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揭开了破被,

  原来下面的炕面上,也画了一个骨架,

  也是真人大小。。。



  刘廷回头和张承邦互相看了一眼,

  张承邦脸色也不太好。

  然后刘廷又去翻床上的破柜子,

  里面除了有几件几乎已经发霉的衣服以外,

  还有一摞黄纸化的图片,上面有七郎神,有人出血倒地,

  有山上的破庙,

  还有人变成骷髅,

  每一张的主角,

  都是一个扎着两个大辫子,

  一身军装的女知青,

  应该就是田艺花自己。

  内容似乎像连环画一样,

  大概讲的应该是七郎神把人吃掉,变成骷髅,

  而田艺花,就是七郎神附体后的化身。

  一旁的董援朝凑了过来,

  刘廷虽然心内有些反感,

  但仍然把画片递给他看。

  董援朝一边看着,一边说道:“听说这个田艺花以前在城里时学过画画,别说画得还真像。”

  “那两个真人一样大,日日夜夜陪着她的骷髅,画得也不错。”

  刘廷在一旁冷笑着说道。

  董援朝表情瞬间凝固了,然后说道:“看这个屋子,她肯定是被那个七郎神缠住了。。。”

  刘廷听到这里,刚想说话,突然表情凝固住了,

  因为刘廷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刘廷自己。



  照片是68年,刘廷二十五岁生日在照相馆照的。

  怎么田艺花的东西里,会有这个呢?



  刘廷正在迷惑不解的时候,

  刘红旗突然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了,一边大声喊:“村长!。。。出事了。。。出事了。。。”

  刘红旗满脸慌乱的表情。。。

  董援朝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慌什么?找到田艺花了?。。。她怎么了?又把衣服脱光了满地乱跑?!”

  “不。。。不是。。。不是田艺花。。。我们找到了一个死人。。。就在半山上。。。”

  “死人?谁死了?”

  “白。。。白宁。。。死在半山腰上。。。昨晚我们找到刘同志的那个地方。。。”

  刘廷他们几个人听到刘红旗的说话都愣住了,

  刘廷心脏一阵狂跳。



  二十分钟后,刘廷他们几个人到了白宁被杀的现场,

  刘廷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昨夜白宁躲避的大树,

  仍然立在原地,树叶茂盛,随着山风来回摇摆。

  大树后面树丛那里站着几个村民,在小声议论,

  刘廷他们拨开众人,看到白宁身上仍然穿着绿色的军服,

  身体冷冷的,

  静止在躺在那里,

  四周村民看到刘廷,立即都投来警惕敌视的目光,

  刘廷心里一阵烦躁,

  蹲下来看白宁,

  尸体旁边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上面带着血迹,

  白宁后脑破开了一个口子,前额也有血迹,

  地上,身上都是流出的鲜血,

  上衣、衬衣都被扒开了,露出里面的胸部,

  裤子也已经被褪到了脚踝位置,

  露出整个大腿和下体。



  刘廷摸了一下白宁的脖颈,

  仍然带着体温,

  应该死亡不久,

  刘廷想到刚才还鲜活着的白宁,转眼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心里一阵抽搐。



  刘廷伸出手去,想把白宁的上衣穿好,

  至少,应该让白宁死的有些尊严。。。

  但旁边人群立即一阵骚动,

  董援朝在旁边说道:“刘同志,你这样,不合适吧?”

  虽然是商量的说法,但口气有些强硬,

  刘廷想起来白宁死前,反复警告自己要小心村里人,包括这个董援朝村长,心里立即涌起一阵怒火,

  白宁,

  会不会就是死在村里这些人手里?

  他们实际上在找到自己的时候,

  已经发现树上的白宁了?!

  然后在自己离开后,

  因为某些理由。。。

  痛下杀手??!!

  刘廷没有理会董援朝,仍然把白宁的衣服整理好了,裤子也穿上了,然后把白宁死不瞑目的双眼,重新盖上,

  之后刘廷一下子站了起来,转头对董援朝说道:“你刚才什么意思?你不是怀疑我吧?”

  “抱歉,刘同志。”董援朝口气意外的也强硬起来,“这个白宁你认识么?”

  刘廷沉默着没有说话。

  “你来到我们这里后,据我所知,你应该不认识他,但我看刚才你的表情动作,却不像和她毫不相识。。。”

  “那又怎么样?”

  “而且她死亡的地点,就在凌晨我们找到你的地方。。。她的衣服裤子又都被脱掉了,所以你。。。”

  “当时你们找到我时,不四处搜过了么?要是我侮辱或者杀掉的白宁,为什么当时你们没有发现?”

  “那还不是我们当时还相信你,以为你不会做这种事,看到尼后,我们也没想到搜搜这附近的树林。。。”

  “你这么说,就是现在觉得我有问题,不可信了!?。。。”

  董援朝冷笑了一声,说道:“刘同志,我觉得你也不简单,田艺花那些疯画里,还夹杂着你的照片。。。你和这些女知青的关系,恐怕你应该好好解释一下。。。”

  刘廷听到董援朝这句疑问,一时语塞。。。

  那张照片的来由,

  刘廷也并不知道答案。。。

  董援朝见刘廷并不说话,冷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现在情况这么复杂,我们两方也说不清楚。。。这样吧,一会下山的时候,我们把所有情况向常县长汇报一下,然后看常县长是怎么说。。。”

  刘廷把自己的拳头,一下子握紧了,

  这时,董援朝身后一个50多岁的女人突然尖声喊道:“村长,你和这个北京来的客气什么?他来了后,就闯庙惊动七郎神,结果你看怎么样,七郎神报复我们来了,七郎神报复我们来了!!!。。。那个田艺花疯了!现在白宁也死了!我看下一个要死的,就会是我们村里人!这些什么知情,什么同志,全都是灾星!灾星!”

  董援朝听着满脸不耐烦,回头对刘红旗喊道:“刘红旗!管管你家老娘们!别他妈当着外人面瞎白话,传出去丢不丢咱们村的脸?!”

  刘红旗立即拉住那个女人,一边高声呵斥让他住嘴,一边往山下拉。



  现场渐渐安静下来,

  刘廷和董援朝两边都不说话,

  白宁的尸体,仍然躺在一边。

  旁边的村民都充满敌意,

  有人手上拿着家伙,

  气氛有些紧张,

  张承邦有些承受不住压力,

  手不自觉地向皮带上的枪套摸去,

  所有人立即眼睛都睁圆了,

  刘廷连忙回手按住了张承邦,

  但没有说话,

  董援朝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刘同志,我的建议,你看怎么样?”

  “田艺花找到了么?”

  董援朝并不答话。

  “你要做什么事随你,”刘廷冷冷的说道,“但除非你们把我赶出去,或者把我抓起来,要不然,你休想阻止我继续查这个案子。。。还有,我希望你们立即找到田艺花的下落,而且有任何田艺花的下落,必须要第一时间立即通知我,听清楚了么?!”

  董援朝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刘廷沉默了几秒钟,转头对张承邦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从董援朝身边走了过去,离开了现场。

  刘廷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回头说道:“村长。。。希望你能通知白宁的家属,然后把遗体送回白宁老家好好安葬。。。她生前我确实和她谈过话,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希望。。。永远离开这里。。。”

  刘廷说到这句时,感到心内一阵酸楚。



  刘廷和张承邦走远后,张承邦问刘廷下面去做什么?

  刘廷指了指山上,说道:“我们到庙里去看看。”

  “庙里?”张承邦惊讶地问道,“你是说。。。田艺花可能在那里?”

  “她不是一直七郎神附身么?去哪里也不稀奇。。。”

  “你说她发疯到底是真是假?”

  “现在不要急着下结论,再看看再说。。。”

  “那个白宁,你说会是谁杀死的?”

  “也许是哪个村民,也可能是田艺花。。。”

  “她?她为什么要杀掉白宁?”

  “现在还不清楚,但田艺花现在也失踪了,如果那些村民真的杀了白宁,很可能是要防止白宁告诉我们什么不利于他们的事情,所以才灭口。。。白宁知道的秘密,田艺花也可能知道,所以村民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杀掉田艺花。。。而且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白宁根本就是田艺花杀掉的。。。”

  “她杀的白宁?为什么?因为她自称七郎转世,还有那个画着骷髅的房间么?”

  “这是一部分原因。。。还有三个原因,一个是白宁刚刚被杀,田艺花就同一时间消失了。。。一个是田艺花准确地说出了陈大力尸体的位置。。。还有一个是那个失踪的尹明明最后是和田艺花在一起然后出事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那两个人都是田艺花给杀掉了。。。田艺花能杀掉那两个知青,那也很可能会要杀掉第三个知青白宁。。。”

  “她为什么要杀掉自己的同伴?”

  “有可能是田艺花真的疯了,也可能是这些知青之间,或者知青和村子里村民之间,有某些我们还不知道的隐情,触动了田艺花的杀机。。。不过田艺花是凶手的可能性,我暂时认为比村民是凶手的可能性更大。。。不论是哪个情况,现在我们当务之急,都是把田艺花找出来。。。”

  张承邦点了点头,犹豫了几秒钟后,突然问道:“。。。刘廷。。。你。。。”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你在来这之前,真的不认识田艺花么?”

  “当然。。。”刘廷立即答道,然后刘廷眉头皱起来了,问道,“怎么?你看了那张照片也怀疑我?”

  张承邦犹豫了一下,说道:“。。。当然不是。。。只是问问。。。”

  刘廷知道张承邦有所保留,心里一阵不痛快。



  十五分钟后,刘廷和张承邦重新回到了破庙那边,

  四周景物没有任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