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具体内容刘廷听不到,

  但董援朝一直带着献媚的夸张笑容,

  常县长脸上表情则一会轻松,一会阴郁。



  刘廷心里带着怒火。



  到县城后,刘廷当夜住到了招待所里,

  招待所外面,有一辆警车把守。



  第二天一早,常县长就来找刘廷,

  却发现刘廷高烧不退,卧床不起。

  常县长随从有人小声议论说刘廷是查了不该查的,

  恐怕招了不干净的东西,

  刘廷自己心里清楚,这是急火攻心。

  自己从未有这么窝囊过!

  这件事情,决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常县长原来的计划,是一早就把刘廷送上火车,

  但现在刘廷病了,

  只好耐着性子,给刘廷送到县医院。



  连续三天,刘廷都感到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

  似乎一直在做梦,

  先是田艺花,

  然后是陈大力,

  之后是白宁,

  祈求刘廷把自己带走,

  然后脱衣服,

  一直在哭,

  然后白宁不见了,

  突然另一个女人出现了,

  好熟悉的身影,

  但看不清脸,

  “你是谁?”刘廷问她,

  “尹明明。”那个女人回答道。

  刘廷感到自己情绪异常的激动,问道:“我们认识么?”

  尹明明保持沉默,

  “你为什么现在出现?”

  尹明明保持沉默,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有冤屈,”

  “你是这一切的源头?”

  “你会不会放弃这个案子?”

  “不会!”

  “你会不会替我们报仇?”

  “不会。。。不过我会查明这个案子的真相。。。”

  “只是查明真相不够,刘廷。。。我只能靠你。。。”

  “为什么只能靠我?”

  “因为我唯一能相信的男人,就只有你。。。”

  “我们认识么?你和我有什么渊源?”

  “。。。记住!我唯一能相信的男人,就只有你!刘廷!”



  梦醒后,刘廷心里有一种可怕的失落感,

  一种极为不安的感觉。。。

  仿佛失去了什么最宝贵的东西。

  四处弥漫着福尔马林味道,

  墙壁发黄,病床和桌椅破旧,

  但是个单人病房,

  病房门开着,

  外面黑暗的走廊里,坐着一个穿白色制服的警察,

  手里拿着一张报纸,

  刘廷看到他,

  那个人也警惕的看着刘廷。



  刘廷心里一阵反感,

  这人,就和招待所下面哪天的警车一样,

  名义上肯定是为了保护刘廷的安全的,

  但实际上,

  应该是常县长派来看管监视自己的,

  防止自己给整个案子了结,带来什么意外。



  住院第四天,

  刘廷下午醒来时,发现旁边放了一张报纸,

  刘廷无聊的拿起报纸,随手翻了一下,

  突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因为报纸上面,有人做了手脚,

  留给了刘廷一段信息。

  报纸是人民日报,

  其中副版一个新闻的标题是:《黑龙江大屯乡白凤县爆发泥石流》,

  在“大屯乡白”四个字上,有人用铅笔划了一条线。

  刘廷呼吸急促起来,

  一下子坐了起来,

  自己精神好多了,

  同时刘廷习惯的向门外那个警察看去,

  仍然拿着报纸,警惕的看着刘廷,

  刘廷把报纸放到了一边,

  走下了床,

  走到门口,

  那个人四十多岁,

  皮肤很黑,

  脸上有很多皱纹,

  面无表情。

  “这几天有人来看过我么?”

  对方摇了摇头。

  “我床头的报纸是谁的?”

  “不知道。”

  “你的?”

  那个人皱了皱眉头,再次摇头。

  “。。。谢谢。。。”

  对方保持沉默。

  “你有烟么?”

  “有。。。”

  对方掏出了一个瘪瘪瞎瞎的烟盒,拿出一支烟来,递给刘廷。

  刘廷点着了抽了一口,又问:“你当警察多少年了?”

  “二十年。”

  “我干了十三年。。。有时候我会思考一个问题。。。特别是文革开始的时候,还有最近文革刚刚结束这段时间,经常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说,我们算是主持正义的么?”

  那个人听了后,只是默默地抽了口烟,没有说话。



  三天后,刘廷回到了北京,回家简单看了一下,就立即购买了去黑龙江的车票,再次出发。



  又过了两天,刘听到达了大屯乡,

  然后动用自己的身份,很快查到了白宁父母的住址,

  大屯乡县城胜利路42-2号,



  刘廷找了辆破三轮车,载着自己向那个地址前进,

  街上一片雾气蒙蒙,

  还有股煤灰的呛人味道,

  拉三轮的司机解释说是第三发电厂新燃煤机组开动了,

  县里还要马上建一个新发电厂,

  刘廷要去的那个地址也是发电厂职工家属区,

  还羡慕得说发电厂效益好,

  又是国营单位,

  那里小伙姑娘找对象都好找。

  沿路都是红色的砖墙,

  上面仍然画者各式各样的毛主席语录,

  围墙上面的大喇叭,先开始放进行曲,然后开始广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早间新闻联播节目。



  到了地方,白宁父母住的是典型的四层单位宿舍筒子楼,

  筒子楼单元门外面挂着黑纱,

  看不到人,

  一个外面老太太看到刘廷,过来警惕的询问刘廷是干什么的?

  刘廷询问白宁父母在不在,

  那个老太太立即表情释然了,

  然后说:“你是来参加白宁葬礼的吧?你来晚了,人都走了,大部队都去火葬场了。”

  刘廷立即感到一阵心痛。

  “白宁今天出殡?”

  老太太点了点头,然后满脸痛苦的表情说道:“在知青点马上就要返城了,死了,那个姑娘,水灵灵的,可惜了。。。白宁父母就这一个独苗,真是作孽啊。。。”

  刘廷又是一阵心痛,



  11点多的时候,

  挂着黑纱和遗像的大解放回来了,拉着一些工厂工人。

  驾驶室坐了三个人,

  一个司机,

  另外两个人一男一女都大约50多岁,穿着中山装,

  有一股知识分子气质,和工人有些不同,

  那两个人就是白宁的父母。



  十五分钟后,刘廷坐到了白宁父母的对面,介绍自己说道:“我是白宁的朋友。”

  白宁的父亲有些疑惑,问道:“我没见过你。。。你不是本地人?”

  “对。”

  “你和白宁怎么认识的?”

  “在马头村认识的,事实上,她死前,遇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我。。。”

  白宁的父母听到这一句,立即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双方沉默了几秒钟后,白宁父亲用沉重的声音说道:“那你到这里来,不光是为了吊唁白宁的吧?”

  “。。。对。。。我想查清楚白宁死亡的真正原因?”

  白宁的父母互相看了一眼,

  两个人都显得异常憔悴,

  白宁父亲说道:“我只听说凶手是一个叫田艺花的知青,现在还在逃。。。”

  刘廷听到田艺花的名字,脸孔微微抽搐了几下,说道:“我来这里,想了解更多的情况,更多关于白宁的情况。。。”

  白宁父亲立即眼睛一亮,问道:“案子还有隐情?”

  “那要取决于你们能不能给我更多信息。”

  “。。。好吧。”白宁父亲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你有什么要问的。。。”

  “您知道白宁是什么时候认识田艺花的么?”

  “我不知道。。。我和白宁她妈都从来没听说过田艺花这个人。”

  “那你有没有白宁的书信,或者照片之类的东西?”

  “这个有。。。”白宁母亲说到这里,站起身来去另一个屋子去拿。

  屋子是典型的筒子楼宿舍,共用的厕所和厨房,

  里外两个卧室,

  墙壁上面糊满了报纸,

  一个破旧的挂钟,一面墙上,挂着毛主席画像,还有几个奖状。

  刘廷指着奖状说道:“白宁小时候学习很好?”

  “她是个聪明孩子,只是有我们这些老师家里孩子的通病,就是有些娇惯。。。文革刚开始的时候,她刚15岁吧,正是反叛的年龄,我和她妈成分都不好,一个是富农,一个是国民党军官家属,因此成了批斗对象。。。其实这也没什么,反正隔个几年搞运动我们就都挨斗,习惯了。。。可这次不一样,白宁成了红小将,还是造反派的头,领着一帮他们红卫兵就闯进来了,拿着皮带抽我,说要和我划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