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说到这里,白宁父亲把衬衣轻轻拉开一个衣角,给刘廷看锁骨下面的伤疤。

  “她成了造反派头头后,和另一个叫郑革命的小青年,领着人上街和另一派红卫兵武斗,然后又进京见毛主席,又全国各地去串连,但最后还是因为我和她妈的身份,被人斗倒了,打成了反革命派,被人打了一顿送回了家里。。。”

  这时候白宁母亲已经把相册拿过来了,厚花边纸壳包着的黑白相集,

  刘廷认真地接了过来,翻开了第一页,

  都是白宁小时候的照片,眼神天真无邪,笑容活泼灿烂。

  白宁母亲也看了一眼,立即眼泪就流出来了。

  刘廷也觉得胸口发堵。

  白宁父亲叹了口气,说道:“白宁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伤其实早好了,但就那么呆呆傻傻的看着天棚,整天那么看着,也不说话。。。我知道她心里更难受,其实她是受我们牵连,从小矮人一头,这次是想翻身,可是事以愿违,最后还是没能摆脱这个命运。。。然后突然有一天,后半夜的时候,我和她妈正在床上睡觉,突然白宁那边就传来哭声,




  白宁再变态点




  我和她妈都吓坏了,都担心她从此疯掉,就立即往她的屋子过来。。。结果白宁突然从床上起来了,扑通一声就给我和她妈跪下了,说她想明白了,之前那么对我们,用皮带打我们,不认我们生身父母,是她的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人,她发现,只有我们两个。”

  刘廷再往后翻相册时,后面都是白宁当红卫兵时的照片,神气活现,意气风发,

  刘廷想起来自己搂住白宁时,那温润的女性气息,那种活力,那种有些熏人的温度,

  都不会再有了,

  刘廷心里立即产生一股极度的失落感,

  忍不住叹了口气。

  “后来其实白宁又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什么机会?”

  “就是那个郑革命,他们一派红卫兵另一个头头,那小子喜欢白宁,郑革命他爸是省里的领导,当时红小将的出路基本九两条,一个就是上山下乡,一个就是参军。。。郑革命当然是去参军,他走前到我家来,说只要白宁答应将来嫁给他,他就想办法给我俩改成分,然后让白宁也去参军。。。”

  “白宁答应了么?”

  白宁父亲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叹了口气说道:“答应了。”

  “她喜欢那个郑革命?”

  “不喜欢。。。那个小子长得丑,精神也不怎么正常,有点疯,爱打架,下手狠,白宁和他一派时,他。。。曾经强奸过白宁。。。”

  “什么!?”刘廷眼角一跳。

  刘廷想起来白宁对自己说,只要能离开马头村,宁可牺牲自己的肉体,

  那么在白宁眼中,自己是不是也是和那个郑革命一样的工具呢?

  一个可以牺牲自己色相,改变命运的工具?

  还有白宁要离开马头村,会不会是村里有人。。。



  这时候,白宁父亲继续说道:“白宁被强奸后,到县里革委会去告,结果被反咬了一口,说白宁成份不好,诬蔑无产阶级群众,搅乱革命队伍,这就是白宁后来被斗倒的直接原因。。。”

  “那白宁还答应他的追求?”

  “。。。她是为了我和她妈。。。白宁说,自己已经这样了,如果只是嫁给郑革命,就能让我和他妈从此不再被人带着大帽子批斗,她觉得值。。。她认了。。。”

  “可是白宁后来还是当了知青,并没有嫁人,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那个郑革命,在参军前,被仇家造反派逮到了,砍了几刀,又扔到后面树林几天,差点没死掉,好在被人就回来了,但从此两条腿都断了,成了残疾,还丧失了那方面的功能,所以婚事就告吹了。”

  “所以后来白宁还是上山下乡,当了知青?”

  “对。。。”

  “她对你提到过当知青的情况么?”

  “提到过,她文化不高,但有时候还是会写信给家里。”

  “信里都说些什么?”

  “都是一些好事情,什么丰收了,风景好,村民好,自己身体健康之类的。。。但我们知道,农村生活,只会比我们这里更差更艰苦,她又无亲无靠,怎么可能过的开心?。。。她信里报喜不报忧,只是怕我们担心罢了。。。”

  “白宁死前曾经对我说过,她想离开那个村子,说那个村子有问题。。。你们听说过么?”

  刘廷话音一落,白宁父母立即惊讶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摇了摇头,

  白宁父亲问道:“她是在那里,出了什么事情么?”

  “我也在查。。。除了白宁外,还失踪了两个知青,其中包括那个田艺花,死了两个知青,其中一个就是白宁,所以我觉得。。。”

  刘廷刚说到这里,突然看到相册里一张照片,

  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你们见过田艺花的照片么?”

  “没有?!”白宁父母也察觉刘廷神色有异,连忙回答道。

  刘廷指着其中一张红卫兵在天安门的照片合照,说道:“这个女知青,就是田艺花。。。”

  白宁父母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白宁父亲说道:“这个女孩好像是姓田,但我记得不叫你说的那个名字,”

  “叫什么?”

  白宁父亲摇了摇头:“。。。对不起,时间太长,我。。。”

  刘廷沉默了几秒:“她和白宁互相熟悉么?”

  “熟悉。”

  “关系怎么样?”

  “好像还不错。。。”

  “那你知道田艺花还有没有家人朋友?”

  “家人我不知道。。。朋友。。。也许你可以去问问那个郑革命。。。”

  “郑革命?他现在在哪?还活着么?”

  白宁父亲听到刘廷的问题,犹豫了一下,脸上表情有些痛苦,

  然后说道:“。。。在县里的第三疗养院。。。”

  “那是什么地方?”

  “我只知道他在那里,没去过。”

  “。。。谢谢。。。这张合照能给我么?”

  白宁父亲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刘廷在相关县里办事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县第三疗养院。

  第三疗养院坐落在县城东面山坡上,

  四周绿树环抱,空气极好,

  只是山上薄雾弥漫,潮湿阴冷,显得有些寂寞萧索。

  疗养院大门破旧,

  牌子也有些斑驳,

  刘廷来到接待室后,简单说明了来意,又拿出了表明自己身份的介绍信,

  刘廷提出要见一见郑革命:“是为了一件上级交待下来的特殊任务,希望你们帮助保密,并给与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