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可以把杀掉陈大力,

  作为自己下一步计划的一部分。

  一个开端。



  林萍萍和田艺花碰面,

  商量好了,

  两个人一起约陈大力在山顶破庙见面,

  然后一次性解决问题。

  田艺花以为所谓解决问题,

  是答应陈大力要求,陪陈大力睡觉的意思,

  田艺花就是这么在审讯时告诉刘廷的,

  田艺花真的没想作帮凶,

  而陈大力上山前,也是同样的想法。

  两个弱质女流,又有把柄在手,

  能玩出什么花样?!



  山顶的夜晚阴风阵阵,

  破庙鬼影瞳瞳,

  乌云压顶,

  气压很低,

  胸闷。

  这就是那天晚上田艺花最深刻的记忆,

  上山后,

  林萍萍一直带着阴森的表情,

  让田艺花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后来田艺花才知道,

  那个表情,

  就是所谓的杀人前的预兆,

  因为很快,田艺花就在自己身上,

  体会到了同样的那样感觉。。。

  当时自己的脸上,

  一定也带着同样的表情。

  陈大力上山后,

  林萍萍说庙后面有一个山洞,

  我们去那里吧,办事方便。

  陈大力自然乐意。。。

  进了里面,

  林萍萍说让田艺花先和陈大力开始,

  田艺花和陈大力脱衣服时,



  田艺花突然惊恐的看到,

  林萍萍从外面回来,手里多了一根锈迹斑斑,粗壮的铁锨,

  一声闷响后,陈大力无声的倒在地上,

  后脑凹陷下去,

  头发、衣领、还有旁边的地上,

  躺满粘稠鲜红的血液。

  但陈大力还活着,

  仍然活着,

  眼睛睁着,

  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田艺花吓得呆住了,

  站在原地,

  看着林萍萍冷静的,

  用一把刀,把陈大力的喉管割断,

  然后大口喘着气,

  耐心等待陈大力的血都流干净,

  林萍萍还哭了,

  田艺花突然想起来林萍萍会不会把自己作为下一个目标?

  这种想法出现后,

  田艺花一动不敢动,

  直到林萍萍看陈大力死透了,对田艺花说:“你帮我处理尸体。”

  “怎。。。怎么处理?”

  “先拉到后山,埋了,过一段时间如果没有人发现的话,再刨出来。”

  “为什么?”

  “我要制造一个假象。”

  “什么假象?”

  “七郎神复活。”

  田艺花当时不明白林萍萍的意思,但很快后面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让田艺花恍然大悟。

  陈大力失踪第三天,

  生产队报了警,

  县里来了警察,

  作了简单调查,

  因为那个年代失踪的人实在太多,

  警察对只要找不到尸体的人,一律都做失踪处理,村里村外做作口供,四周搜寻一圈了事。

  陈大力死亡第七天,

  田艺花被林萍萍半夜叫起来,

  田艺花问林萍萍做什么?

  林萍萍只说了四个字:“上山挖尸。”



  后半夜三点,

  林萍萍和田艺花再次回到了山顶,

  到了那片他们掩埋陈大力尸体的地方,

  借着昏黄的灯光,

  林萍萍强迫田艺花和自己,把陈大力的尸体重新从地下挖了出来。

  陈大力当时尸体已经开始腐烂,

  眼睛鼓爆,浑身尸斑,

  身体异常僵硬,

  皮肤已经开始脱离肌肉,像一层衣服裹在身体上一样。

  腐臭味,四周无边的黑暗,

  杀人后的恐怖感觉,

  拉动尸体时,尸体发出的粘稠的撕扯声,

  异常真实的,死人身体的触感,

  加上显得极为神经质,又异常冷静的林萍萍,

  让之后几个夜晚,田艺花精神状态越加恐慌,

  家族遗传的容易崩溃的神经系统,走到了一个边缘上,

  田艺花开始出现幻觉,

  夜不能寐。

  这一切林萍萍都看在眼里,

  但林萍萍知道为了自己,必须继续实行自己的计划,

  甚至如果田艺花真的在那个时间点上爆发了,对林萍萍,反倒有利无害。

  那个设定的时间点,

  就在几天后。



  关于设定的时间点:

  林萍萍和田艺花把尸体瓦出来后,

  按照林萍萍的吩咐,

  两个人把尸体重新运回到了那个山洞里面,摆好了坐姿,

  然后林萍萍问田艺花说:“你信七郎神么?”

  “。。。信。。。不信。。。”田艺花心里有些犹豫,

  这里是七郎神的地盘,如果自己乱说话,

  如果七郎神真的存在。。。

  自己会不会遭到七郎神的报应?!

  林萍萍说:“我现在要把陈大力困在这个山洞里面,让所有人将来都以为陈大力是被七郎神杀的。”

  “别人找不到他的尸体就好了。。。你为什么非要让别人以为是七郎神杀得他呢?”田艺花极度的不安,

  也极度的不理解林萍萍的动机。

  林萍萍却没有说话,只是说:“要做到这点并不困难,我准备把外面的那些铁塔基座挪进屋子里来,堵死这道门。。。这么重的东西,除了七郎神以外,我们凡人怎么可能有力气做到?”

  “挪动那么沉的东西?!怎么可能?!”

  林萍萍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已经想到办法了。。。只是我有一个担心。。。”

  “什么担心?”

  “这几夜里,自从我想好整个计划后,我睡觉时,却开始不停的作恶梦,梦见七郎神对我说,如果我把杀人的罪责栽赃到他的身上,那么七郎神他。。。就要要我的命!”

  田艺花听到这里,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你说真的?!”

  林萍萍脸色有些惶恐的点了点头,又说道:“但我不信!。。。我今天就要赌一把,赌这个什么七郎神,根本不存在!。。。如果他真这么灵的话,”林萍萍说到这里,突然尖声喊道,“七郎神!!!。。。你听见了么?!!!。。。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那你就来拿我的命好了!!!。。。否则从明天开始,你就别他妈老让我做那个梦!!!。。。你听到了么!!!”

  林萍萍尖厉的声音,在庙四周的空地上,不停地回响,

  让田艺花感到毛骨悚然,恐怖彻骨。。。



  接下来的几天,田艺花终于知道了林萍萍的计划,

  田艺花利用庙里剩余的工地工具,

  先把一个还没有填进水泥的铁基座搬进了屋里。

  铁基座大约70公斤沉,虽然沉重,但两个人还是能移动得了,

  搬进屋子后,

  两个人连续每天半夜上山,完成剩下的计划,

  先用钢索把基座围住,然后把铁门关上,

  在铁门下面,有大约10厘米空隙,

  他们在外面,

  通过这个空隙,拉动钢索,

  把铁基座拉到紧靠大门的位置,

  之后再把绳子抽出。

  然后就是下一步计划,

  在山顶用剩余的水泥粉和沙子,

  混合出水泥后,

  林萍萍通过缝隙,

  用铁板做了一个导槽,

  然后把混好的水泥,

  通过导槽,

  经过铁门上的方孔,

  一点一点把水泥倒入那个铁质基座里面,

  田艺花和林萍萍在知青点盖房的技能,此时都起了作用。

  这样经过了三个晚上,

  当铁质基座里面水泥装满后,

  一个重达三百斤以上的水泥基座,

  就在门后形成了。



  完成一切的当晚,

  林萍萍命令田艺花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把地上的痕迹小心抹去,

  把水泥沙子等物品重新放回破庙东殿,

  此时天空已经开始泛白,

  田艺花感到自己头昏脑胀,

  极度缺少睡眠,

  精神又极度亢奋。

  突然田艺花发现:

  林萍萍不见了!

  田艺花同时心脏不知为何一阵狂跳,

  那是有不好事情发生的预兆,

  天马上就要亮了,

  如果再不下山,

  如果让别人发现她们的秘密!?

  那种后果,

  田艺花根本不敢想象。。。

  然后田艺花发疯了一样四处寻找的时候,

  突然在后山的树林前面,田艺花突然看到了林萍萍,

  田艺花一声惨叫,

  强烈的刺激下,精神突然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