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首长,你在这里有认识的人么?”警卫员问道。

  “没有。。。我们换条路走吧。”刘廷犹豫了一下,说道。

  两个人刚刚回头,

  刘廷突然愣住了,

  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身子佝偻着,缩到很小,

  穿着厚厚的羊绒棉大衣,

  戴着棉帽子,

  厚厚的眼镜片。



  那个人看到刘廷,也突然愣住了,

  那个人,

  是林萍萍的父亲。



  刘廷打发了警卫员,

  然后和林萍萍的父亲,进了附近一家小饭馆。

  要了两份爆肚,一瓶二锅头。

  服务员离开后,

  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气氛有些尴尬。



  “你这些年过得还好?”林萍萍父亲首先打破了沉默。

  “还好。。。您呢?”

  “也行,也行,80多了,还能吃饭,还能打打太极,还不错身体。”

  “您老伴呢?”

  “她也挺硬实,我们现在过得还不错。”

  刘廷点了点头,尴尬的笑了一下,有些欲言又止。



  林萍萍父亲沉默了一段,突然毫无征兆的说道:“萍萍她死了。”

  “什么?!”刘廷感到眼前似乎有些发黑,“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10月份。。。她退休后三个月死的。”

  刘廷感到脸颊有些发热:“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她那时候在疗养院住了半年,然后就出院了,之后在一个中学找了份工作,教数学。。。一直到去年退休,没什么变化。”

  “那她爱人呢?”

  “他一直没结婚。”

  刘廷心口一震:“为什么?没找到合适的么?”

  “我和她妈给她张罗过,也有追求她的,可她就是不见,不同意,一直就一个人。。。她妈知道她心里还有你,也怕她想得太苦,再触动了神经发病,曾经劝过她,来找你,至少有个结果,可她说死也不同意。。。她说自己一个人,这样一辈子挺好。。。”

  刘廷回忆起从抚顺坐火车送林萍萍时,看到外面白雪,自己搂着林萍萍,下巴轻轻触到林萍萍头发里面的那种感觉,

  很温馨,但也很忧伤。

  “我爱人84年时死了,车祸。。。”

  “那你为什么没来找萍萍呢?”

  “我以为她已经嫁人了,不想她再受刺激,所以就。。。”

  林萍萍父亲深深叹了口气,说道:“算了,都已经过去了,你们。。。还是没有缘分啊。。。”



  离开小酒馆的时候,

  刘廷喝的有些微醉,

  街道天气已经开始变黑了,

  刘廷眼神有些恍惚,

  仿佛又看到了远处一个女孩子,扎着两个大辫子,

  圆睁着大眼睛,

  看着自己,

  问道:“刘廷,你说我们将来会在一起?会幸福么?”

  “会,一定会的。”

  刘廷回答的信心满满,毫不犹豫。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第五部 开膛手杰克复活


  2015年9月1日 香港 大屿山 白教堂后巷

  刘廷一边走向案发现场,一边问道:“现场什么情况?”

  周斌跟在后面,一边说道:“今早五点,教堂的保全发现教堂后面树林当中有一具女尸,立即就报警了。。。”

  “现在什么情况?”

  “现在赵允生他们正在勘查现场。”

  刘廷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封锁线外面的大批记者,问道:“一个普通凶杀案而已,记者怎么比平时多,看起来也比平常兴奋?”

  周斌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头,因为这个死者的死法,会让人联想到历史上一个著名的案子。”

  “什么案子?”

  “就是英国的那个开膛手杰克连环杀手。”

  “是么?”刘廷吃了一惊,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主要是死者的死法。。。”

  周斌还要继续说下去时,刘廷伸手打断了周斌说话,说道:“留点悬念吧,我们先去现场看看。”

  周斌点了点头。

  刘廷又指了一下封锁线,说道:“让下面人维持好秩序,不要让记者混进来。”

  “好的。头。”



  刘廷和周斌绕过前面的小教堂建筑,向后面的花园走去。

  穿过花园,是一个灌木丛组合成的小广场,广场后面是一片树林,里面有林荫道,给游人休息。

  刘廷他们走到左边的林荫道那里,现在正是香港一年最好的季节,林荫道大树遮荫,小鸟鸣叫,空气清新,环境优雅。

  林荫道路旁,有供游人休息的长椅。

  东边数第二把长椅上,躺着一个人,远远看去,只看到血肉模糊的一团,头发披散着,垂到椅子外面。

  长椅下面也已经积存了一大片血迹,仍然还有血滴滴下。

  刘廷径直走到尸体旁边,立即感到一种浓重的血腥气息。

  就好像半只刚刚被切割开的猪肉,

  放在长椅上。



  尸体是一个年轻的女性,上面紧身黑色低胸内衣,没有穿胸罩,两个乳头突出出来。下面豹纹皮裙,已经一大半被翻上来了,露出大半个屁股,也没有穿内裤。

  大腿上穿着黑丝丝袜,身体平躺在椅子上,大腿岔开弓起,呈M型,身上到处都是鲜血,脸上也被已经风干的血迹覆盖,红红的一团,看不到本来面目。

  脸上、躯干、四肢,到处都是刀划伤的痕迹,特别是脖子上面,一刀接一刀划在同一个位置上,脖颈上面的创口,血顺着创口流出,形成瀑布形状。

  法证科的赵允生看到刘廷,走了过来,和刘廷打了个招呼。

  刘廷点了点头,看着躺椅上的尸体,问道:“都有什么发现?”   “死者死亡时间大约是在后半夜3点左右,死前处于醉酒状态,死因是被人掐住脖子,窒息致死。”

  受害者死亡后,凶手又用匕首或短刀一类的凶器,在死者身上各处一共留下39处刺伤,其中九刀划过喉咙位置。”

  刘廷听到这里,仔细去观察死者脖子上面的皮肤,果然看到上面有隐隐的紫青色的手印痕迹。

  “这些刀伤是怎么回事?”

  “刀伤是凶手用匕首或手术刀一类的,在死者身上留下的,伤口开口极为平整,说明刀具极为锋利,我倾向于认为是凶手用手术刀作案,但具体结论还要尸检后才能得出。。。伤口的数量我进行了初步的统计,共找到了39处刺伤或割伤,其中九刀划过喉咙位置。。。根据伤口的出血情况来看,这些伤口都是死者死后,凶手才留下来的。”

  “还有什么发现?”

  “死者在凌晨2点左右,曾经有过性行为的痕迹,”说到这里,赵允生指了一下死者的阴部,又指了一下长椅上面。

  在这两处,刘廷都看到了少量的固体凝结物,旁边还有两团手纸,上面也都沾着凝结的液体。

  “这些凝结物应该是精液的样本,死者外阴红肿,外阴和周围皮肤上,我们还采集到了皮屑和毛发组织样本。。。死者的内衣和内裤也被我们在距离这里不远的灌木从中找到了,上面也采集到了指纹。我已经安排人拿回去进行化验。”

  “死者的身份查到了么?”

  “还没有。。。死者身上没有找到身份证、银行卡之类的东西,我们已经把死者脸部拍照,拿回去进行身份对比。。。”

  “年龄和职业呢?”

  “年龄应该在25至30岁左右。。。从死者穿着,打扮来看,死者从事应召女郎一类性职业的可能性很大。”

  刘廷点了点头,转头问周斌说道:“发现尸体的人在哪里?”

  周斌指了一下教堂门口附近的长椅,

  一个干瘪瘦弱,头发上顶着稀疏白发的老头坐在那里,脸色有些紧张惊慌,正在看着刘廷他们的方向,旁边站着个女警,正在和他说话。

  “就是那个老头么?”刘廷问道。

  周斌点了点头,说道:“对,头,已经给他做过口供了。。。老头被尸体吓得不轻,现在我们的人,正在给老头做心理辅导。”

  “他的情况你给我说说。”

  “他叫张顺,是教堂的看门人,今年73岁。。。张顺今早晨练的时候,经过这里时发现的尸体,发现后张顺立即报了警。”

  “他有可疑么?”

  “从张顺的年龄,体力等方面推断,他是凶手的可能性不大。”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也采集一份张顺的DNA资料,拿回去进行对比。”

  周斌和赵允生互相看了一眼,都想说没有必要吧,

  但话到嘴边,两个人都没开口。



  刘廷转身又看了一眼那具尸体。

  冰冷,安静,鲜血流满身体,有一种怪异的美感。。。

  周斌在一旁问道:“头,你熟悉开膛手杰克那个案子么?”

  “。。。上警校的时候,教官专门用这个案子作例子,给我们讲连环杀手的特点。。。”

  赵允生插话道:“头,这个案子,可能是有人在模仿开膛手杰克。”

  “怎么说?”  “历史上,开膛手杰克案中,受害者都是妓女,其中第一个受害者的死亡地点,是在伦敦白教堂附近,我们这个案子的案发地点也是白教堂附近。。。”

  旁边周斌继续说道:“头,还有这个案子受害者的死亡方式,也和历史上的第一个受害者相同,都是窒息死亡,然后受害者在死后,尸体上都被凶手切割了39刀,其中9刀也都在喉咙位置上。。。”

  赵允生点了点头,说道:“头,除了这些表面的相似之处以外,还有一条最关键的证据,告诉我们凶手就是在模仿开膛手杰克。”

  “什么证据?”

  赵允生转身到车里,拿出了一个证物袋,递给了刘廷。

  证物袋里面有一张全都是褶皱的白纸条,纸条上面用英文写着几个被水泡晕开了,有些模糊不清的字迹:

  “I am Jack the Ripper. I am back.”(我是开膛手杰克,我复活了)。

  刘廷看着纸条,倒吸了一口凉气。



  四个小时后,西九龙警局。刘廷办公室。

  刘廷对面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亮片的紧身低胸装,光线乱闪,胸部露出一小半雪白的肉。

  女人面无表情,看着刘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