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丁家徽看了一眼刘廷的证件,然后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然后问道:“二位警官找我,不知要调查什么事情?”

  刘廷微笑了一下,说道:“您在这家医院工作多长时间了?”

  丁家徽露出回忆的表情,眼睛望向天花板,想了想说道:“应该有二十六年了。。。怎么,你们要查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么?”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根据我们的资料,在你们医院,大概二十年前曾经发生过一件人质劫持的案件,凶手是你们的一名陈姓的外科医生,他称自己是复活的开膛手杰克。。。对这个事情,您还有印象么?”

  丁家徽表情严肃得看着刘廷,沉默了一会,问道:“这都已经是二十年前的案子了,你们还感兴趣?”

  刘廷笑了笑,没有说话。

  丁家徽露出回忆的表情,说道:“那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忘记。。。那个发疯的同事,名字叫做陈义明,当年他是一名刚毕业的实习医生,但他很有天分,手术技术也很高超。”

  “他性格怎么样?”

  “陈义明很沉默,很内向,有些神经质,城府也很深,性格和他的年龄反差很大。。。和他沟通容易让人感觉不太顺畅。”

  “他在案发前,看起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在出事前,他曾经和我有一次对话,那次对话给我印象很深,联想到后来他劫持人质,还自称是开膛手杰克,那次对话就更让我难忘了。。。准确地说,应该是让我感到后怕。”

  刘廷立即有了兴趣,问道:“他和你说了什么?居然会让你有这么可怕的感觉?”

  “他说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快速的提高自己的手术技巧。。。我问他是什么方法,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问我,是否听说过19世纪时,英国那位最著名的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我说我有印象,有传说那个开膛手,实际上也是个外科医生。。。他告诉我说,他受那个案子的启发,想到了一个可以快速提高自己手术技巧的方法。。。”

  “什么方法?”

  丁家徽听到刘廷的问题,脸色立即昏暗下去,沉默了一阵,才慢慢地说道:“他说外科手术技巧提高的关键,是医生的心理素质,以及在压力下用刀的稳定程度。。。陈义明说如果自己能像开膛手杰克那样,在一个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地方,强迫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杀掉一个人,并将他身体肢解破坏,甚至切割取出几个器官,那种杀人时巨大的心理压力,以及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紧张感,再加上极为有限的作案时间,一定可以逼出他自己的全部潜能,可以迅速把他的外科手术技巧,提高到全新的层次。。。一个没有杀过人的正常医生,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伟大层次。。。”

  刘廷和唐岩听完丁家徽的话,互相看了一眼,

  刘廷感到背后升起了一股寒意。



  “陈义明是否提到过他准备杀掉什么样的人,来锻炼自己的手术技巧?”

  丁家徽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倒是没有。”

  “他有没有表达过自己对妓女的态度?”

  “妓女?他从来没和我提到过。”

  “他有没有结婚?”

  “没有。”

  “女朋友呢?他有没有女朋友?”

  丁家徽露出回想的表情,考虑了一会,说道:“好像是有一个吧?时间太长了,我印象有些模糊了。”

  “你见到过么?”

  “没有。”

  刘廷沉默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你觉得陈义明,是否具有进行正常性行为的能力?”   丁家徽听到刘廷的问题,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这我就真的不了解了。”



  刘廷沉默了几秒钟,继续问道:“他有没有孩子?”

  “没有。”

  “他有没有提到过对女人的鞋子,有什么特别的偏好?”

  “女人的鞋子?”丁家徽迷惑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太了解。”

  “陈义明现在在哪?还活着么?”

  “他案发后不久,就被鉴定出了精神病,然后好像被关进精神病院了吧?至于他现在怎么样?我就不太了解了。”

  “哪家精神病院?”

  丁家徽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他还有其他的亲人么?”

  “。。。应该没有。。。他是个孤儿。”

  刘廷问道:“你们医院现在的医生当中,有没有谁也提过对开膛手杰克感兴趣的?”   丁家徽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你们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最近又有一个开膛手杰克复活了,而且他模仿开膛手杰克的手法,已经杀了四个人。”

  丁家徽听到刘廷的话,脸上的表情惊恐起来,转头看了看唐岩,问道:“你们说真的么?没开玩笑?。。。”

  刘廷说道:“是真的。而且我们怀疑,这个新的开膛手杰克,很可能和陈义明有关系。。。因为凶手在其中一个犯罪现场的留言中,提到了二十年前。”

  丁家徽听完刘廷的话,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们医院具有开刀资格的医生,大约有一百四十多人,还不包括在这里实习的研究生。如果这个新的凶手,就是我们医院的人,要找出来这个人,恐怕短时间内,不是那么容易。”

  刘廷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除了人数较多外,这里还是澳门地区,不是自己的地盘,展开大规模调查,是有些困难,

  更何况,太大张旗鼓了,还容易打草惊蛇。

  唐岩被袭击,也许说明凶手已经被惊动了。

  最关键的是,凶手是不是真的就在这家医院呢?

  刘廷烦躁的皱了皱眉头,站起了身子,对丁家徽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的配合,如果我们有什么问题,可能还会要麻烦到你。”

  丁家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能让我帮忙的,以后也请尽管开口。”



  离开医院后,刘廷拨打了周斌的电话,让周斌立即带人来,进入医院,进行秘密的摸底排查。

  刘廷还特意强调,这是在澳门,别人的地头上,要小心谨慎,不要和当地警察发生冲突和误会。

  挂了电话后,刘廷问唐岩对案子有什么看法。

  唐岩说道:“根据凶手在现场的几次留言来看,凶手应该这么几个特征:一、有童年创伤;二、一个有问题的母亲,三、对某一类鞋子的敏感性;四、疯狂的迷恋开膛手杰克,五、年轻力壮;六、和陈义明有某种关联;七、运用手术刀及解剖技术高超。。。”

  刘廷沉默了一阵,说道:“这些线索里面,我觉得最有价值的,还是凶手的母亲、失踪的鞋子,还有这个神秘的陈义明这三条线。。。”

  “那下一步我们先查哪条线?”

  刘廷沉默了几秒钟,说道:“你现在就和澳门的警方联系一下,查一下陈义明的下落,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我们就去见见他。”

  “你是说,我们去精神病院?”

  “对,去看一看这个疯子。”



  一个小时后,刘廷和唐岩,来到了位于澳门北部后山的,岬口山精神病患收治中心门口。

  根据澳门警方提供的情况,

  陈义明自从案子发生后,就一直被关在这里。

  和刘廷想象中阴暗逼仄的景象相反,精神病院入口是一个看起来普通平常的车辆玄关,刘廷向守卫保安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后,保安打开了玄关铁栅。

  刘廷开车进入了病院大院内,里面先是一个两旁栽满大树的长甬道,甬道的尽头是一个花园式停车场。

  只从外表上,根本感觉不到精神病院那种想象中的,恐怖压抑的气息。



  刘廷将车辆停好后,看了看花园式的大院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