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接待人员说自己做不了主,必须请求院长的指示,然后就出去了。

  旁边的女接待员三十多岁,瞟了刘廷一眼,没话找话的说道:“郑革命的父亲已经去死了,老爷子死了,郑革命能留在这里已经不错了,要是头几年还有人保他,现在。。。你别说要询问她,就是把他抓起来,也问题不大。”

  “你不喜欢郑革命?”

  女接待员冷笑了一声,嘴角一挑说道,“。。。现世报。。。这里关的都是不正常的高干和家属。”

  “疯人院?”

  “哈。。。患者特的疗养院。。。”

  “郑革命也是疯子?。。。”

  女接待员还要说话,

  那个医生推门进来了,说道:“当着外人面,不要胡说八道。”

  女接待员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转身走开了。

  医生说:“院长批准了,你随我来吧。”



  两个人穿过昏黄的走廊,

  走廊两边挂着毛主席、列宁、斯大林、马克思的画像,

  在各个角度看着刘廷,

  两边房间大部分大门紧闭,

  浓重刺鼻的福尔马林味道。

  有些房间门敞开着,里面一张铁床,一扇镶着铁栏杆的破木窗,

  昏暗,破旧。

  上了楼梯后,

  医生一转角,掏出沉重的一大串钥匙,说道:“就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尽头传来杀猪般的惨叫声,

  连续不断,

  然后突然安静了下来,

  刘廷看到走廊里昏黄的白滋灯泡突然一齐好像变暗了一些,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走廊里,和刚才对比,安静得有些过分,

  刘廷问道:“什么声音?”

  医生满不在乎的说道:“在给病人做电疗。。。用条件反射的方法,让他们保持镇静。”

  然后就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刘廷立即闻到一股尿骚味,

  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头发蓬乱,脸色蜡黄,穿着肮脏的病人服,双手被手铐反铐在床头的病人,躺在床上。

  这个人,就是郑革命。

  郑革命好像突然被惊醒的,要被杀了吃肉的畜牲一样,眼睛神经质的睁得奇大无比,惊恐的看着刘廷和医生,同时身子奋力的向后躲去,

  下身一动不动。

  郑革命的脸上有刀疤,细长的三角眼仍然泛着凶光,

  一见到刘廷,郑革命立即高喊道:“你是谁?!是不是造反派的人?!。。。”

  医生立即怒吼道:“安静!要不然给你上电疗!”

  郑革命继续高喊:“老子是革命家属!。。。你。。。你不要过来!。。。”

  郑革命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恐惧,

  让刘廷很意外。

  医生却不以为意,只是说道:“他要是从床上掉下来,你帮着扶一下,他下身都瘫了,不用担心。”

  “他精神病严重么?说的话是否可信?”

  “他只是有些偏执和狂躁,智商方面没问题。。。只要你能撬开她的嘴。”

  然后医生转身把门关上离开了。

  郑革命看着刘廷,浑身剧烈颤抖起来,高声对门外喊着:“医生!医生!!你不要走,这个人要害我,要害我。”

  刘廷小心地坐到了郑革命床边,郑革命恐惧的向后躲去,突然居然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

  “。。。你是来找我算帐的么?。。。你看看我,已经残废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已经不是革命派的人了。。。我已经不是革命派的人了!”

  郑革命拼命在床上挣扎,手上的手铐被剧烈的扭来扭去,

  刘廷厌烦的从怀里掏出照片,伸到了郑革命的头顶,大声喝问道:“这张照片你认识么?!”

  “这。。。这是。。。白宁。。。白宁的照片。。。”

  “你和她什么关系?”

  “革。。。革命战友。。。战友。。。”

  “你是不是强奸过她?!”

  郑革命听到刘廷的问题,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浑身一动不动,

  就好像时间突然停止了一样。。。

  “是不是!?说!”

  “我。。。我没有。。。”

  “白宁死了。。。你知不知道?!”

  “死。。。死了?!。。。她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我一直住在这里,出不去。。。她不是我杀的。”

  郑革命脸色发白,恐惧的不停辩解。

  然后突然又开始哭了起来,问道:“。。。她。。。她真的死了?”

  “你对白宁,有没有感情?”

  “有。。。有。。。我差点和她结婚。。。”

  “你还对别的女人下过手么?”

  “没有!。。。绝对没有。。。我只喜欢白宁,我只喜欢他一个人。。。她也喜欢我。。。我知道。。。她也喜欢我,要不她不可能答应我结婚的。。。”

  “照片上另一个女人,你认识么?”

  “认。。。认识。。。”

  “她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田艺花?”

  “田艺花?。。。不。。。不是。。。”

  刘廷听到郑革命的说话,眼睛一亮,问道:“那叫什么名字?”

  “田。。。田晓乔。。。”

  “她一直用这个名字?还是后改的?”

  “我。。。我不知道。。。”

  “这个田晓乔。。。和白宁关系怎么样?”

  “好。。。好像还不错。。。”

  “田晓乔也是这里人?”

  “对。。。也是这里人。。。也是我们革命派的。。。”

  “她家住在什么地方?”

  “不。。。不知道。。。”

  “有没有什么线索能找到她?”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