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被人打死了么?!



  刘廷从棺材下面的夹层中,艰难的爬了出来,

  不小心撞到了棺材底盖,

  整个棺材里面的尸骨,都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刘廷躺倒在地上,

  大口的呼吸着,

  感到浑身虚脱,

  当年武斗时,

  自己在浙江,被当权派炮轰小楼,

  曾经有过一次死亡边缘的体验,

  今天,

  是第二次。

  还有那个警察,

  还有白宁!田艺花!

  还有林萍萍!

  这些人都不能白死。。。

  刘廷感到自己体内那种可怕的,抑制不住的愤怒,

  在不停得膨胀!

  十年前,

  刘廷挥舞着皮带,

  活活打死自己的高中数学老师时!

  八年前,

  刘廷开枪,

  打死已经无力反抗的,

  司令部里面的当权派红小兵时!

  体内就是这样的愤怒力量。



  刘廷在地下室,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好像一个世纪这样漫长,

  上面大门的门缝射出的光线渐渐亮了,

  应该是到了白天,

  刘廷守着那个骷髅,

  又渴又饿,

  心里却异常地冷静,

  还有一丝对自己正在遭受痛苦的麻木,

  直到外面天再次暗下来,又再次透出一点点亮光。

  第三天的凌晨,

  凌晨是守备最弱的时候,

  刘廷站起身子,

  有些虚弱,

  却仍能行动自如,

  刘廷知道,这是复仇的精神力量,在支持着自己。。。

  要找到那个人,

  解开所有的谜,

  谁敢动自己,

  谁敢耍弄自己,

  就要让他付出代价!



  手机里的存货和修改要求

  这一段在手机里,13k的文件









  上次宋薇琴家发生的事,刘廷现在仍然心有余悸。。。

  显然对方现在在防备自己,

  对方的力量也很强大。。。

  为了稳妥起见,

  刘廷从沈阳军区那里,自己父亲的一个老部下处,

  借调了4个人陪同自己前往精神病院。

  刘廷借人时,

  那个老部下的人里面有人反对,理由是现在已经不是文革时期,

  如果刘廷用他们的人乱来怎么办?

  老部下对此嗤之以鼻,说道:“文革结束了,刘廷的父亲仍然健在,有什么可担心的。。。这是政治任务。”



  刘廷在抚顺等待了几日后,和那四个人会合,之后直奔第十五研究所。

  阴天,

  乌云满天,

  气压有些低,

  胸闷,

  让人压抑。

  刘廷他们开着军用吉普,离开市区后,向东北方向进发,

  研究所建在一个废弃工厂的旁边,

  巨大的工厂空空荡荡,

  残存的厂房,巨大的钢铁设备,荒草,

  透过四周红砖电网的围墙,冷冰冰的伫立在里面,

  大风刮起,

  厂内厂外一片尘土飞扬。

  厂子后面荒草地一条隐蔽破旧的柏油路,

  四周无人烟,

  柏油路通向山后,

  山脚两栋建筑,

  外墙涂满文革标语,

  包围在严重生锈掉漆的铁栏杆里,

  小楼外墙肮脏,

  三层红砖,

  窗户大部分是厚塑料布包裹着,


  上面积着厚厚的灰尘,

  院子外面没有标示。

  这个地方,

  就是第十五研究所,

  文革后精神病院。



  刘廷他们几个停好吉普,

  车子旁边是一辆外皮大片脱落的箱式货车,

  货车后面窗子焊着铁牢笼,

  外面侧壁上写着第十五研究所字样。



  天空灰暗起来,

  几个人走入楼内,立即闻到一股医院特有的福尔马林味道,

  极为刺鼻,

  光线很差,

  地面墙面肮脏不堪,

  走廊里到处都是额外增加的床位,

  蓬头垢面,脸色呆板或者兴奋得精神病人到处都是。

  楼道内传来刺耳令人心跳加速的惨叫声,

  兴奋的喊声,

  还有让人紧张的狂笑声。



  门卫把刘廷他们叫住了,

  刘廷出示介绍信,问道:“你们院长在哪?”

  这时候,一个浑身几乎皮包骨头的病人,疯了一样跑了过来,

  后面追着一个女护士,

  身体极为强健,

  手里挥舞着一个胶皮棒子,

  只追了几步,一把把那个精神病人推倒了,

  精神病人拿着手里的马桶抽子反抗,

  但不是女护士的对手,

  女护士用胶皮棍子拼命抽打那个病人,

  沉闷的抽打声,混合病人让人胆颤的尖叫声,

  其他几个护士也都追了上来,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那个病人捆好,

  一个医生命令道:“把他送电击室。。。再去看看别的病人情况。。。别让他们都闹起来!”

  那个病人被抬走时,

  刘廷看到他已经昏倒,

  异常肥大的白蓝条纹衣服下面,

  身体仍然不停抽搐,

  刚才躺的地上,留下了液体,应该是失禁了,

  刘廷感到一阵恶心。

  其他的精神病人都异常安静地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居然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门卫满不在乎的说道:“想不到吧?精神病人也守规矩。。。”

  一个护士路过时,门卫把护士叫住,说了刘廷他们的情况。

  护士看了看刘廷几个人,说道:“跟我来吧。。。今天院长他们在二号楼那边考核。”

  “考核什么?”

  “考核精神病呗,这里还能考核什么。”

  刘廷看了看那个护士手里粗壮的塑胶棍子,没有说话。



  几个人进入二号楼里,

  二号楼里和一号楼几乎一样,

  还是到处填满的床位,

  让刘廷他们感到不安的多到可怕的精神病人。

  惨叫声,狂叫声仍然不绝于耳,但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那个护士满不在乎的说道:“这地方就这样,文革一结束,病人数量暴增。”

  “所以你们就这么打病人?”一个人问道。

  “不这样他们不老实。。。闹就打,要不就过电,巴浦洛夫条件反射,对付他们最有效果!”

  刘廷注意到有三个女精神病人坐在一起,

  都很年轻,

  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

  其中有一个女人突然把衣服扯掉了,露出了乳房,

  刘廷他们几个都吃了一惊,

  护士看到了,立即挥舞手里的胶皮棒子,

  那个女的居然立即浑身抽搐起来,

  转身就跑走了,一边还发出呜呜的可怕呻吟声。

  “你们不用奇怪,女精神病,特别是年轻的女精神病人好多花痴,那方面幻想特别厉害,见到陌生男的就这样。”

  刘廷听到护士的话,回头又看了一眼跑远的那个女精神病人,

  脑海中却想的是那个自己这次来找的那个人,

  他会在么?



  几个人转眼上了二楼,护士走到一个大会议室外面敲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刘廷也跟着走了进去,

  屋子前面做了几个医生大夫,

  正中间摆着一把椅子,

  一个双眼红肿,

  头发乱蓬蓬的女人正坐在那里,

  刘廷一看就呆住了,

  那个女人,就是刘廷的目标,

  田艺花(田晓乔)。



  刘廷感到自己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她还活着!

  没被那些人杀掉灭口!

  一定是因为田艺花是从家里被抓走的,

  家人知道她的下落,所以那些人没敢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