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他现在仍然想继续杀人?”

  林佩乔听到刘廷的问题,脸色慢慢变得阴冷起来,沉默了几秒说道:“我们就在上个月,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一把餐刀,餐刀在他的上层抽屉里,然后在下层抽屉里,我们找出来了一团血肉。”

  刘廷眼角一跳,立即问道:“一团血肉?他在这里还杀人?”

  林佩乔咽了口吐沫,说道:“不是,后来我们仔细检查了,那是一只老鼠的尸体。。。陈义明把老鼠给杀了,尸体给剖开了,所有的内脏都被分门别类的割了出来。。。我问过我们这的外科医生,他说陈义明解剖小老鼠的手法,绝对是一流了。。。”

  “你们发现餐刀和老鼠尸体的时候,没有问陈义明为什么这么做么?”

  林佩乔点了点头,说道:“问了。。。”

  “他怎么回答的?”

  “他说是为了将来离开这里,回去当外科医生时,能够保持自己开刀的手感。”

  刘廷和唐岩互相看了一眼,

  同时刘廷,感到背后有一股刺骨的寒意。

  “你们为什么要找陈义明?”

  “我们现在办的案子,是一个连环杀人案,暗自目前已经死了四个死者,凶手手法也是模仿开膛手杰克,而且他在现场的留言中,自称是开膛手杰克复活,还提到了二十年前的案子,我们觉得凶手和陈义明有关联的可能性极高。”

  林佩乔听到这里,脸色立即变的惨白,眼光中闪动着有些惊恐的神色,问道:“现场留言?”

  刘廷点了点头,从皮包里拿出了现场照片,挑了一张递给了林佩乔,说道:“就是这个。”

  照片是从第三个案发现场照下的,上面的内容是:

  “我要杀光他们我是天使他们该死开膛手杰克复活复活复活复活复活复活我就是开膛手杰克我已经复活复活复活复活抓住我把你们抓不住我抓不住我二十年前你们抓不住我抓不住我二十年前我很痛苦我很痛苦你们抓不住我”。

  林佩乔看着照片上疯狂扭曲的文字,脸部肌肉抽动了几下,说道:“凶手留言中这个二十年,你们确定就是指的陈义明么?”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也许只是巧合。。。但根据我以前办案的经验来看,表面的巧合,背后一定会有合理的解释。。。所谓巧合,只是表面的假象罢了。”

  林佩乔咽了口吐沫,说道:“我们现在给陈义明的治疗方案中,主要是用药物平抑他的暴力倾向,陈义明现在情绪比开始时稳定多了,但我刚才也和你们说了,他表面的平稳,很可能只是个假象罢了。。。你们见他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还是不要过于刺激到他。”

  刘廷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你同意我们和他见面了?”

  林佩乔有些痛苦的抿了抿嘴唇,然后站起了身说道:“。。。你们稍等,我去给你们安排见面。”

  刘廷看着林佩乔,本能的扫了一眼胸部,很雄伟。

  刘廷也站起了身,问道:“林医生,您稍等一下,我还有一个问题,想在见到陈义明之前先问问你。”

  林佩乔站住了,回头问道:“什么问题?”

  “你和陈义明沟通的时候,有没有听陈义明提到过他杀人时,死者的鞋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特别的意义么?”

  林佩乔露出仔细回想的表情,轻轻皱了皱眉头,然后摇头说道:“。。。好像是没有。。。死者的鞋子有什么特别的么?”

  刘廷说道:“我们也在调查,在现在我们追查的这个案子中,凶手让我们注意死者的鞋子,但四个死者的鞋子,我们一只都没有找到。。。”

  林佩乔又仔细想了一阵,说道:“抱歉,我真的没有任何印象。”



  半个小时后,刘婷和唐岩,跟着林佩乔进入了探视室,一个特殊的小房间。

  房间的布局就和监狱的隔离探视间类似,房子被中间的铁栏杆分成两部分,里面是给精神病患者坐的地方,刘廷和唐岩坐在外面。

  探视室很狭小,只有一扇很小的小窗,

  右上角小床的旁边,有一架叶片式通风机,在那不停的旋转,

  发出单调乏味,让人烦躁不安的嗡嗡声。



  林佩乔安置好刘廷和唐岩后,说了声稍等,就转身离开了。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铁栏里面的厚铁门,突然嘭的发出一声闷响,然后伴随着刺耳的金属磨擦声,慢慢沉重的打开了,

  一个双眼呆滞无神,头发花白,脸上肌肉紧绷,年龄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圆睁着眼睛看着地面,慢慢跨过了铁门,走了进来,

  那人穿着洗得已经发白的蓝白条纹衫,手上和脚上都带着银白色的铁链。

  这个男人虽然目光呆滞,甚至看起来有点害羞,

  但刘廷仍然立即感到了一股压迫感,

  那种只有最凶残的杀人重犯,才会具有的,

  独特的,

  无法抑制的,

  强烈的,

  对四周的巨大精神压迫力。

  刘廷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这个死气沉沉,却又气场强大的精神病人,

  就是陈义明。



  林佩乔和一个警卫跟在陈义明后面,也进了屋里。

  林佩乔看了刘廷一眼,表情有些紧张。

  警卫手里拿着电棍,表情也有些紧张。

  陈义明慢慢移动到刘廷对面,然后慢慢坐了下去,仍然面无表情。

  刘廷看着对面的陈义明,两个人中间隔了一个栅栏。  
  警卫和林佩乔开始将陈义明脚下的铁链挂到椅子上,以防止陈义明随意移动。

  铁链挂号后,林佩乔站起了身,对刘廷说道:“可以开始了。”

  然后林佩乔离开了屋子,警卫则站到了墙角。

  警卫手里电棍的警示灯,在不停的闪烁。



  刘廷看着陈义明,

  陈义明脸上带着莫名其妙的笑容,抬头看着天花板。

  就好像天花板上,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

  “陈义明,你能听到我说话么?”

  刘廷试探的问道。

  陈义明继续傻笑,毫无反应。

  这时候林佩乔从刘廷这边,推门走了进来。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林佩乔,说道:“他是不是神志不清楚?我和他说话,他没有反应。”

  林佩乔向刘廷摆了一下手,然后走到了铁栏杆前,对陈义明说道:“陈义明,他们两个不是坏人,他两个来这里,是想让你帮一个忙。你能帮他么?”

  陈义明继续哈哈傻笑,毫无反应。

  刘廷小声对林佩乔说道:“他的智商真的没有问题?”

  林佩乔说道:“不会,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病人之一,药物只是控制他的情绪,不会影响他的智力。”

  “那他怎么会这样?”

  “可能是他对你们,有防备心里。”

  刘廷听到林佩乔的回答,皱了皱眉头。

  这时候唐岩突然用脚悄悄碰了刘廷一下,然后在下面写了几个字递给了刘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