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文件夹,然后问道:“你当几年警察了?”

  “四年。20岁开始当差。”女人的声音冷冰冰的,面无表情。

  “那你应该知道警局的规矩,还穿成这样?”

  “我听说你很好色,我想加入你们组,特意穿的低胸衣,投你所好。”

  刘廷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我听大头说,你特意申请的我们组,我们组有什么特别吸引你的地方么?”

  “外面都说你办事很极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也是这样。”

  “为什么非得加入重案组?你不知道我们查办的都是凶杀案么,很危险?”

  “我喜欢看凶杀现场,看尸体,越血腥越好,看这些东西,没有比重案组更好的地方了。”

  “我要是不要你呢?”

  “我就找我父亲,让他给你下命令。”

  刘廷看着对面的女人,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这时候有人敲门,刘廷抬头说道:“进来。”

  张承邦推门进来了,上下仔细看了看的打扮性感的那个女人,露出暧昧的表情,笑着问道:“头,你在审犯人?”

  刘廷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什么事情?”

  “那个精液样本,我们已经找到嫌疑人了。”

  “找到了?是什么人?”   “是号码帮在元朗的一个负责人,名字叫高藤泽。”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通知所有人,立即出发抓捕嫌犯。。。”刘廷又转头看了那个女人一眼,说道:“你也跟我们一起去。。。”然后又对满脸惊讶的张承邦说道,“她不是犯人,是新来的同事,叫唐岩,你现在带她出去,给她配一支枪。”

  张承邦有些尴尬,看了看唐岩,

  唐岩目光冰冷,也看了一眼张承邦。

  张成邦勉强笑了笑,说道:“是,头。。。你随我来吧。”

  唐岩面无表情,站起了身,随着张承邦离开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刘廷他们分别乘坐两辆轿车,一辆巡逻车,拉着警报,离开了警局停车场,向元朗开去。

  刘廷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张承邦说:“你简单说一下嫌犯的情况。”

  张承邦点了下头,拿出资料夹,说道:“嫌犯姓名高藤泽,今年34岁,是号码帮原来在元朗的话事人,绰号‘螺纹高’。”

  刘廷打断了张承邦问道:“‘螺纹高’?怎么起这么个外号?”

  张承邦笑了一下,说道:“头,这个你不知道,高藤泽经常吹嘘自己那玩意和螺纹钢一样,坚挺无比,所以别人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

  刘廷和周斌听了,都忍不住笑了一下,立即想起来车里还坐着一个女人,便都收敛了。

  张承邦对唐岩说道:“抱歉,开玩笑习惯了。我们组一直没有女人。”

  唐岩没有任何回应。

  气氛有些尴尬。

  刘廷想了想,对张承邦说道:“你继续说螺纹高的情况。”

  “哦。。。好,头。。。高藤泽的父亲高岗,是号码帮开山十大长老之一,排位第三,位高权重,高藤泽子承父业,十几岁就加入了社团,28岁时,高藤泽在话事人选举中,为自己参选的哥哥高藤镇,与帮内人火拼,杀死了另一个候选人‘黑皮泰’,我们反黑组那边将他抓了进来,准备以谋杀罪起诉他,但可惜现场直接证据不足,又有人顶包,螺纹高最后被无罪释放。”

  刘廷冷笑了一下,说道:“这个人满嚣张的。”

  张承邦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头,不过他下场也不怎么好,先是他哥哥很快也被人砍死,他失去哥哥靠山后,在帮中失势,被赶到元朗朗宜一带,负责几个夜场,这几年算是混得很惨。”

  “他还有其他案底么?”

  “还有三次案底,两次故意伤人被捕,但都因证据不足,没有被我们起诉。。。还有一次携带毒品过海被抓,但因有人顶包,加上没有检测出他吸毒,因此也无罪释放。”

  “两次伤害罪?伤害的是什么人?”   “是号码帮在元朗的一个负责人,名字叫高藤泽。”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通知所有人,立即出发抓捕嫌犯。。。”刘廷又转头看了那个女人一眼,说道:“你也跟我们一起去。。。”然后又对满脸惊讶的张承邦说道,“她不是犯人,是新来的同事,叫唐岩,你现在带她出去,给她配一支枪。”

  张承邦有些尴尬,看了看唐岩,

  唐岩目光冰冷,也看了一眼张承邦。

  张成邦勉强笑了笑,说道:“是,头。。。你随我来吧。”

  唐岩面无表情,站起了身,随着张承邦离开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刘廷他们分别乘坐两辆轿车,一辆巡逻车,拉着警报,离开了警局停车场,向元朗开去。

  刘廷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张承邦说:“你简单说一下嫌犯的情况。”

  张承邦点了下头,拿出资料夹,说道:“嫌犯姓名高藤泽,今年34岁,是号码帮原来在元朗的话事人,绰号‘螺纹高’。”

  刘廷打断了张承邦问道:“‘螺纹高’?怎么起这么个外号?”

  张承邦笑了一下,说道:“头,这个你不知道,高藤泽经常吹嘘自己那玩意和螺纹钢一样,坚挺无比,所以别人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

  刘廷和周斌听了,都忍不住笑了一下,立即想起来车里还坐着一个女人,便都收敛了。

  张承邦对唐岩说道:“抱歉,开玩笑习惯了。我们组一直没有女人。”

  唐岩没有任何回应。

  气氛有些尴尬。

  刘廷想了想,对张承邦说道:“你继续说螺纹高的情况。”

  “哦。。。好,头。。。高藤泽的父亲高岗,是号码帮开山十大长老之一,排位第三,位高权重,高藤泽子承父业,十几岁就加入了社团,28岁时,高藤泽在话事人选举中,为自己参选的哥哥高藤镇,与帮内人火拼,杀死了另一个候选人‘黑皮泰’,我们反黑组那边将他抓了进来,准备以谋杀罪起诉他,但可惜现场直接证据不足,又有人顶包,螺纹高最后被无罪释放。”

  刘廷冷笑了一下,说道:“这个人满嚣张的。”

  张承邦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头,不过他下场也不怎么好,先是他哥哥很快也被人砍死,他失去哥哥靠山后,在帮中失势,被赶到元朗朗宜一带,负责几个夜场,这几年算是混得很惨。”

  “他还有其他案底么?”

  “还有三次案底,两次故意伤人被捕,但都因证据不足,没有被我们起诉。。。还有一次携带毒品过海被抓,但因有人顶包,加上没有检测出他吸毒,因此也无罪释放。”

  “两次伤害罪?伤害的是什么人?”   “头,这就是重点了,可能说明螺纹高和我们的案子有关联,因为他两次伤害的人,都是欠夜总会钱的北姑,其中一次是当街殴打北姑,但北姑后来撤诉了,还有一次就厉害了,螺纹高和他的手下,囚禁了一个北姑至少两个月,并将其一条腿打折,多个门牙打落,身上多处烫伤,割伤,瘀伤。。。”

  “他是不是心理变态?”

  “有可能。。。那个北姑最后是在看守他的人不注意时,冒险从窗外裸体爬到上一层住宅,才报警脱身的。。。当时她向警方反映,说她逃亡前,螺纹高和他的手下曾多次强奸、虐待、殴打自己,并威胁要将她折磨到死,死后再分尸烹煮,毁尸灭迹。。。我们警方以非法囚禁罪,虐待罪,强奸罪控告螺纹高,以及其他四个同伙,可惜最后那个北姑当庭突然翻供,改口说螺纹高并未参与整个囚禁虐待过程,只是在现场出现过,还曾经劝解别人把北姑放了,所以最后法院只能判决另外四人,以非法囚禁罪和虐待罪入狱,螺纹高则以包庇罪,只被判入狱三个月。”

  “强奸罪呢?连强奸罪都没告成功么?”

  张承邦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因为受害人是非法居留的小姐,精神状态也极不稳定,陪审团无法确人她和五个男子发生性关系,是否属于自愿,这种案子,疑点利益都归于被告,所以没有给他们入罪。。。判决生效后不到两个月,那个女子突然堕楼身亡,死因我们警方判断为自杀,但也有附近居民说在女子跳楼之前,曾经听到女人尖叫声。。。”

  车内所有人听过张承邦陈述后,都安静了下来。

  刘廷转头看了一眼唐岩,

  唐岩看着窗外,脸部肌肉微微颤动了一下。

  刘廷顺便本能的看了一眼唐岩的胸部,

  很大,很雄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