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脸上还带着可怖的,得意的狞笑。

  这时一个警卫拿出了电棍,按下了按钮,猛地按在了陈义明身上,

  陈义明身体立即开始剧烈抽搐起来。

  然后陈义明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电棍停下来了,警卫熟练的将陈义明固定在一个担架上,

  四肢和躯干都捆绑结实了,

  然后陈义明被抬了出去。

  林佩乔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脸色惨白,一句话都没有说。

  陈义明被抬出去后,林佩乔看了一眼刘廷和唐岩,

  唐岩大口喘着气,脸色很不好看。

  刘廷犹豫了一下,对林佩乔说道:“。。。谢谢你的帮助。”

  林佩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十分钟后,刘廷和唐岩出了精神病院,回到了车上。

  刘廷发动汽车,猛地一踩油门,把车子开走了。

  唐岩转过头去,透过后车窗,看着渐渐变小消失的精神病院大楼,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问道:“我们下一步去哪?”   “澳门警察总署。。。我们去查查陈义明杀死的那个女人。。。”

  唐岩眼光闪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你对陈义明怎么看?”

  “。。。他应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凶手是谁。。。但那个凶手,一定和这个陈义明有某种特殊的关联。。。”

  “可是陈义明说了他没有孩子,他的女朋友也没有孩子,凶手不是他们的后代。”

  “这是一个问题,凶手的身份,现在仍然是个谜。。。还有陈义明对鞋子没有任何的特指或者偏好。。。对了,你那天遇袭的时候,穿的是什么鞋子?”

  “就是现在穿的这双鞋。”

  唐岩一边说着,一边把座椅向后调了一下,腾出了空间,然后把一条腿抬到了仪表板上面。

  刘廷转头看一眼,

  看到唐岩穿着红色的女士凉鞋。

  “你这双鞋,是不是也应该符合凶手的袭击标准?”

  唐岩把鞋子脱了下来,在手里来回摆弄着,看了看,说道:“如果鞋子符合凶手标准的话,你说是他的式样?还是它的颜色刺激到了凶手呢?”

  刘廷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没有答案,不过我有一种预感,”

  “什么预感?”

  “我们应该快接近真相了。。。”



  半个小时后,刘廷和唐岩到了澳门警察总署。

  说明了来意后,澳门警署的负责人帮助刘廷查找了当年陈义明案子的负责人。

  负责人名字叫程宪宇,现在64岁,已经退休了。

  刘廷要来了程宪宇的电话号码,然后顺利的和她取得了联系。

  刘廷简单向程宪宇说了情况后,程宪宇声音显得很吃惊。

  最后刘廷和程宪宇在电话中约好,一个小时后在澳门葡京赌场的咖啡厅见面。



  一个小时后,刘廷和唐岩坐在咖啡厅里,看到外面进来了一个身体似乎还很强壮,但已经满头白发的,六十多岁的老人。

  老人眼光很坚定,也很警惕,

  典型的警察的目光。

  这个老人,应该就是程宪宇了。



  程宪宇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到了刘廷和唐岩桌前,

  刘廷和唐岩站了起来,表示对程宪宇的欢迎和礼貌。

  三个人握了握手,简单客套了一下,然后都坐了下去。

  刘廷停顿了一下,说道:“程先生,开门见山吧,我们到这里约您见面,是为了当年陈义明的案子来的。。。我们在澳门警察总署查到您就是当年案子的经办人,您能给我们讲讲案子的大概情况么?”

  程宪宇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说的案子,已经过去二十年了,不过我印象仍然很清楚。。。因为那个死者死得很惨,还很有特点,让人过目难忘。”

  “您能简单给我们说说整个的案发经过么?”

  程宪宇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个案子是在96年7月份发生的,当天是一个阴雨天,快到下班的时候,我们接到了报案,说填坑区老式住宅那里,有一户人家门虚掩着,屋内还有腐臭味传出来,邻居感到不大对劲,就报警了。。。我们的巡逻警员上门调查后,发现屋内有一具女尸,尸体上面被人砍了39刀,其中脖子的部位也被人砍了9刀。。。

  “因为案子变成了凶杀案,因此案子就被转给了我们,我当时是凶杀案第六组的负责人,到现场后,我看到了那个尸体,所有的刀口一看就极为专业,凶手应该是个懂解剖,熟悉人体结构的专业人士。

  “死者的身份我们也很快查清了,死者是个大陆过来的妓女,刚到香港不到半年,他的住所也是她接客的地方。。。我们也对死者的邻居进行了排查,很快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就是死者生前刚刚交往了一个男朋友,一个林光医院的外科医生,也就是你们说的那个陈义明。

  “陈义明是外科医生,自然懂得解剖,符合凶手是专业人士的特征,因此陈义明立即就成了我们的第一怀疑目标,我们立即准备对陈义明进行抓捕,结果还没有出发,就发现没有必要了。”

  “没必要了?这是什么意思?”唐岩疑惑的问道。

  程宪宇听到唐岩的问题,哈哈笑了一下,说到:“因为我们申请逮捕令的时候,才知道这个陈义明已经被抓起来了,原因是因为他在林光医院突然精神崩溃,还劫持女护士,伤害保安,还有当着众人的面,高喊自己是开膛手杰克。”

  “你们证实了那个妓女是陈义明杀得了么?”

  “证实了,事实非常清楚。。。死者身上伤口的专业性,死者与陈义明的关系,还有死者的死法,和19世纪时,伦敦那个真正的开膛手杰克,杀掉第一个死者的手法完全一样,显然陈义明是在模仿那个案子,而且他自己也自称是开膛手杰克复活,对他杀掉那个女人的罪行都承认了,因此案子很快完结了,我们警方对陈义明提起了诉讼。”

  “之后呢?据我们了解,陈义明好像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而没有被关进监狱?”

  “你说得不错,我们提起诉讼后,法官认为陈义明之所以有这些残暴的行为,很可能是精神失常所致,因此安排了给陈义明进行精神鉴定,结果确认陈义明有严重的幻想症和认知障碍,认为他在杀人时,应该处于精神异常状态,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此最后法官判定陈义明无罪释放,但必须到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这个案子到此就算结束了。”

  刘廷听完程宪宇的描述,想了一想,问道:“整个案子还有什么疑点么??”

  程宪宇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你要是说到疑点的话,这个案子里,还真是有一个疑问,一直没有解开。”

  刘廷和唐岩听了,都感到精神一振。

  刘廷立即问道:“什么样的疑问?”

  “就是我们在现场,找到了第三个人活动的痕迹。”

  “什么?!”刘廷脸颊微微抽动了一下,问道,“第三个人?是什么人?”   程宪宇面色凝重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抱歉,我们当年没有找到这个人。。。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组沾染着血迹的脚印,我们做了技术分析后,发现这组脚印既不属于死者钱婉仪,也不属于凶手陈义明,应该是第三个人留下的。”

  “那你们也没有进行调查么?”

  程宪宇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因为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对脚印开展调查,那个案子就破了。”

  “你们没有怀疑过这个留下脚印的人,可能才是真正的凶手么?”

  “这应该不可能,现场技术鉴定的结果都指向陈义明,特别是最关键的罪证,肢解死者钱婉仪的那把手术刀,我们逮捕陈义明后,在陈义明的家里找到了那把手术刀,上面有钱婉仪的血液和组织的残留物,以及陈义明的指纹。”

  唐艳在一旁忍不住说道:“程先生,你不会不知道手术刀这样的证据是可以造假的吧?凶手完全可以在作案后先擦掉自己的指纹,然后再让陈义明留下指纹。你不要忘了当时陈义明可能已经疯了,未必能知道有人在陷害自己。。。如果陈义明真的是被人陷害的话,你们岂不是抓错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