色的墙壁上,沾了不少东西,

  刘廷立即转身向后看去,

  原来是木炭在墙壁上直接画的图画,

  参考一下第一部写照片的描写,不要用强调主角感受的词,只写客观描写,让读者自己去害怕




  一个巨大的骷髅骨架画在炕边,躺着,几乎和真人一样大小,

  黑洞洞的眼睛朝向刘廷的方向,

  骷髅身上还穿着类似军装的衣服。。。

  头骨旁边,还有一顶军帽,

  刘廷他们几个看着墙上的骷髅骨架,

  都感到一阵强烈的压抑气氛,

  当夜深人静,四周一片漆黑时,

  田艺花睡觉的时候,就让旁边躺着这样一个东西么?

  真人一样大小的骨架,

  还是这个东西,有什么含意?



  刘廷感到一阵胸闷,努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到破被下面似乎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