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看着好半天也不变动一下的楼层数字,问陈迪道:“死者的资料你们有么?”

  “详细资料我们还要回去调取,但这个死者应该是在楼内自营接客的妓女,凶手很可能是冒充嫖客,随妓女回到这里,然后将妓女杀掉。”

  “周围邻居你们都询问过笔录了么?”

  “询问过了,有一条比较有价值的线索,死者公寓左侧的邻居,是一个独居的六十四岁的老头,名字叫做陈老迪。”

  刘廷听到陈老迪的名字,立即忍不住笑了一下,问道:“你叫陈迪是么?”

  “是。这个陈老迪,和我的名字只差一个字。”

  刘廷又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你继续。”

  陈迪冷冷的看了刘廷一眼,显然有些不满,但还是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我们发现死者后,对死者几个邻居进行了排查,查到这个陈老迪时,我们发现他说话吞吞吐吐,眼光闪烁,显然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经过我们调查后,发现陈老迪一人在此独居,知道隔壁住了个小姐,为了解闷,他在自己墙壁上,按了一个水杯作的简易扩音器,有时候会听隔壁死者接客的动静解闷。”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这个老家伙倒是很会找乐。”

  唐岩和陈迪听到刘廷的话,都冷冷的,没有任何回应。

  刘廷有些尴尬,摸了一下鼻子,又问道:“他最后一次听到动静是什么时候?”

  “根据陈老迪的口供,他在前天晚上九点的时候,听到过隔壁传来一声惨叫,应该是死者发出的,然后后来没有听到呻吟声,倒是听到类似切肉的声音,陈老迪当时还感到奇怪,但也没有多想。。。自那天后,陈老迪及其他邻居,再也没有人见过死者,陈老迪说他早怀疑死者可能出事了,但怕给自己惹麻烦,因此一直没有报案。”

  “屋内传来切肉的声音?尸体被凶手破坏了么?”

  陈迪听到刘廷的问题,脸上表情立即扭曲了一下,但又迅速回复了平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最好做一点心理准备,现场。。。”

  这个时候,电梯终于升到了四楼,然后哐的一声,暴力的停了下来,然后电梯门再一次慢慢的打开了。

  空气中弥漫着尸臭的味道,立即冲入了电梯。

  陈迪指了一下昏暗的走廊右侧,那里有一户人家门打开着,屋内的光线射进了走廊,显得格外的明亮,

  房门外面围着封锁线,还有警员站在那里。

  那个房间,就是凶手给刘廷他们留下的犯案现场,

  元朗朗龙街233号2-4-1。



  刘廷一边用手遮住鼻子,避免吸进混合着恶臭的空气,一边皱着眉头问道:“尸体这么大味道,怎么这么多天没有人闻到么?”

  陈迪也皱着眉头说道:“凶手离开前,把死者屋内冷气开到了最大,另外门窗都关紧了,以延缓尸体腐烂的速度。另外在门下面,凶手用衣服塞住了缝隙。。。这里住户说这两天仍然能闻到尸臭味道,但味道不是很大,住户都以为是死老鼠尸体腐烂了,没有人想到是有人死了。”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过去看看现场。”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向走廊尽头打开的那扇房门走去。

  刘廷盯着透过那扇门照进走廊的白光,

  越靠近那扇房门,

  刘廷越感到一种令人窒息的,

  逐渐增强的,可怕的压迫感,



  终于走到了那扇门前,门半开半虚掩着,旁边负责看守的警察向三个人敬了一个礼。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腥气十足,

  刘廷慢慢推开了房门,

  看到了前厅,

  前厅很小,很狭窄,

  地上铺着破旧的地板革,四面墙壁已经泛黄,

  门对面的窗子是老式的木窗,光线照进屋里,

  显得有些昏暗,

  光线照射到地板革上的鲜血上面,反射着血红色的光晕,

  一具尸体躺在鲜血当中,是一个年轻的女孩,鲜艳的红唇,嘴张开着,白到发暗的皮肤颜色,眼睛圆睁着,脸孔微微扭曲,无助绝望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扇,

  头发四散披开,浸泡在血液里,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就像吸血鬼一样的质感。

  尸体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咽喉部位还有一道刀口,血液呈一条直线,顺着脖子流淌到地板上。

  尸体身上只穿了一个解开了的胸罩,歪在一旁,

  躯干也似乎因为血流尽了,皮肤泛着惨白的,典型只属于死人的光泽。

  一道深不见底的刀口,从胸口一直划开到下腹部,

  整个身体被刀口分为两片,向外翻转着,身体因此显得有些发扁变形,

  似乎变成了椭圆形。

  内脏都堆积在刀口里面,互相拥挤着,摊开在那里,

  血红一片,

  死者的肠子已经被凶手拽了出来,从腹腔拖到了右肩上面,堆成一座白黄色,又覆盖着血丝的小山。

  刘廷回头看了唐岩一眼,

  唐岩专注的看着尸体,没有说话。

  刘廷蹲下了身子,突然发现腹腔上面的肉缺了一块,刀口锋利,

  腹腔里面的子宫也残缺了一半,子宫上的刀口同样整齐,

  这两个部分,被凶手割掉了。  刘廷看着地上的残尸,沉默了一会,转头问身后的军装警员道:“刚才你们不是说凶手在现场留下了文字么?在什么地方?”

  军装警员指了一下南侧的卧室,说道:“在那边,长官。”

  刘廷看了看警员指的方向,在走廊尽头的卧室,门虚掩着,有一束阳光透过门缝,照到狭窄的走廊里面。

  刘廷皱了皱眉头,转头对唐岩说道:“我们去看看。”然后两个人向那个卧室走去。

  走到了门口,刘廷抬起了手,握住了门把手,立即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向自己侵袭而来,

  似乎进入那扇门后,就会进入这个凶残杀手的内心世界,

  而杀手的内心世界,则会让所有进去的人也变得疯狂。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手有些轻微颤抖着,把门一下子推开了。

  屋内阳光刺眼,四周墙壁却显得有些奇怪的昏暗,朝向东侧的一面墙壁,正中心挂着一幅死者的全身照片。

  双手卡在腰间,脸上带着暧昧的微笑,双腿微微弯曲着,靠着一把高脚椅上,眼睛圆睁着,带着暧昧诱惑的微笑,看着照片正前方的刘廷。

  照片上林萍的脸上被刀划了一个巨大的,十字形的刀口,腹部,下阴的位置上,也都被划开了口子。照片空白处,也都被凶手划满了刀痕,整个图片上面的人,就和那些受害者的尸体一样,已经被几乎划烂了。

  照片旁白大块的空白墙壁上,也已经被写满了血红色的字迹,杂乱无章:

  我要杀光他们我是天使他们该死开膛手杰克复活复活复活复活复活复活我就是开膛手杰克我已经复活复活复活复活抓住我把你们抓不住我抓不住我二十年前你们抓不住我抓不住我二十年前我很痛苦我很痛苦你们抓不住我  右下角还有一行字,上面写的是:“如果你们现在还没有抓到我,那么你们应该很快就会发现第四个死者。。。记住,我要杀五个人,就和真正的开膛手杰克一样。”

  刘廷呆呆看着那行字,沉默了一会,回头看了唐岩一眼。

  第四个死者?

  会在什么地方?

  突然刘廷的电话响了,刘廷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是周斌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