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按了接听键,问道:“周斌,什么事情?”

  “头,我们发现了第四个死者。。。”

  刘廷听到周斌的说话,感到呼吸都几乎停止了,胸口上面似乎压着一块巨大无比的大石。

  一切都和凶手说的一样,

  果然第四个尸体,

  也被发现了。



  刘廷强迫自己深吸了两口气,问道:“死者又是一个妓女么?”

  “是的。。。头。”

  “死得很惨?”

  “。。。很惨。。。死者的身体。。。已经被分割开了。。。看来凶手的凶残程度,在迅速升级。”

  “死者被强奸了么?”

  “没有。”

  “死者的鞋子还在么?”

  “。。。我们在现场,没有找到鞋子。”

  刘庭沉默了几秒,说道:“我现在立即过去。。。”   出了住宅楼后,刘廷上了车子,突然发现唐岩不见了。

  刘廷立即拨打了唐岩的电话,

  电话通了,又立即被挂断了。

  过了一会,来了一条短信,是唐岩发过来的:“我有新的线索,稍后会和你联系。”

  刘廷看着短信,心里一阵烦躁。

  唐岩身份特殊,说不得碰不得,

  这样的下属,刘庭知道,可能会很麻烦,

  但另一方面,刘廷感到自己被唐岩强烈的吸引,

  唐岩天生的那种难以驯服的野性,

  让刘廷难以自制,欲罢不能。  三十分钟后,刘廷到了第四个死者的案发现场,中环主教广场。

  广场已经被封锁,此时刚刚凌晨两点半,警车闪烁的头灯来回旋转着,照射着现场忽明忽暗。

  刘廷把车停在紧急停车带上,带好标牌,和值班警员示意了一下,钻进了封锁线内。

  周斌看到刘廷,立即迎了过来。

  刘廷问道:“情况怎么样?”

  “今天凌晨一点时,我们接到报案,在广场附近住宅区发现一具女尸,死者喉咙被割开,死因是左颈动脉失血过多。”

  “死者被开膛了么?”

  “没有。我们的人正赶往那个现场时,在一点四十五分左右,接到了第二个报警,说在主教广场这里,又发现了一个死者,就是那边那个。”

  “这个被开膛了?”

  “是的。”周斌说到这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说道:“因为我们赶往第一个现场,是在一点三十分经过的这里,接到报案这里案发,是在一点四十五分,也就是说凶手要在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内将死者杀掉,并剖开死者的腹部。。。”

  刘廷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我们过去看看尸体。”

  周斌点了点头,两个人就绕过广场中央的喷泉,向另一侧的陈尸现场走去。

  刘廷远远看到不少警员围住地上白花花血肉模糊的一片,也就是那具尸体。

  赵允生也在那里,正在给现场拍照。

  刘廷走过去,和赵允生打了个招呼,然后低头看地上的尸体。

  死者妆化得极为妖艳,身上穿着豹纹上衣和紧身短皮裙,应该又是一个应召女郎。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

  刘廷转头问赵允生道:“死者的情况怎样?”

  赵允生蹲下身子,指了一下尸体颈部,那里有一道刀口,血液从齐刷刷的刀口流出来,像是一个红色的瀑布。

  赵允生说道:“死者是被凶手割喉后,失血过多死亡。”

  赵允生又指了一下死者脸部,说道:“凶手显然对外科解剖极为精通,只一刀就割断了死者颈部动脉,你们看,现在死者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说明她体内血液大部分都已经流出来了。。。”

  说到这里,赵允生又慢慢揭开了已经被染成了红色的盖尸布,露出死者的腹部。

  模模糊糊的一大片血红色的器官堆积在一起,

  刘廷想起了菜市场上堆满了肉和内脏的猪肉案板,胃内一阵翻腾。

  赵允生深吸了一口气,指着已经被切开的腹部,说道:“凶手剖开了死者的腹部,将死者的肠子拽了出来,缠绕到右胸处,死者子宫和肾脏被割掉了,并被凶手带离了现场。”

  周斌看着冰冷冷躺在那里的尸体,强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问道:“这么复杂的外科手术,凶手真的是在不到15分钟的时间作的么?”

  赵允生说道:“我也用解剖刀解剖尸体,对这个凶手的手法,我只能说。。。真的是叹为观止。。。我自问这么短时间内,是绝对做不到的。”

  刘廷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尸体是光着脚的,鞋子也被人脱掉了。

  刘廷问道:“鞋子又失踪了么?”

  周斌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头。。。我已经派人在附近展开详细搜索,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刘廷摇了摇头,问道:“这次凶手留下什么文字线索了么?”

  “目前还未发现。”

  刘廷站起了身子,心中一阵烦躁,突然又想起了唐岩。

  这个不听话的下属,到底去哪里了?  刘廷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对唐岩的失踪,

  有一种有极为不好的预感。

  刘廷拿出电话,又一次拨打了唐岩的号码。

  电话通了,铃声一直在响,

  最后还是无人接听。

  刘廷心里一阵烦躁。

  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军装警员满脸惊恐的跑了过来,同时喊道:“长官,我们在后面的高斯顿街有发现。”

  刘廷看着那个警员,不满的喊道:“你慌什么?!”

  警员大口喘着气,有些惊慌的说道:“对不起长官。。。对不起。。。我们在那条街上发现了死者的外套,同时在血衣附近的高墙上,发现了一些粉笔写下的标语,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刘廷、周斌和赵允生三人互相看了一眼,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去看看。”



  三分钟后,刘廷他们到了高斯顿街。

  带路的警员指了一下远处已经被封锁线围住的区域,说道:“血衣和字迹,就在那里。”

  刘廷他们走到封锁线那里,看到封锁线里,有一个垃圾桶,盖子已经被翻开了,一件几乎已经被染成血红色的白色女士短外套,躺在垃圾堆的最上方。

  垃圾堆旁边的高墙上面,是凶手用粉笔写着歪歪扭扭的几行大字:  “妈妈你他妈的是死人求求你不要死盯着我!!

  妈妈你他妈的是死人求求你不要死盯着我!!

  妈妈你他妈的是死人求求你不要死盯着我!!”

  刘廷看着墙壁上三行重复的说话,感到背后涌起了一股冰冷的寒意。

  凶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妈妈死盯着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