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立即用手电去照,

  原来是老鼠,

  又肥又大,

  受到刘廷的惊吓,

  正在四处拼命逃窜。



  窗子正对的是屋后的厨房,

  里面东西凌乱不堪,

  一点食物也都没有。

  灶台旁边放着一排调料瓶,

  墙上大片的霉斑,

  刘廷翻进去后,

  一落地,

  噔的一声巨响!

  金属的声音。

  是踏到了一个铁盆,

  来回转动着回响,

  发出让人不安的颤动声,

  同时有灰尘飞扬起来。

  刘廷连忙蹲下,用手按住那个铁盆,

  里面有好多纸灰,

  有人在这里烧东西。。。

  刘廷小心翻动里面的纸灰,

  有没有烧掉的残渣,

  其中一张写着:“像我一样活着,行尸走。。。”

  另一张写着:“七郎。。。说,变成另一具骷。。。”

  “地下的。。。西帮我处理好,那是我最后的物品。。。”

  地下的东西?

  地下什么东西?

  这里有地下室么?

  还有变成另一具骷(髅)?

  七郎神?

  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个宋薇琴,和马头村的事情,也有关系?



  刘廷进到前厅里面,

  狂风吹进大厅,

  黑色的窗帘随着大风拼命舞动,

  屋内墙壁顶棚有被烧过的痕迹,

  没有修补,

  前面家具沙发一片混乱,

  地上满是灰尘,

  暗红色的地板年代久远,

  颜色斑驳不一,

  前面长期废弃的壁炉上面,

  刘廷用手电,照到了一张照片,

  一个国民党军官,

  与一个民国大家闺秀打扮,穿着白色连衣裙,

  头戴白色纱帽的年轻女人的合照。

  女人长相冷艳,

  笑容僵硬,

  眼眶有些发黑,

  眼睛在手电光柱的照射下,

  似乎也在死盯着刘廷,

  刘廷无来由的打了个冷战,

  一点寒意从后背升起。

  刘廷向旁边走了几步,

  准备上楼梯,

  同时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涌了上来,

  似乎那个女人,仍然在背后紧盯着自己。

  刘廷回身,

  本能的再用手电去照那张照片,

  果然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楼梯年久失修,

  吱嘎作响,

  似乎随时都会塌下去一样,

  四周灰尘飞扬,

  刘廷走到一半,突然注意到整间屋子,

  没有一面镜子,玻璃。。。

  那个浑身腐败的宋薇琴,

  黑色的溃烂的皮肤,

  怪物一样,

  一定这就是没有能反射看到自己东西的原因。。。

  这间屋子里,

  唯一能看到宋薇琴真面目的人,

  只有林萍萍。。。

  当年那个在刘廷心里,

  异常鲜活的女人,

  只能在这个阴森如地狱一样的地方,

  消耗生命。



  楼梯台凳上,刘廷发现好多脚印,伴着泥水的痕迹,

  一直通到二楼里边的卧室,

  刘廷上到二楼,

  一阵狂风吹过,

  那间卧室的大门吱呀一声,

  漫漫的打开了,

  所有的脚印,

  都消失在大门后面。

  刘廷用手电照着,

  小心的踩着有些年久失修起伏的地板,

  进到了那扇门里面,

  窗帘随风不停的抖动,

  屋内一片漆黑,

  一张红木做的老式大床摆在屋子正中,

  一个梳妆台,

  镜子却已经被彻底打破了,

  露出底衬的木板,

  卧室地面上,有随地扔下的女人的胸罩,衬衣,上衣,

  床单一片混乱,

  上面也有泥脚印的痕迹,

  巨大的挂画东倒西歪,画上红笔画着巨大的十字叉,也已经被扯开,

  刘廷过去,翻动床单,

  露出了下面一个枕头,

  上面一小把头发,

  很长,

  好像是被拽下来的,

  床单上,有一小片血迹。

  地上还有一根批判时捆人的那种绳子,

  还有一只女人的军用胶鞋,撇在墙角里。



  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

  刘廷心里涌起一股极为强烈的,

  不好的预感。。。

  同时感到极端的胸闷。



  狂风拼命的吹进来,外面突然好像有人走动的声音,

  很细微,

  刘廷仍然心脏一紧,

  什么人?!

  会不会是宋薇琴那个怪物仍然活着?

  刘廷立即靠到窗口,向下望去。

  外面已经开始闪电,

  风越发大了,

  树丛在狂风吹动下,

  发出排山倒海一样的树叶煽动的声音,

  组成无边黑暗的波浪,

  没有尽头。



  是自己的错觉?



  刘廷回到一楼,

  推门准备离开。

  大厅楼梯下面有一个落地花瓶,

  花瓶里面的花叶已经彻底枯死,

  无力的垂向一旁,

  随着风来回摇摆。

  但那里后面是一堵死墙,

  怎么可能有风穿过去?

  刘廷走到那个花瓶的旁边,

  听到轻微的啸叫声,

  是一扇暗门,

  就在花瓶后面,

  和墙壁一样的颜色。



  刘廷打开那扇门后,手电的照射下,

  里面涌出一股浓重的潮腐的气味,

  一个通道,螺旋式的通向下面不知什么地方。

  刘廷小心的走进了通道,

  身后大门突然咚的一声关上了,

  四周瞬时间和外面的世界彻底隔绝。

  空气极为混浊,

  刘廷有些呼吸困难,

  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巨大的人声来回回想,

  然后又渐渐安静下来,

  静到了极点!

  前面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等待着刘廷。。。

  沉默的等待。。。

  极有耐心。。。

  一丝声音也没有。

  旁边的墙壁极为潮湿,渗出水滴,

  粘粘腻腻的,

  地面滑得要命,

  就好像进入了什么怪物的食道里一样。。。

  里面一点光亮也没有。

  刘廷小心的,向下走了十几级台阶,

  看到里面豁然开朗,

  是一个屋子,

  中间摆放着一个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

  手电突然没电了。

  四周立即黑暗下来,

  刘廷心脏狂跳,

  连忙摔打了几下手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