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赵允生摇了摇头,说道:“死者虽然被切开了,但所有的器官都留在了现场,伤口没有任何的解剖学意义,除了精确的切割伤口外,也有很多刀伤没有任何目的性,只是随意的捅进死者的身体里,似乎凶手出于发泄的目的,才会这么破坏尸体。”

  “死者有没有被强奸的痕迹?”

  “没有。没有发现死者近期进行过任何性行为。。。”赵允生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根据以前我尸检的经验,一般这种变态杀人案件,凶手基本都会强奸死者或者奸尸,但这个案子如果螺纹高不是凶手的话,就意味着凶手根本没有和两个死者发生任何的性行为,这有些反常,不符合一般的连环杀手规律。”

  唐岩在一旁幽幽的说道:“我觉得凶手心中充满了怒气,一种无处发泄的怒气,当它杀掉死者后开始破坏尸体时,他就处于那种疯狂的,完全不受控制的状态。。。完全丧失理智,看到什么地方,就破坏什么地方,就剖开什么地方,他就是想把尸体彻底切碎,没有确定的目的,就为了纯粹的发泄自己的怒火,所以你从尸体的身体上,根本找不到规律,因为凶手根本就没有规律,没有任何规律,唯一的理由,就是凶手正变得越来越凶残,越来越难以满足。。。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凶手应该很快还会作案,而且下次凶手会变得更加凶残,尸体也会被毁坏的更加严重。。。”

  赵允生和刘廷听完唐岩的话,都沉默了下来。

  赵允生问道:“你是说,凶手是为了发泄怒火?”

  “是的。。。”

  “那么他的怒火,可能会来自于什么地方?”

  “凶手没有强奸过这两个死者,但这两个死者的性器官都遭到了残酷的破坏,如果从这方面来分析,我觉得凶手的怒火,很可能来自于性压力。”

  “你是说对方可能是性无能?”

  “也可能是对方无法进行正常的性活动。。。必须通过某种视觉刺激,而不是发生真实的身体接触,才能达到高潮。。。”

  刘廷转头看着唐岩,问道:“这些分析也是来自于你对凶手心理状态的模拟么?”

  唐岩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通过这具尸体上面密布的刀口,就能够看到凶手内心的那种压抑和痛苦。。。”

  唐岩说到这里时,

  眼光闪动。

  眼神里,似乎也有一丝痛苦。



  刘廷烦躁的皱了皱眉头,转头问赵允生道:“还有什么发现?”

  “还有个重要的发现,就是凶手在第二个尸体里面,也塞了一张字条。”

  刘廷浑身一震,立即问道:“也有一张字条?里面是什么内容?”

  赵允生说道:“字条是在死者的腹腔里面发现的,已经被血浸透了,但上面的文字却很清晰,应该是用一种特殊的萤光材料书写的,遇到血后,字体就会显现出来。”

  赵允生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证物柜里,拿出了一个塑料密封口袋,里面装着血红色的字条,上面有几十个字,就和赵允生说的一样,泛着冷蓝色的荧光。

  刘廷拿过了塑料口袋,看字条上面书写的内容:  “我感到难以满足,为了平息我的怒火,我必须再杀掉三个人,三个有某种特征的人,就和已经死掉的那两个人一样的特征。。。或者你们可以阻止我,让我停手,把我抓起来。。。求求你们快抓住我吧,我已经失去了自控能力,我是个疯子。。。只有你们能让我停手,让我免于崩溃。。。我已经把地址留给你们了,按照我留下的地址,你们就能找到我的下一个目标。。。快来吧,祝你们好运,也祝我自己好运。。。复活的开膛手杰克敬上。”

  刘廷看完后,又把证物袋递给了唐岩,让她观看,同时转头问赵允生说道:“凶手说留下了下一个案子的地址,你在死者身上找到了么?”

  赵允生迟疑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仔细的检查过整个尸体,还有死者的衣服,除了这个字条外,没有任何其他文字性的线索。”

  唐岩看完字条,说道:“这应该是凶手给我们留下的谜题,他这样的变态,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把线索留下来?”

  刘廷听完唐岩的说话,沉吟了一下,转头问赵允升说道:“尸体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赵允生犹豫了一下,说到:“要是勉强说的话,我觉得有一处刀口,和别的地方有些不同。”

  “什么地方?”刘廷问道。

  赵允生用手轻轻拽起了尸体右手的无名指,上下轻轻甩动了两下,一边说道:“你们看死者这根手指,从关节处被凶手用刀给切断了。”

  “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尸体上其他的伤口,都可以归为两类,一类是凶手为了切割器官,用专业的解剖手法留下的。还有一类是凶手为了泄愤,毫无规律乱捅留下的。只有这个伤口,我觉得无法归到这两类里。”

  “你说的详细点。”

  “无名指这个位置,没有什么特殊器官,也就没有什么解剖意义。所以应该不是第一类伤口。可你要是说泄愤的话,凶手应该是随机留下伤口,可这个伤口,显然是凶手特意切开的,是有意识留下的。而且除了无名指外,死者其他九根手指都没有任何损伤,所以我觉得有些奇怪。”

  刘廷看了看那个刀口,皱着眉头问道:“如果不切断手指,手指在死亡后,自然的状态会是什么样子?”

  赵允生说道:“会向手掌内弯曲,直到握得紧紧的,成为一个拳头,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掰开。”

  刘廷看着尸体的无名指,沉默了几秒,转头对赵允生说道:“你把现场拍到的尸体照片拿来,给我看看。”

  赵允生答应了一声,然后从工作台上拿起了照片,递给了刘廷。

  刘廷翻看着现场照片,看了看说道:“我知道凶手为什么要割断死者的无名指了。”

  “为什么?”唐岩在一旁问道。  刘廷指了一下照片,说到:“凶手割断她的手指,是为了让她的手指指向对面的墙壁,就像一个提示我们的箭头一样。。。”

  赵允升也看了看照片,尸体的右手只有无名指向前伸展着,其他四根手指都向内弯曲,看起来右手确实好像在指着什么。

  赵允生又看了一下现场环境照片,找到了对面墙壁的照片,指着照片说道:“我在现场时,给每一面墙壁都拍过照片,你看墙壁上面,看不到什么特殊的地方。

  刘廷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是谜题,就不会那么简单就让我们发现凶手留下的答案。。。”说到这里,刘廷停顿了一下,说道:“现场封锁解除了么?”

  “应该还没有。”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那还好,我们现在立即再去现场一趟,看看凶手到底给我们留了什么线索。”   半个小时后,刘廷和唐岩,第二次来到了那个案发现场,那条后巷。

  后巷已经被警方的封锁线封锁起来,封锁线外还有执勤的警察站岗。

  刘廷和唐岩出示了证件后,走了进去,

  现场仍然保持着原样,地面仍能看到血迹的轮廓,模模糊糊形成一个人躺卧的形状,

  空气中仍隐约透着一股血的腥味。

  刘廷对比着照片,对照了一下死者无名指手指的方向,

  无名指指向的,是斜后方的砖墙墙壁,

  砖墙有些老旧,泛着暗红色,斑驳不堪,有几块砖上甚至已经长出了几棵青草。



  墙上看不到有什么异常。



  刘廷仔细观察着墙壁,看不到任何字迹或者异常的痕迹,

  但刘庭感到自己隐隐闻到了一股类似消毒水的,化学制剂的味道。

  尸体里的字条被血浸透了,仍然能显示出字迹,

  荧光质感的字迹。

  刘廷突然有一个想法,也许凶手字迹要想显现出来,必须需要某种显影剂,

  而这种显影剂,

  也许就是人的血液。



  刘廷想到这里,转身走回到巡逻车上,找到了一个短刀,拿着短刀,又走回到了那面墙壁前面。

  刘廷用鼻子仔细的闻着墙壁的味道,寻找味道最浓烈的位置。

  最后确定了一个位置,

  自己的左前方,胸前的高度,

  所有其他人都呆呆看着刘廷,有些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