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下面是正文:  “澳门夜新闻网:昨日林光医院一陈姓外科医师突然精神失常,手拿手术刀攻击患者,保全上前制止时,被其割伤手臂,血流不止。警察到场后,外科医师劫持一女护士,与警方对峙,并高呼自己为复活的开膛手杰克,之后又突然放掉女护士,并试图自杀。

  警方鉴于情况危急,被迫使用橡皮子弹将该外科医师制服。目前该外科医师已被警方收押。

  据警方发言人消息,警方怀疑该外科医师精神已经失常,将为其做精神鉴定,以决定是将其起诉,抑或送精神医院进行治疗。

  据该外科医师同事介绍,该医师平日话语较少,性格内向,但并无攻击性。

  该医师自小父母双失,在福利院长大,考取医师牌照后,工作勤恳努力,医术亦有口皆碑。但同事说近年该医师开始沉迷上世纪英国伦敦开膛手杰克系列惨案,收集大量该案资料,并于近期多次声称自己就是开膛手杰克转世复活,只是身边同事都未加以重视,直至惨剧发生。

  在此,我们也提醒各位读者,如若发现身边家人或者同事,有精神状态不稳情况出现,请及时了解关心对方,帮助对方疏导情绪。如若情况严重,请及时求助专业人士,以避免类似惨剧再次发生。”

  刘廷反复看了两遍这个报道,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这个发疯的医师,现在情况怎样了?”   刘廷反复看了两遍这个报道,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查到这个医生的近况了么?”

  唐岩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因为事隔二十多年,当年了解这个事情的人,大部分都已经不在这个医院工作了,但我仍然打听到有一个叫做丁家徽的外科医师,是当年整个事情的目击者,只是可惜他当时并不在医院,而是去香港中环开一个医药交流会,要下午才会回来。”

  “我了解完情况,就离开了医院,想先找一个地方吃点饭,下午再来找那个丁家徽医生。。。我走到一处比较僻静的道路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袭击了我,用重物击打了我的后脑,我感到一阵眩晕,就昏死过去了,后来的事情就一点也不知道了。。。再醒来时,我发现我又回到了这家医院,不过是躺在了病床上。”

  刘廷想了想,说道:“我来之前,已经让周斌去查你受袭的情况,周斌查到在事发路口有监控摄像头,已经把你受袭的过程录了下来。”

  “视频在那?”

  “我到之前,周斌给我短讯说已经发到我的信箱了,你等一下。”刘廷说到这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登入了信箱,果然文件已经传过来了。

  刘廷下载了视频下来,然后按了播放键。  视频是黑白色的,视频中的道路很狭窄,两旁种满大树,环境似乎不错,但看不到一辆车子或者行人,路确实比较偏僻。

  突然唐岩出现在了视频边缘,快步向前走着,快走到视频三分之一位置时,突然后面出来一个人,穿着深色运动衫,白色的运动鞋,戴着白色的遮阳帽,脸上被口罩和墨镜覆盖着,看不清长相。

  那个人突然快步向前走了几步,追上了唐岩,然后抬起手中类似铁管一类的物体,猛地击向唐岩后脑,唐岩惨叫了一声,立即软绵绵的向前躺倒。然后那个人紧张的前后看了看,把铁管扔到了旁边树丛中,然后右手从口袋中取出一把手术刀一样的物体,又用带着手套的左手抓住了唐岩的头发,向后一拽,

  躺倒的唐岩立即脑袋整个向后仰去,露出了脖颈。

  那个人将手术刀慢慢瞄准了唐岩的颈动脉位置,

  刘廷能感觉到那个人手上,在慢慢的加力。

  这时候,突然屏幕中传来了跑车的轰鸣声,

  那个人听到了,立即转头,向身后望去,似乎看到了什么,

  那个人犹豫了一下,把手术刀迅速收了起来,放下了唐岩的头发,

  唐岩的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个人迅速的站起了身,跨过树丛,向远处跑走了,跑出了屏幕。

  跑车声越来越大,一辆改装的三菱evo出现在了屏幕里,猛地刹车停在了唐岩旁边,然后一个有些矮胖,穿着休闲服的年轻男人下了车,急急忙忙跑到了唐岩那里,观察唐岩的动静,然后站起身来,表情焦急的开始打电话。

  五分钟后,救护车出现了,唐岩被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里。

  视频在这里中断了。  刘廷和唐岩看完视频,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

  刘廷转头对唐岩说道:“你的命还真大,被那个过路的跑车给救了,否则你差一点就成了第五个受害者。。。”

  唐岩勉强笑了一下,说道:“你认为他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那个凶手?。。。”

  “可能性应该很高,至少这个人也用了手术刀。”

  唐岩想了想,说道:“可惜没看到他动手的过程,”

  “怎么?你期待着他也把你给剖开么?”

  “我只是就事论事,如果他把我给杀了,我们就有直接的视频证据了。”

  刘廷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你这种思维逻辑,我理解不了。。。”

  “我不过说了实话而已。”唐岩冷笑了一下,看着刘廷说道,“不过如果我被杀了的话,你就没有机会和我上床了。”

  刘廷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之前说的那个了解二十年前案子的医生,叫什么名字?”

  “叫丁家徽。。。”唐岩答道,“你要去见他?”

  刘廷点了点头。

  “我和你一起去。”唐岩一边说着,一边也翻身下了床。

  “你的伤还没好,我觉得你最好还是静养休息。”

  唐岩冷笑了一下,回身看了刘廷一眼,说道:“你管得住我么?头。”

  刘廷听到唐岩的说话,看着唐岩,保持了沉默。



  十分钟后,刘廷和唐岩,来到了医院的分诊中心。

  唐岩是第二次到这里来,轻车熟路,直接将刘廷带到了中心的三楼,

  三楼的楼梯口挂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的是外科诊室。

  两个人在前台向值班护士出示了警员证件,护士仍然记得唐岩,微笑着说道:“你又来找丁家徽医生么?”

  唐岩点了点头,问道:“这次他在么?”

  “在。。。在接待病人。。。请你稍等一下,我给他打个电话。”

  唐岩点了点头。

  护士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内部号码,简单说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转头对刘廷和唐岩说道:“二位请随我到前面的会议室。。。丁医生还有位病人在诊治,然后就会过来见你们。”

  刘廷和唐岩说了声多谢,然后就随着护士,沿着走廊向前面走了一段距离。

  护士打开了一扇没有标记的房门,将里面的电灯打开,

  里面是一间超小型的会议室,前面是一个投影幕布,中间是一个椭圆形的长桌,前端放着一个投影仪,桌子四周摆放着椅子,后面靠墙又是一个长桌,上面摆放着骨骼模型,还有一些福尔马林浸泡的人体器官标本。

  会议室里面没有窗户,全靠灯光的照明,再加上远处那些深黄色的,看不清细节的标本瓶子,让刘廷感到有些不舒服。

  护士和刘廷唐岩客气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唐岩径直走到后面,拿起大玻璃瓶里浸泡的标本模型,一个一个透过灯光仔细观看,面无表情。

  刘廷看着唐岩,皱着眉头问道:“你很喜欢这些东西么?”

  唐岩仍然眼睛盯着大号的标本瓶子,冷冷的说道:“不喜欢,只是很感兴趣。”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标本?”

  “一个切割开的头部断面。”唐岩说到这里,又指了一下旁边另一个大标本瓶子,说道,“哪一个更恶心,里面是一个婴儿的胚胎,就和那个杀手剖出来的孩子一样,只是这个被洗干净了,看不到鲜血在上面。”

  刘廷转头努力去看唐岩指的那个瓶子,只能看到模模糊糊一团白肉泡在水里,好像一个小号的人形娃娃。

  突然会议室的房门被推开了,一个头发已经半白,大概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白色的医生制服,走了进来。

  这个人就是丁家徽医生。

  丁家徽有些警惕的看了看刘廷和唐岩,

  看到唐岩手拿着标本瓶子,感到有些惊讶,

  但脸上惊讶的表情一闪而逝。

  刘廷站起了身,向丁家徽微笑了一下,同时掏出自己的证件,说道:“丁先生您好,我是西九龙重案组高级督察刘廷,这是我的搭档唐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