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感到自己头痛欲裂,脑海中一片混乱,自己快疯掉了。

  这时突然刘廷的手机响了,把刘廷一下子拉回到现实里来。刘廷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屏幕,来电人是张承邦。

  “喂,我是刘廷。”

  “头,我们已经核对过出入境纪录了,在今天上午九点的时候,有一个符合条件的嫌疑人离开香港进入内地,名字就叫袁鸣康。”

  刘廷心里一阵兴奋,又有些害怕,这个袁鸣康,可能知道真正的答案。

  刘廷急切地想知道答案,又有些恐惧知道答案。

  “你和上面的公安联系了么?”刘廷犹豫了一下,问道。

  “已经沟通过了,他们正在组织警力在东莞进行排查,我也正在赶往那里。”

  “嗯。”刘廷想了想,又问道,“这个袁鸣康的身份查到了么?”

  “查明了,袁鸣康,41岁,原来是香港玛丽医院的内科医生,后来因为猥亵患者在05年被医院开除,也被医疗工会取消了行医执照,之后一直无业。现在看来他一直在从事地下黑诊所的工作。”

  刘廷沉默了一下,说道:“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

  “是。头!”



  然后是痛苦的一夜开始了。

  先是杂志社为了提高第二天的销量,在官方网站上放出了两张邮件外包装的照片,还配上了一个标题:“嫩模谋杀案新邮包,凶犯直寄编辑部,明日头条爆炸!邮包大揭秘!”

  消息一公布出来,立即在香港网路上产生爆炸效应,甚至连电视台都中断了消息临时插播相关新闻。随着消息的疯狂扩散,警局外面很快又被记者包围,各种猜测,疑问满天飞舞。

  已经过了一个月,差不多已经被人遗忘的,被肢解的赵梓乔,重新成为全港的焦点。



  刘廷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看着外面记者的长枪短炮,心里又烦躁,又有些不正常的亢奋感,如果赵梓乔能让整个香港都疯掉,刘廷一定会感到好受得多。

  突然办公室的房门响了,刘廷转头对外面喊道:“近来。”

  进来的人是周斌,脸上有些亢奋的表情,说道:“头,可能有线索了。”

  “什么?”刘廷呼吸急促了一下,问道,“什么线索?”


  “刚刚有一个出租司机来报案,说他看到过运送邮包的司机。”

  刘廷听到周斌的话,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困难了:“邮包?是指凶手刚送到编辑部的那个邮包么?”

  “是的。头。出租司机说他还看到过那个人的正脸。”

  “出租司机在哪?”

  “正在赶往警局。”

  “让他从后门近来,不要惊动外面那些记者。”

  “是。头。”


  半个小时后,刘廷到了谈话室,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已经坐在那里,长得有些发胖,穿着极普通的外套。

  这个人,就是说自己见到过凶手的那个出租司机。

  刘廷一看到对方,心里略微放心了些,根据刘廷多年的经验,对面这个出租司机,应该属于比较老实,说话也比较可信的那种人。

  刘廷挤出一丝微笑,和对方握了握手,说:“您好。我是凶案特别调查科的高级督察刘廷。”

  “您好。”司机有些拘谨,笑了笑,说,“我叫秦江明,是龙驰出租公司的夜班司机。”

  刘廷点头笑了一下,问道:“秦师傅,根据您的报案电话,您说您在昨天夜里7点左右,曾经碰到过我们一个案子的嫌疑人,您能详细说一下事情经过么?”

  秦江明有些紧张地笑了笑,说:“好。。。好。。。”然后用自己的衣服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露出回忆的表情,继续说道,“我是夜班司机,昨天晚上7点多,我拉了一个客人到粉岭一个村屋,送客人到地方后,我从小路出来,上青山公路后,跟在一辆旧款沃尔沃车的后面,结果跟了两个路口,到下一个路口的时候,看到要变红灯了,我和那个车都加速向前冲去,可前车突然又刹车减速,我要刹车的时候就来不及了,直接撞到了他的后面。我当时心想这次麻烦了,就打了双闪,下车去看撞得怎么样。他的车看起来没什么大事,保险杠出了一个坑,后备箱盖子也弹开了。我的车保险杠变了形。因为是我追尾,所以肯定是我全数赔偿。我心里正叫着倒霉呢,那个司机也下车了,紧跑了几步,先去关后备箱门,关了两下,没关上,应该是锁撞变形了,他又用力关了一下,后备箱才关上,然后那人转身就要走。我就追上去了,说你不能就这么走了?要报警,然后找保险公司,要不然修车钱怎么办?那个人很不耐烦,一把把我推开了,力气很大,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钱夹,直接抽出两张钞票,问我两千够不够,我说不是钱多少的问题,我追尾我全责,你不用赔钱,等警察来了交待清楚就行,有保险公司赔偿。他不耐烦的把钱拍给我,说了一句我赶时间,然后打开车门就走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人真奇怪,有钱不收,还自己掏钱。后来我把车送到修理厂的时候,看修理厂的电视,有新闻说有人给周刊编辑部送了一个邮包,上面还写着什么赵梓乔的东西,新闻说那个赵梓乔就是一个月前被杀的那个嫩模,我一下子想起来,我在那个人被撞开的后备箱里面,看到过一个纸箱子,很大,上面就写着字,其中就有赵梓乔三个字,我当时看到那个名字,还觉得名字好像很熟悉,在什么地方听过,但也没太理会,等新闻一播,我前后一联想,那个人肯定就是你们找的那个凶手,他之所以有钱赔都不要,还主动给我钱,就是想要赶快离开,怕警察来了看到包裹怀疑他,所以我赶快就给你们报案了。”

  “你确定看到的邮包上面有赵梓乔三个字?”

  “确定,绝对错不了。一个月前,天天晚上我开夜班车,都听电台说这个案子,翻来覆去的提赵梓乔的名字,所以我一看就有印象。”

  “那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记住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