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屋子里弥漫着浓重的土烟气味,

  刘廷脑袋昏昏沉沉的,

  努力辨认四周景象,

  身旁坐着几个人,

  虎视眈眈盯着自己,

  都是村里面的村民,

  董援朝张承邦他们全都不在。

  有村民看到刘廷醒了,立即吼道:“不准动!”

  刘廷看到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铁棍。。。

  刘廷勉强坐了起来,

  后脑仍然传来剧痛,

  刘廷摸了一下腰带,

  配枪也被人拿走了。

  屋子是村子的办公室。

  这时候,突然房门被推开了,

  董援朝当先走了进来,

  看了刘廷一眼,然后立即回身带着笑脸说到:“县长,他醒了。”

  后面跟着的人是常县长,

  进来后直接走到了刘廷旁边,

  做出紧张的表情问道:“怎么样刘廷?伤的严重么?”

  刘廷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常县长回头看一下四周,突然喊道:“董援朝,你弄这么多人在屋子干什么?在看犯人么?!胡闹!让他们都给我滚蛋!”

  董援朝有些犹豫,

  常县长皱着眉头四处看了看,说道:“怎么还不出去?。。。你也给我出去,我要单独和她谈一谈。。。”

  “可是。。。这个县长安全。。。”

  常县长摆了摆手,

  董援朝才带着其他人都撤出去了,董援朝回身把门关好。

  常县长看着刘廷,然后叹了口气,突然苦笑一声说道:“你到了我的地盘上,才两天功夫,就闹到这个份上。。。这回头我再看到你父亲,可怎么交待。。。”

  刘廷冷哼了一声,说道:“他们把我当成杀人犯了。”

  “我听老董说大概的情况了,我已经批评了他,你杀人?。。。这绝对不可能么,你来这里之前,认识他们这几个知情么?”

  刘廷摇了摇头。

  “我就说么,连人士都不认识,那是什么杀人动机?扯淡!”

  常县长说到这里,突然叹了口气,又说道:“我虽然是县长,但遇到事情也要有个交待,你知道你这个事情麻烦在哪么?”

  “在什么地方?”

  “麻烦就在,他们在那个什么疯子田艺花的东西里面,居然找出了你的照片。。。我看啊,可能是有什么人故意不想你继续调查,才弄这么一出陷害你。。。但现在。。。虽然我相信你,但却很难和那帮村里的大老粗说清楚。。。我虽然是他们的父母官,但也不好就靠命令强压,你明白我的苦处吧?”

  刘廷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一下,

  但刘廷回想到白宁死前对自己曾经说过,这个案子和自己也有关系,难道那张照片,真的只是有人栽赃给自己那么简单么?

  不对,刘廷的直觉告诉自己,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照片一定是真的在田艺花手上,

  只是这里面,到底关系着自己什么事呢?

  常县长见刘廷一直保持着沉默,就又继续说道:“这个案子,真正的关键不是能不能查得清。。。而是怎么安抚好地方,不让大家刚结束个文革,又乱起来,这才是大局。。。其实死个把人算什么?当然这话不能对外说,可你说,文革死多少人?。。。对不对?。。。那天不死人?。。。就这帮知情,就那个陈大力,当年当红小兵的时候,狠着呢,斗了多少人?。。。我他妈认识他爸,他爸都被他踹断过肋骨。。。你说要有多少人恨他?。。。这个很难讲的。。。你又何必为他们几个搭上自己前途呢?”

  刘廷继续沉默着,看着常县长。

  “现在真正的大局,不是查清这个案子,而是案子和那个什么七郎神搅合在一起。。。七郎神是他妈扯淡的事,封建迷信,文革革了多少年?十年吧?。。。我跟你说,没用。。。山沟里这帮土包子,还他妈信那个东西。。。庙扒了他们更来劲,你管不了。。。现在没别的办法,唯一一条路,就是赶快把你摘干净,然后给村里人一个交代,要不这些村民闹起来,我们全县那点公安口的人全上也压不下来。。。现在人都野了,十年文革,都他妈又狠又不怕玩命,文革刚结束,要保证地方秩序,不出大事,这条最重要!。。。”

  常县长说完这些话,摸出烟来,递给刘廷一根,

  是中华烟,

  常县长说:“尝尝这个烟,北京朋友给我带来的,外面买不到。。。”

  刘廷接过了一根,点着了,然后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常县长点了点烟灰,停顿了几秒钟后,说道:“首先你要回避,一会你就和我走,离开这里,你一走,就不会再有麻烦。。。”

  “我要是不走呢?”

  “不走?”常县长听到刘廷的话,眼光闪烁了一下,然后说道,“那我也不能走,否则我怕你会有生命危险。”

  “会有这么严重么?”

  “你是城市路数,不了解农村这些事,我劝你还是听我的。。。”

  “那案子呢?”

  “案子好办,我在县里分管治安口,明天我就让县公安局派人下来接管,你回京后,就说是普通杀人案,没有什么特殊疑点和政治背景,我刚才和董援朝商量过了,先找个葫芦吊,把山顶庙里挡住陈大力尸体的那个水泥柱子弄出来,尸体运回北京给他爸处理。。。陈大力他爸不过是屁大的官,命好在他妈北京,还要跟他交代一下。。。”

  “怎么交代?现在连凶手影子都没摸着?”

  “这个好办,白宁和陈大力死亡的帐,统统算在田艺花身上。。。”

  “什么!?”刘廷惊讶地说道,“田艺花现在也死了,你们怎么解释?”

  “看到田艺花尸体的人,就那么几个,让他们都闭嘴,董援朝和刘红旗好说,张承邦那个人政治觉悟高,懂得以大局为重,我已经和他谈过了,也没有问题,其他几个村民,每个人给额外弄十斤粮票,保证他们嘴比上了锁还严。。。”

  “那我呢?”

  “你?”常县长看了刘廷一眼,嘿嘿笑了两声说道,“你不会在这种大是大非问题上,不顾全大局吧?。。。只要这些相关的人都不出去乱说,谁知道田艺花已经死了,我们就说案子破了,田艺花连杀三人后畏罪潜逃,现在仍在拘捕当中,过个半年,把田艺花那个骷髅架子往外一扔,就说死在深山里已经烂透了,这个案子就完了。”

  “那真正的凶手怎么办?”

  “我们来个外紧内松,调查抓人的事秘密进行,不会就这么便宜了真凶。。。退一万步说,就算凶手真又出来犯案了,我们就先封锁消息,封不了消息就隔离办案,反正不让几个案子联系到一起就完了。。。”

  “这么简单?未免太儿戏了吧?”

  常县长听了,忍不住噗哧笑了一下,说道:“文革时候多少大案,里面都连着扣呢,要不这么处理,还不都得查到中南海去。。。这一套你常叔我轻车熟路,你就不用操这份心了,好不好?!”

  刘廷看着常县长,沉默了下来,然后突然问道:“能不能把田艺花他们的档案给我看看?”

  常县长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刘听的问题。

  “你这么做,算不算是草菅人命?”

  常县长犹豫了一会后,冷笑了一声,说道:“。。。这是对你负责。。。”



  十五分钟后,刘廷上了常县长的北京吉普,

  常县长没有上车,而是站在外面和董援朝说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