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我另外还有个证明他不是凶手的证据。你还记得我们怎么发现的第二具尸体么?是我们追捕螺纹高时,螺纹高跑到了后巷里那个凶案现场,然后还被尸体给绊倒了,扭伤了脚,并因此被我们抓到。。。如果他真是凶手的话,怎么可能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就算他极端变态,故意想引导我们到凶案现场,也不必非得摔伤自己。。。”

  “也许他就是那么变态,故意绊倒自己,来迷惑我们的呢?”

  刘廷说道:“要想判断螺纹高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我们还有个更准确的方法,就是解剖尸体。”

  “解剖尸体?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头?”

  “赵允生曾经在初步看完尸体的伤口后,说凶手运用刀具切割人体的水平,绝对是专业级的。。。凶手应该是医生、兽医、法医一类的职业,而且凶手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剖开受害人的身体,分解切割各个器官,显然凶手的心理素质超强,并能在犯案过程中,始终保持冷静克制。。。你看那个螺纹高,像是具备这些素质的人么?”

  唐岩眨了眨眼睛,眼睫毛很长,眼睛很大,脸上带着一丝奇怪的,难以征服的野性。

  这种野性,很吸引刘廷。

  唐岩想了想,说道:“既然这样,不如我们现在就去解剖室,去看看解剖结果,不就知道答案了么?”

  刘廷看着唐岩,有点走神,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立即说道:“。。。这样也好,我们就去看看赵允生在这两具尸体上,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发现?”   三分钟后,刘廷和唐岩到了地下一楼。

  赵允生正在整理资料,看到刘廷和唐岩后,和刘廷打了声招呼。

  刘廷问道:“尸体解剖结束了么?”

  “已经结束了。”

  “有什么发现么?”

  “有很多发现,我正在写解剖报告。”

  “你先简单和我说说情况。”

  赵允生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那我们先去看看尸体,我再给你们解释。”



  三分钟后,赵允生、刘廷和唐岩,都把手术衣,口罩,手套戴上了,然后进入了解剖室。

  解剖室正中间并列摆着两个移动式解剖台,赵允生说道:“为了方便对比,我把两个死者放在了一起。”赵允生说完这句话后,分别打开了左右两个解剖台上的无影灯。

  每次在解剖室打开无影灯时,刘廷都会感到很不舒服,

  因为光线极强的无影灯,会让解剖室四周显得更加黑暗,让刘廷有一种有人躲在黑暗中,窥视自己的错觉。

  现在两个无影灯点亮了,刘廷看着两块白布下,盖着的两具已经支离破碎的尸体的轮廓。

  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刘廷转头看了一眼唐岩,

  唐岩的脸色也很不好看,眼睛紧盯着尸体,呼吸有些急促,咽了口吐沫。

  赵允生询问的看了刘廷一眼,刘廷轻轻点了一下头,示意赵允生开始。

  赵允生也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慢慢的,揭开了左边解剖台上的白布,

  白布下面,是第一个死者的尸体。  尸体皮肤已经浮肿,就好像被长时间泡在水里一样发胀,眼睛也已经被发肿的眼皮覆盖住了,眯成了一条细缝,

  皮肤上显现着大片青紫色的尸斑。腹部已经被赵允生割开,腹腔里血红粘稠的混成一片,各个器官的轮廓若隐若现。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福尔马林味道。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唐岩,

  唐岩眼睛紧盯着尸体,眼光闪烁,脸色也有些难看。

  赵允生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刘廷和唐岩,似乎在问还继续下去么?

  刘廷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赵允生点了点头,转身又揭开了右边解剖台的白布。

  残破的第二具尸体也慢慢显露了出来,

  堆放在尸体旁边的死者的肠子,

  软软的,互相残绕着,毫无力度。

  刘廷感到胃部一阵翻腾。

  还有被剖出的刚刚成型的,血红色的婴儿尸体,四肢散开着,躺在一旁。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唐岩,

  发现唐岩的手在微微颤抖。

  一个念头突然在刘廷的脑海中闪过,

  也许唐岩也有黑色的过去,

  唐岩的阴暗面。  赵允生看着那个小婴儿,沉默了一阵,说道:“头,你们先看两具尸体的刀口,根据刀口的断面进行分析可以确认,两具尸体上所有的创口,都是手术刀一类极为锋利精确的刀具造成的,凶手绝对是熟悉人体结构的专业人士,比如医生、法医、兽医之类。”

  “就像你一样?”唐岩开口问道。

  赵允生有些尴尬,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凶手下手很准,很稳,也很快,根据尸体血液凝结情况来看,凶手杀死第一个死者后,我估计他最多只用了四分钟时间完成那39刀,也就是平均每一刀只有6秒左右的时间,在这六秒钟内,凶手要用力割开尸体的创口,还要达到相当的深度和长度。”

  说到这里,赵允生又指向第一具尸体颈部的位置,让刘廷和唐岩观看。

  那里九道伤口整齐排列着,就像百叶窗的窗叶一样分割着。

  赵允生继续说道:“。。。特别是凶手割在死者颈部的九刀,每一刀和每一刀的间隔,长度,力度,深度,以及方向,都高度的一致,这绝对是精密外科手术的水准,凶手不但手艺高超,就是他在紧张和压力下,仍然能切割得这么完美,可见他的心理素质,也让人叹为观止。。。”

  唐岩在一旁突然幽幽的说道:“凶手在切割尸体时,一定很认真,很享受。。。就好像一个艺术家,在创造一件最完美的艺术品一样。。。我能感觉到凶手杀人时,那种心理的波动,那种状态,还有那种可怕的压抑感和愤怒。。。”

  刘廷和赵允生互相看了一眼,没有人说话。

  唐岩看着尸体,继续好像自言自语一样,慢慢地继续说道:“凶手在切割这九道伤口时,那种专注和细腻的感觉,那种每一刀都要力求完美,夜风在耳边吹动着,四面黑暗无比,只有眼前的这具尸体,这具只属于凶手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艺术品,天上的星光若隐若现,雾气中远处的教堂,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压迫感,那种血流过皮肤表面的滑腻粘稠,那种手指尖手术刀闪着寒光的颤动,那种皮肉被切割开时粘滞的快感,都会让人难以自制,欲罢不能。。。”

  刘廷和赵允生感到自己的后背发凉,因为唐岩刚才的说话。

  刘廷沉默了几秒钟,转头看着唐岩问道:“你这些分析,都是来自于犯罪心理学么?”

  唐岩仍然双眼紧盯着尸体,眼光闪烁,慢慢地说:“。。。不是,我只是在拼命想象如果我就是凶手。。。在那一刻,我会是什么感觉。”   唐岩话音落下后,三个人都沉默了下来,默默看着无影灯下的两具碎尸。

  刘廷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很厉害。

  唐岩的说话,就好象她曾经杀过人一样,

  否则怎么可能会体会到那样的程度呢?

  那么传神。

  唐岩身上,

  有一种可怕的,强烈的吸引力。

  吸引着刘廷。



  这样死寂一般的沉默,持续了十几秒钟,赵允生才又说道:“第二具尸体到现在为止,死亡时间只有大约3个小时。。。也就是她刚刚被杀不久,就被你们发现了。受害者死亡时,已经有大约6个月身孕,凶手在杀死死者后,剖开了死者的肚子,取出了婴儿,并在婴儿身上捅了五刀。。。”

  刘廷他们看了看血肉模糊的婴儿,都没有说话。

  赵允生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第二个死者身体上的几处刀伤,也是凶手用手术刀留下的。死者被凶手剖开肚子后,肠子被凶手拽了出来,精心摆放在了尸体四周。。。伤口和各个器官的切割痕迹,以及凶手剖开子宫的手法,都显示凶手对人体结构的熟悉程度极高,运用手术刀的熟练程度绝对是职业级的。。。”

  “凶手弄得这么血腥,是有什么解剖学上的意义么?比如说为了拿走受害者身上某个器官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