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那个神能吃人留骨,异常恐怖,

  而宋薇琴老公惨死后,被红卫兵挖出尸骨,目的就是为了看他老公,是不是被七郎神害死的!

  而宋薇琴在地下室里,供奉的就是七郎神。

  这个说法林萍萍半信半疑,

  同时更觉恐怖。



  一天夜里,林萍萍躺在屋里,轻轻哭泣的时候,

  突然房门被推开,

  此时外面电闪雷鸣,狂风四起,

  宋薇琴站在门口,

  恐怖的脸被口罩覆盖,

  身上穿着粉色的旗袍,

  宋薇琴黑色的双眼,

  双眼旁露出狰狞的皮肤,

  在闪电中忽明忽暗。

  林萍萍浑身颤抖,

  不敢多说一句话,

  身体僵硬,

  一动不敢轻易动弹,

  恐怕自己任何举动,

  会惹怒眼前这个怪物一样恐怖的女人,

  宋薇琴沉默了一阵,说道:“我明天要出去,你不用准备我的饭了。”然后转身离开了。

  林萍萍知道虚惊一场,但心脏仍然狂跳不已。



  第二天一早林萍萍醒来时,

  宋薇琴就已经离开不见了。

  这个日子是宋薇琴给父亲扫墓的日子,

  近几年几乎唯一离开大宅的日子,

  悄悄的去,悄悄地回来。

  或者说如同鬼魅一样去,如同鬼魅一样回来。



  到傍晚时候,宋薇琴仍然没有回来,

  天色已暗,外面狂风再起,

  林萍萍立即去关前厅的窗子,

  同时一种奇怪的不安感总是笼罩着林萍萍,

  直到林萍萍转身时,

  才发现楼梯下面那道墙上,

  开了个口子。



  是那个地道的大门,

  宋薇琴整日消失不见的地下入口,

  天色浓云密布,

  突然黑暗下来,

  暴雨来临的前兆,

  黑暗下,

  地下室居然微微透出光亮,

  昏黄的,浅浅的光亮,

  宋薇琴忘记把门锁上了,

  里面狂风呜咽,

  林萍萍感到那道大门里面,

  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林萍萍说不清是好奇,

  还是恐惧,

  走了过去,

  把门突然关上!

  风的尖叫声立即停止了,

  外面仍然一片昏暗,

  暴雨突然降了下来!

  电闪雷鸣!

  七郎神。。。

  林萍萍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三个字!

  地下的七郎神。。。

  那个宋薇琴,

  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林萍萍手松开了,

  房门再次突然被风吹开,

  地下室里面,一定有排风口,

  保持空气流通,

  但下面会有什么?

  地下特有的潮湿气味,

  勾引着林萍萍,

  慢慢走了下去,

  直到走到最下面,

  林萍萍,

  看到了敞开的棺木,

  还有骨头残缺不全的,

  一具人的骨骼!



  林萍萍目瞪口呆!

  真的是人骨!

  难道传说是真的!?

  宋薇琴真的是那个七郎神的信徒!

  眼前这个人,难道就是被七郎神吃掉的祭品么?!

  林萍萍腿一阵阵发软,

  昏黄的灯光下,

  死盯着那具骷髅,

  却没有任何力气移动!

  突然林萍萍醒悟过来,

  猛地转身!

  然后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

  那个可怕的宋薇琴,

  不知什么时候,

  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



  腐烂的皮肉,包裹着的两只混浊的眼睛,

  显得异常有神,

  死死盯着林萍萍,

  “这个腐烂的骨架,是我的老公,曾烈远的。”

  林萍萍心脏几乎跳出胸膛,嘴唇颤抖着,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我。。。我走错了。。。”

  “害怕么?!”

  “。。。害怕。。。”

  对方听到林萍萍的答案,沉默了下来,

  紧盯着林萍萍,似乎在考虑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

  “不。。。不。。。”

  “为什么不说实话呢?。。。我知道,所有人都当我是个怪物。。。说我是邪神的信徒。。。”

  “。。。我不知道。。。”

  “你看到那个棺材了,是不是也更加相信外面的传说了?”

  “。。。”

  “那个骸骨,是我的爱人,曾烈远的尸骨。。。曾烈远的事情你知道么?”

  “我听说过。”

  “红卫兵把他骨头散落了一地,我把骨头从新找回来,但找不全了,只找到了这些。。。”

  “你每天在地下室里,就是在陪他么?”

  “对。。。他就算只剩下一堆骨头,也是我唯一想在一起的人。。。”



  半年后,因为政策调整,林萍萍被迫离开宋薇琴,在大壮乡公社,开始知青生涯的新篇章。

  在那里,林萍萍碰到了田艺花还有白宁。



  关于白宁和田艺花:

  白宁来到知青点时,

  是和田艺花一起到的,

  田艺花前面说过,本名田晓乔,

  家里为了改变命运,

  给田艺花改名,修改身份,

  白宁和田艺花本来就是好姐妹,

  分配到一起后,

  白宁知道田艺花所有底细,

  但却从心里希望田艺花身份的秘密永远不被揭穿,

  她希望田艺花好,

  真心希望。



  后来林萍萍也分配过来后,

  同时还有个女孩分配过来,

  那时是73年7月,

  白宁和田艺花半夜睡觉时,

  白宁梦中惊醒,

  发现床边有人,

  正在抚摸自己胸部,

  衣服扣子都被解开了,

  似乎还在流口水,

  手心感觉异常粗糙,

  白宁吓得魂飞魄散,

  猛地坐了起来,

  大喊救命,

  一个黑影,疯了似的从窗口跳了出去,

  无影无踪,

  白宁发现田艺花在一旁哭泣,

  连忙问林萍萍和田艺花看到刚才那个人了么?

  田艺花没有说话,

  白宁看到田艺花身上被子已经被拉掉到地上,

  衣服扣子也已经被解开,

  就没有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