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红旗这个问题,刘廷确实不只答案。

  就在昨天,

  刘廷还亲眼看到田艺花鲜活无比。。。

  刘红旗说道:“七郎神显灵,已经杀掉三个人了,你还要乱说乱做,小心很快就有报应!。。。”

  刘红旗说到这里,又转头对张承邦说道:“刚才刘同志不是说脚印是凶手模仿田艺花留下的么?张同志,请你立即看看田艺花脚上穿的鞋子在不在里面?如果鞋子也在的话,看看上面是不是有周围一样的泥土,这样立即就知道脚印到底是不是田艺花亲自留下的了!”

  张承邦听了,犹豫了一下,小心地放回腿骨,

  然后俯身在泥土里翻了翻,

  果然翻出了一双鞋子,

  刘红旗立即喊道:“脚印一定就是这鞋子留下的,脚印全都田艺花留下的,不可能有什么凶手!杀掉田艺花的人,只能是七郎神!”

  “那如果凶手也准备了一双和田艺花一样的鞋子呢?杀掉田艺花埋起来,再用自己的鞋子留下脚印迷惑我们?”

  刘红旗听到刘廷的话,一时语塞,然后立即愤怒得问道:“如果有凶手的话,还能是谁?!我看一定是你,刘同志,一定是你!”

  “你说我是凶手,有什么证据?”

  刘红旗涨得脸色通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刘廷的问题。

  一旁的张承邦却说道:“我也觉得你有嫌疑,如果凶手不是你的话,为什么你半夜能摸到这里,还能找出尸体?!”

  刘廷嘴唇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自己能找到这里来,全都是那个奇怪的梦里,田艺花引导自己过来的,

  难道对他们实话实说?

  他们不是以为自己也疯了,就是更加怀疑自己!

  张承邦看到刘廷不再说话,立即有些得意的冷哼道:“回答不上来我的问题么?。。。更让我怀疑的是,你为什么这次上山来,却不叫我一起,把我甩开,这不是心里有鬼,又是什么!?”

  刘红旗见张承邦连番指责似乎已经让刘廷处于下风,立即上前一步喊道:“和他废什么话,先把他抓起来再说!”

  几个村民听到了,立即就要上来动手。

  刘廷立即下意识的去摸腰下的五四式手枪,

  董援朝看到了,立即脸色变了,急忙喊道:“你们给我站住!他有枪!”

  刘红旗他们几个也立即脸色变了,

  站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正这个时候,刘廷突然发现刘红旗眼光闪烁了一下,

  坏了!

  后面有人!

  刘廷心里一凉,刚想回头,

  却立即感到后脑一阵剧痛,

  脚下踉跄不稳,突然向前面倒去,同时刘廷听到张承邦在自己身后得意的笑声,

  刘廷感到眼前景物一阵晃动,渐渐模糊,

  又一道闪电划过,

  坑中田艺花的骷髅双眼瞬间被照亮了,

  似乎在看着自己,

  同时嘴角微张,

  带着诡异的笑。。。




  一下这段逻辑和达到的效果要重新安排一下

  刘廷模模糊糊的,仿佛突然看到了田艺花站在自己前面,

  还在那片空地上,

  刘廷四周看了看,除了自己和田艺花,没有别的人。。。

  刘廷问道:“你怎么又活了?”

  “为了给你点提示。。。”

  “什么提示?”

  “告诉你,真正的凶手是谁。。。”

  田艺花一边说着,突然身上的皮肉都开始慢慢流动起来,

  就好像突然变成了粘稠的液体,

  眼睛也开始融化起来,

  慢慢的,从眼眶中流淌出来,

  发出粘粘的那种声音,

  先是皮肤渐渐融化,露出皮肤下,血红色的肌肉轮廓,

  然后肌肉也开始渐渐分解,

  慢慢消失,

  露出骷髅的轮廓,

  田艺花的牙齿全部露了出来,

  显得病态的洁白整齐。

  “告诉你。。。谁才是案子,真正的凶手。。。”

  “是谁?!”

  “他就在这里。。。”

  “是七郎神?”

  “不。。。哪有什么七郎神。。。那都是障眼法,是骗人的!”

  “那是谁?”

  “你再想想。。。”

  刘廷又看了看四周,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除了自己和田艺花。

  难道是。。。

  “是我?!我杀的你?”

  田艺花已经溶化渐渐露出头骨的脸慢慢融化了,

  一边说道:“不。。。不是你。。。虽然你和我们有关系。。。但那个凶手,不是你。。。”

  “。。。那。。。是你自己?”

  田艺花听到刘廷这句话,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某种程度上,就是我自己。。。但答案和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你要突破你的思维定势,不要被自己局限住了。。。才能找到整个事情,最后的答案。。。或者说,凶手就在这里。。。但那个人杀的不是我。。。我的死亡。。。没有凶手。。。”

  “你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尸体上面泥土的脚印,是你自己留下的么?还是有其他人留下的?!你回答我!”

  “当然都是我自己的脚印。。。”田艺花说到这里,慢慢的自己躺进了那个空洞里,一边仍然说着:“但他们几个人的死亡,有凶手!有凶手!有凶手!!!”

  然后上面的泥土自己填平了,

  “你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回答我!田艺花!”

  “凶手!凶手!凶手!凶手!!!”

  以上这段逻辑和要达到的效果重新安排一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刘廷慢慢醒了过来,

  四周光线昏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