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墙上挂着一个红木做的老式挂钟。

  田晓乔父亲打开了厨房旁边一道木板做的侧拉门,

  出现了一个螺旋式的石凳楼梯,

  通到下面的地下室。

  每旋转一周有一个电灯照明,

  所谓地下室,实际上是半地下半地上的房间,

  在通到外面的方向,有一扇极小的窗子。

  一共有两个屋子,

  田晓乔父亲,拉开了第一个屋子的房门,

  立即在原来潮湿霉变的空气味道上,

  增加了浓重的腐臭尿骚味,

  屋子里没有平地,

  只有一个大床,

  床上胡乱地堆着露棉花的破被,

  一个女人,穿着一件套头的绿色毛衣,

  头发披散着,

  圆睁着大大的眼睛,

  惊恐的看着刘廷。

  然后开始嘿嘿的傻笑。

  脖子上挂着粗重的铁索链。

  “这个女人是谁?”刘廷问道。

  “。。。我的爱人,田晓乔的母亲。。。”

  “你就这样锁着她?”

  田晓乔父亲摇了摇头,伸手抓住那个索链,向外拽去,

  那个女人立即惊恐的向相反方向猛力的拽那个索链。

  “这是什么意思?”刘廷疑惑的问道。

  “文革刚开始时,被田晓乔打疯的,之后就一直躲在这个屋子里,再也没出去过。。。”田晓乔父亲沉重的叹了口气,说到,“那个索链,是她自己绑身上的,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可能是把自己当成犯人了,也可能是为了防身?”

  刘廷一下子把拳头握紧了,

  犹豫了一下,对田晓乔的母亲说道:“你知道田晓乔去哪了么?”

  田晓乔母亲立即表情凝固了,然后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说道:“她。。。她打我。。。”

  “最近见过她么?”

  田晓乔母亲立即摇头,说道:“没。。。没见过。。。你见过么?”

  “我见过。”

  “真的?。。。在什么地方?”

  “在一个村子里。。。”

  “那你见到她后,能不能告诉她。。。回来看看我。。。就说我想她,我不怪她了。。。我想她。。。”

  田晓乔父亲在一旁看到了,立即不满的问刘廷说道:“你问她这些做什么?”

  “精神病人不会说谎。。。只有正常人才会说谎。”

  “你怀疑我女儿跑回家里了?她出什么事了?”

  “你这是承认田艺花是你的女儿了?”

  田晓乔父亲听到刘廷的说话,立即沉默了下来。

  “你女儿死了。”

  “什么!?”

  田晓乔父亲听到刘廷的话,浑身立即一震,剧烈颤抖起来。

  长时间的沉默,田晓乔父亲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几乎已经压瘪的烟盒,掏出了一根烟,还没等点着,突然哭了起来。

  过了很久,田晓乔父亲艰难的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爱人最近看到田晓乔,是什么意思?”

  “我们只发现了她的骨架埋在地里,我有些怀疑那个骨架不是你女儿的。。。她可能已经跑到什么地方了,比如说这里。”

  “现在呢?你还怀疑么?”

  刘廷看了看呆呆傻傻的田晓乔的母亲,说道:“我相信,至少她刚才说的,应该是真话。”

  田晓乔父亲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她为什么发疯?”

  “72年田晓乔失踪的时候疯的。。。”

  “田晓乔为什么失踪?”

  “为了摆脱我们家的身份。。。能给她轻轻松松做人的机会,不再受人歧视。。。”

  田晓乔父亲深吸了一口气说道:“72年时,我找人给他弄了个假身份,改名成田艺花,为了防止别人发现调查,我和晓乔商量后,决定演一出戏。。。”

  “让他假装发疯,然后离家消失?”

  “对。。。我们这样一个家庭,一个疯子突然没了,谁会关注。。。我们的计划是她装几天疯,然后偷偷跑走,到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就是到抚顺马头村么?”

  “对。。。”

  “既然是演戏安排好的,为什么还会把她的母亲刺激疯了?”

  “我爱人是个老实人,民国时乡绅的女儿,家教好,不会演戏,我怕来人调查时,她知道真相后,瞒不住,所以就故意没有告诉她,准备等过一段时间再说给她听。。。”

  “只是没想到,她先看到女儿疯了,又立即失踪,受不了刺激是么?”

  田晓乔父亲痛哭的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机关算尽。。。可笑。。。”

  “田晓乔在马头村出事前,也疯了,会不会也是演戏?”

  田晓乔父亲沉重的摇了摇头,说道:“她给我写过一封信,说自己和一个叫尹明明的知青上山时,突然看到了什么郎神,尹明明被吃掉了,自己昏了过去,之后自己失去了两三个月的记忆,等自己恢复正常时,村里人说她疯了几个月,是七郎神附体,”

  “你信么?”

  “她不会骗我。。。她遇到的事情也许根本不是什么神怪,但她失去记忆发疯,应该是真的。。。你看看她的母亲,也许是她遗传了母亲的病症。。。而且。。。”

  “而且什么?”

  “她一直想要离开那里,说那里很可怕。”

  “为什么可怕?”

  “她没说过。。。她一定是有事情隐瞒了我,怕我担心。。。”

  “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72年她失踪的时候。。。”

  “什么?为什么不去看她?”

  “我不敢离开这里,怕别人跟踪我,发现她的下落。”

  “那写信就不怕?。。。”

  “。。。”

  “有人代转?”

  “。。。”

  “什么人?”

  “。。。”

  “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