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对那里熟悉么??”

  “熟悉,我信教,每个周日都去白教堂做礼拜。”

  “你信教?”

  “我哥哥死后,我就加入教会了。”

  “你做的事情,像是一个虔诚教徒该做的事情么?”

  螺纹高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会去忏悔就是了。”

  “发生关系后,你就把叶珊珊给杀了是么?”   螺纹高冷哼一声,说道:“当然不是,我和他无缘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他?”

  “也许就是因为你变态呢?或者他也欠你钱,欠你39万,所以你就捅了她39刀?”

  “长官,我真的没杀他,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就是喝酒喝太多了,睡着了。”

  “那你呢?”

  “我刚想送她回家,就接到一个电话,说帮会有个兄弟被人捅了,让我去帮忙,我接了电话就赶过去了,你们要是不信,可以查我的电话记录。”

  “大概几点钟你离开的?”

  “凌晨4点吧?”

  “你为什么不带叶珊珊离开?”

  “当然不能带她去,她是个小姐,我半夜带个小姐去办事,我手下那帮兄弟还不笑话我。”

  “所以你就把她一个人丢在哪里了?”

  螺纹高不耐烦地摇了摇头,说道:“。。。是。。。但谁知道她那么倒霉,我一离开,就碰到疯子把她给杀了。”

  “你走的时候她清醒么?她没有自己要离开么?”

  “她睡着了,姿势就和你照片里拍得差不多。”

  “内衣内裤也没穿上?”

  螺纹高把双手一摊,不耐烦地说道:“。。。长官,你不是让我给她穿上吧?她有手有脚,醒了自己就会穿。”

  “你离开后,去见的是什么人?”

  “新界新妇街的‘大黑’,他经营一家棺材铺。”

  “他出什么事情了?”

  “我们最近和和连胜抢地盘,他出去吃饭的时候,被和连胜的人给砍了。”

  “然后你什么时候离开的?”   “今天下午三点吧,我回到的元通街。”

  “在后巷我追你时,绊倒你的女尸是谁你知道么?”

  螺纹高摇了摇头,说道:“就是那具被割开得女尸么?。。。”

  “是的。”

  “不认识,没见过那个女人。。。不过凶手的手法还真是他妈的凶残,妈的当时差点没给我吓死。。。”

  刘廷从资料夹里拿出第二个尸体脸部特写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双眼圆睁,瞪视着上方,披头散发,满脸鲜血,死状恐怖。

  刘廷把照片扔到了螺纹高面前,皱着眉头,用手用力的敲打着照片,说道:“你再好好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认不认识?!”   螺纹高脸色有些难看,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说道:“我真不认识这个女人,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到我的场子去调查。我确实没见过她。”

  刘廷从螺纹高的表情中,看不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心里有些失望。

  “今晚上被你裸体吊起来的那个女人是谁?”

  “我旗下的小姐,艺名叫文文,真名叫韩北春,内地过来的小姐。。。”

  “为什么要虐待她?”

  “长官,我不是在虐待她,是在和她玩游戏,就是口味重了点。”

  “是么?”刘廷冷哼了一声,说道,“可我怎么听到她欠你40万,你不但折磨她,还威胁要给她放血,还说就算弄死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

  螺纹高听到这句,紧张起来,连忙说道:“长官,我那都是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要杀她?她可是我旗下的小姐?”

  唐岩在一边突然问道:“你旗下的小姐,都什么标准?你看我够格么?”

  螺纹高迷惑的转头看了唐岩一眼,然后斜着眼睛哈哈笑了起来,带着粘粘的腔调问道:“警花姐姐,你长得这么漂亮,我保证你在我那,一天就能赚到你当差一个月的薪水,我那里还经常有演艺圈的大老板光顾,也许他们看上你了,能让你也当上大明星也说不定。”

  唐岩听着螺纹高的话,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螺纹高,突然身子向前,脑袋也伸过来了,表情突然变得很暧昧,眼睛紧盯着螺纹高,压低了声音问道:“你看我皮肤好么?符合你们小姐的标准么?”

  螺纹高听到了,哈哈一笑,把脑袋也伸过来了,用极下流的眼神在唐岩脸上扫来扫去,然后眉毛一抬,说道:“不错哦,再抹点粉底就更好了。”

  “是么?”唐岩仍然控制着声调,小声地问道,“我总是没有信心,要不你摸一下,看看手感怎么样?”

  螺纹高愣了一下,然后立即哈哈笑着把手伸起来了,去摸唐岩的脸。

  手摸到唐岩的脸上,螺纹高带着挑衅的表情,用手慢慢来回摩擦,同时灿笑着。

  唐岩突然一把抓住螺纹高那只手,然后突然向后背扣,再往前用力一拽。

  螺纹高整个身体一下子被拽到了审讯桌上,唐岩又一脚蹬在桌腿上,桌子立即向前倒了下去,螺纹高仍然被唐岩拽住了,身子滑离开了桌子,咚的一声闷响,重重的摔在了横过来的桌腿上,然后又落在地上。

  螺纹高立即发出一声凄惨的惨叫。

  唐岩又用另一只手,抓住了螺纹高三根手指,向上用力掰去。

  螺纹高立即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大叫:“姐姐饶命,姐姐饶命。。。”

  刘廷没想到唐岩这么生猛,看着螺纹高在地上惨叫,把自己的椅子向后挪了一点,然后继续坐在椅子上,看着唐岩和螺纹高,保持着沉默。

  这么过了十几秒钟,螺纹高疼的脸部开始充血,已经变成了猪肝一样的红色,刘廷皱着眉头唐岩道:“唐岩!你在干什么?怎么可以殴打犯人?”

  唐岩手上继续用力,同时说道:“他刚才想要袭击我,长官。”

  螺纹高脸上大颗的汗珠慢慢冒出来了,布满了额头,同时疼痛的嘴唇都开始呈现紫色,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刘廷又等了一会,说道:“螺纹高应该不会再袭击你了,放开他吧。”

  “是,长官。”唐岩说到这里,手上又一用力,只听到咔嚓两声脆响,螺纹高有两只手指头被弯成了不可能的角度,骨折了。

  唐岩放开了螺纹高的胳膊,螺纹高躺在地上,脸色惨白,昏死过去了。

  刘廷上前拍了拍螺纹高的脸,

  螺纹高毫无反应。

  刘庭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去找医生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别出什么麻烦,然后把审讯录像删掉,明白了么?”

  “是。头。”唐岩冷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地上死猪一样的螺纹高,又突然狠狠踹了一脚螺纹高的背部,然后跨过螺纹高的身体,出去了。  等到负责抢救的医生到达后,刘廷也离开了审讯室,

  刘廷不担心螺纹高控告或起诉自己和唐岩,在没有现场录像,双方各说各话的情况下,负责监控警员操守的内务部就算怀疑刘廷和唐岩乱用职权,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控告自己。

  更何况对方是黑社会分子,经常会栽赃陷害执行公务的警察,

  所以他们的证词,本身就很不可信。

  但刘廷仍然让唐岩写了一份报告,还严厉批评了唐岩。

  但唐岩极为不满的顶回了刘廷的批评:“头,如果你当时觉得不妥的话,为什么不及时制止我呢?。。。你还不是想借我的手来收拾螺纹高?然后又让我当替罪羊。。。”

  说完这些话,唐岩又满不在乎的指责刘廷说道:“你身为我们的头,应该保护下属。”

  刘廷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唐岩反驳完刘廷后,又问刘廷对螺纹高嫌疑的看法。

  刘廷本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后,还是勉强说道:“看他刚才审讯的反应,他是凶手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因为提到那两个受害者时,螺纹高既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极端变态杀人狂那种抑制不住的兴奋感。。。”

  唐岩想了想,又说道:“可我们只凭审讯时他的反应来判断,会不会过于武断?或者被他给欺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