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二十分钟后,刘廷等人到达了东涌道。

  已经有三辆巡逻车也到了现场。巡逻车负责带队的警员看到刘廷他们下车,立即跑了过来,向刘廷敬了个礼,同时说道:“长官好。”

  刘廷点了点头,问:“车子在哪?”

  那个警官指着前面说道:“就在前面。”

  刘廷顺着那个警官手指的方向看去,四周已经有些起雾,刘廷模模糊糊可以到前面一个停车场,停了有七八辆车,包括他们寻找的那辆白色本田。停车场前面建着一排破旧的村屋。

  附近都是大片山林,隐藏在大雾笼罩的黑暗中,嫌犯极有可能在那些村屋里。

  “这里有几个出口?”刘廷问道。

  “三个,两个通向后山,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停车场。所有出口我都已经派人把守。”

  刘廷点了点头,说:“让所有人都换成便装,以紧急检查天然气泄漏为理由,一户一户排查。”

  “是。长官。”那个警官敬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刘廷又观察了一下四处环境,命令组员说:“军装警员挨户排查时,你们分散开,帮助封锁各个主要路口,如果有人逃跑,立即实施抓捕。”

  “是!”众人应了一声,便都向前面屋村跑去。

  村子很小,家家房门紧闭,整个村子一点声响也没有,四周静得可怕,刘廷沿着一条土路,绕到了村屋后面,远处的大屿山在浓雾的掩映下漆黑一片,显示着一种巨大的未知的恐怖。

  刘廷刚准备掉头回去,突然发现似乎在东北方向上,有模模糊糊灯光穿过大雾,透了过来。

  刘廷有些奇怪,那里远离村屋,灯光是从哪里来的?

  刘廷向着灯光的方向走去,走了大概三四十米,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个坡地,坡地上在雾中矗立着一栋老式村屋,屋前杂草十分浓密,村屋外墙斑驳不堪,十分破旧,村屋每个窗子都已经被人打破,残存的窗子上面布满灰尘。

  一切迹象都表明,这栋屋子已经被废弃很久。

  但这栋破旧的村屋,现在却诡异的亮着灯光。

  刘廷拔出枪来,沿着土路上了那个坡地,慢慢向村屋靠了过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刘廷渐渐看清那栋房子的大门敞开着,前厅破旧的吊灯亮着,屋内家具东西都已经搬空,满地垃圾,墙上沾满灰尘污迹。

  屋里看不到任何人。

  刘廷沿着草丛慢慢靠了过去,靠到村屋墙角,半蹲着前进到窗子旁边,站起身来,悄悄往屋内看去,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前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在正中心,放着一个极为破旧的红凳子。

  刘廷又小心的沿着墙根移动到正门入口,屋内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刘廷举起枪来,摆出瞄准的姿势,小心的走进屋里。

  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刘廷又迅速的搜索了里面的房间和厕所,也没有人,但所有房间的灯都亮着。

  刘廷大口得喘着气,自己太紧张了,刘廷感到自己额头上全都是汗水。

  刘廷用衣袖擦了擦额头,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走回前厅,发现摆在正中间的红色凳子上,放着一张a3大小的白纸。

  白纸上面,写着几个字:

  “后门出去,前方三十米”。

  刘廷呼吸急促起来,凶手是故意引自己过来,后门出去,往前走三十米,会是什么?

  刘廷抬头往房子后面看了一眼,后门打开着,外面一片漆黑,大雾弥漫,什么都看不到。。。



  刘廷走到后门,看着外面,巨大的未知恐惧压迫着刘廷,前方会是赵梓乔被分尸的地方么?一个小小的仓房,里面到处都是可怕的血迹,墙上、天花板上、地上,还有赵梓乔躺在那里,用左半边黑漆漆的眼洞,看着自己。。。

  不对,是尹妍希,在看着自己。但右眼,也被人挖掉了。。。



  刘廷被刚才自己的幻想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紧握了一下手中的枪柄,心里镇定了一些。

  刘廷鼓足了勇气,用左手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借着只能照到前面不到一米的微弱光线,迎着无边漆黑的大雾,向前慢慢走去。

  两边是半人高的杂草,似乎随时就会从某个杂草后面跑出什么来,中间一条似乎随时会终止的小路,刘廷的脚踩在草上,发出令人不安的草折断的声音。刘廷一边拨着前面的杂草,一边缓慢前行着,一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恐惧感,一边全身紧绷,准备迎接什么可怕的,会突然出现的东西。

  往前走了大约十五米左右,刘廷感到自己几乎就要崩溃了,回头看了一眼刚才那栋村屋,村屋仍然亮着灯光,在四周飘散的大雾里,模模糊糊的,像是被什么鬼魂占据的地方,诡异而恐怖。

  但自己的前面更加恐怖,黑暗和未知当中,刘廷脑海中不停幻想着前方各种可怕的幻像,一会是赵梓乔,一会是尹妍希,一会又是那幅扭曲的巨幅照片,一会又是恐怖的分尸现场,赵梓乔像似一句普通的猪肉一样,挂在那里,血不停的流淌着,左半边的胳膊和大腿随意的扔在满是血迹的地上。

  自己还有十五米要走,刘廷直到不能再自己吓自己了,努力控制着情绪,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足勇气,重新慢慢前行起来。

  又走了几步,突然前面的杂草消失了,有一条人为开出的小路,通向前方,但是雾气仍然浓重,刘廷借着光线,一点一点前进着,此时身后的那栋建筑也几乎看不见了,只有微弱的光透过大雾,显示着房子的存在。

  刘廷又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前面传来一声叫声,几乎把刘廷的汗毛都吓出来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突然从刘廷的脚下跑了过去,刘廷被吓得突然手机扔到地上,抬手就要对那个东西开枪。但刘廷立即意识到,那个毛茸茸的东西,是一只野狗。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条狗已经消失在浓雾当中,不知去向。但身后模模糊糊的好像有几个字,刘廷立即蹲下了身子,仔细用手机的光线照射着看去,那几个字是:“就在这里”,字的上面画了一个箭头,指着一个圆圈,刘廷自己,就站在那个圆圈里面。

  刘廷这个发现,让自己汗毛全都竖起来了,自己就站在凶手画的圈里,圈里面有什么?凶手到底要做什么?

  突然刘廷看到自己脚旁,有一丛杂草,准确地说,是一丛像似杂草的东西,刘廷平静了一下自己情绪,四周看了一眼,四处都是弥漫的大雾,没有光,也没有声音。

  刘廷鼓足了勇气,慢慢蹲了下去,用手机微弱的光去照那从杂草。

  那似乎不是杂草,可沾满了泥土,土灰色的,难以辨认是什么东西。

  杂草旁边,有浅浅的,泥土被刨开的痕迹。

  刘廷用手轻轻碰了一下那堆杂草,感觉在杂草下面,自己摸到了什么粘粘的东西,就好像摸进了粘稠的蜂蜜里一样。

  刘廷轻轻拽了一下那堆杂草,没费什么力气,就听到什么扯开的声音,一小撮“杂草”,连着下面拉着粘丝的东西,都被扯了起来,同时立即一股腐臭味扑鼻而来。

  刘廷借着手电光,看着那个东西,立即明白了,那堆“杂草”,是人的头发,下面粘粘的东西,是人腐烂的头皮,自己站着的圈子里,埋的是一个死人。

  刚才的野狗,正在努力想要把这个人挖出来。

  刘廷吓得立即把手里的头发扔到地上,同时下意识的向后躲闪,就觉得自己脚下卡擦一声,踩到了什么东西,刘廷不由得浑身一抖,立即转身向地面看去,就看到几根骨头堆在地上,其中有一块分明就是人眼眶那块头骨,自己踩到的,就是这些骨头。

  这些骨头,也许也是那只野狗挖出来的。。。

  这应该是另一具尸体。

  这里有两具尸体,一具刚刚开始腐烂,一具已经彻底烂光了。

  这两具尸体,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