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犹豫了一下,

  然后举起了短刀,

  用短刀割开了自己的食指。

  血立即涌了出来,

  刘廷没有感到疼痛,只感到一股奇怪的,丝状的凉意。

  然后刘廷把手指按到了前面的墙壁上。

  用另一只手,拼命的挤自己的手指,

  血不停的从伤口滴下来,

  顺着墙壁向下流去,

  墙壁上,血液流过的地方,慢慢现出了荧光色的痕迹,

  和在尸体里找到的那个字条,一样的荧光色。

  刘廷的手指离开了墙壁,后退了几步,看着整面墙壁,

  显现出的笔画十分粗壮,也许整面墙壁,都已经被凶手写满了。

  需要更多的鲜血才行。

  刘廷回头看了唐岩一眼,

  唐岩也在看着自己,眼光闪烁不定。

  刘廷转头对身后的人吩咐道:“立即联络总部,对他们说这里有人失血过多,急需抢救,让他们派救护车过来,多带几袋鲜血。”

  后面的军装警员立即疑惑的问道:“长官,可是这里没有伤员,这么做不合规矩。”

  刘廷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说道:“你照做就是了,有什么事情,我负责。。。”

  “。。。是。”军装警员犹豫了一下,敬了个礼,转身跑回到巡逻车哪里去联系总部。

  刘廷回过身来,发现身边的唐岩不见了,又转身向后看,看到唐岩从自己车里拿出了什么东西,然后又走回到了刘廷身边,然后冷冷的,有些不耐烦地把刘廷的手拿了起来,

  放入了自己的嘴里,吸了几下,

  一股温热的感觉,还有有些发痒的吸力,从刘廷的指尖传了过来。

  唐岩吸了两下手指,发现刘廷在看着自己,

  唐岩冷冷的,面无表情,把手指头从自己嘴里拽了出来,仔细看了看伤口,

  手指头已经干净了,只有一条红色的伤口。

  唐岩拿出车里取出的东西,

  是创可贴,

  唐岩撕开了一个包装,拿出来一个,仔细给刘廷包扎好了。

  刘廷问道:“你是不是喜欢血的味道?”

  唐岩摇了摇头,冷冰冰的说道:“不是。”

  然后转身离开了。

  刘廷看着自己被精心包扎好的手指,又回头去看唐岩。

  唐岩也在看着刘廷,似笑非笑。



  五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到了现场,刘廷命令把车上的血浆都拿下来。

  然后刘廷和唐岩把血浆袋尖端剪了一个小口,然后挤压血浆袋,让血浆喷涌出来,喷到墙上。

  随着血浆的血腥味道四处弥漫,墙壁慢慢染成了大片的血红色,

  一组字迹,慢慢的显现了出来:  “恭喜各位长官,成功找到了第三个死者。

  她的尸体在元朗朗龙街233号2-4-1。

  我在现场,还给你留下了下一个死者的线索。

  另外我想提醒各位,请注意所有死者的鞋。”

  刘廷看着那个地址,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然后立即转身命令身后的军装警员:“立即联系总部,向。。。。。。。。派巡逻车封锁现场。”

  然后刘廷转身对唐岩说道:“我们立即出发,去这个地址。”

  唐岩点了点头,却没有动弹,而是自言自语道:“死者的鞋,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刘廷摇了摇头,说道:“不奇怪,因为我们已经发现的两个死者,都根本没在现场找到鞋子。”



  二十分钟后,刘廷和唐岩仍然堵在路上时,刘廷的电话响了,是总部的电话。

  刘廷按了接听键,说道:“我是刘廷。”

  “刘长官,元朗的巡逻队已经到达现场了。”

  刘廷握住方向盘的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问道:“发现尸体了么?”

  总机沉默了一下,答道:“发现了一具女尸,尸体已经腐烂,相信已经死亡了一段时间了。”

  刘廷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电话声音很大,唐岩也听到了,

  唐岩脸上的肌肉,

  扭曲了一下。

  刘廷沉默了几秒钟,问道:“现场还有什么发现?”   “凶手在墙上,留下了很多文字。”

  刘廷听到这句话,立即眼前一亮,

  又有新的线索了,

  凶手显然在和刘廷他们玩一场游戏。

  只要游戏不终止,凶手一定会露出破绽。

  刘廷说道:“让他们保护好现场,通知法证科赵云生他们,立即去现场取证。”   半个小时后,刘庭他们到达了现场,一栋老式住宅楼。

  住宅楼楼下已经被封锁,几辆巡逻车停在楼下,大批警员正在现场维持秩序。

  封锁线外,围了好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看热闹的附近居民。

  刘廷他们挤过人群,进了封锁线,出示了证件后,负责现场的一个军装警员走了过来,是一个女警,向刘廷敬礼后,说道:“刘长官,我是现场负责警官陈迪。”

  刘廷看了陈迪一眼,皮肤很白,胸很大,头发很长,扎成了一个辫子在脑后,

  陈迪长得很漂亮。

  刘廷问道:“现场情况怎么样?”

  陈迪表情很严肃,说道:“长官,我们接到通知后,就到了你们给出的地址,二单元四楼一号。我们敲门后,里面没有人应答,经过总部批准后,我们将门强制破开,发现里面有一具女尸。”

  “屋内你们进去过么?”

  “没有,没有任何警员进入那个现场,我们根据总部要求,只作现场封锁,其余取证等工作,由你们重案组接手。”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做得很好。。。”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唐岩,又转头对陈迪说道,“我们上去看看。”

  “是,长官。”



  在陈迪的带领下,刘廷和唐岩他们进入了楼内。

  楼内墙壁破旧,灯光暗淡,

  还弥漫着一股潮湿腐臭的味道。

  三个人过了狭窄的前厅,按了电梯开关。

  电梯门吱吱呀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板斑驳破旧,有地方已经生锈。

  电梯上面的灯管忽明忽暗,接触不良,闪烁不止。

  四周的气氛,就好像拍鬼片的现场一样,让人有些不安。

  陈迪按了电梯四楼,门板又吱吱呀呀不情愿的关上了,然后电梯猛地一跳,开始向上粗暴的开去,四面都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速度奇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