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由于发现了这两具尸体,警方围绕埋尸地和村子,在方圆五里内展开大规模搜索,案子严重程度也再次升级,因为这两具尸体意味着,凶手很可能是连环杀手。

  接下来的24个小时,警方几乎将那个地方翻了个遍,但找不到凶手的踪影,也没有找到新的尸体。

  更奇怪的是,就和那个包裹一样,白色的本田车里,山后的村屋里,红色的凳子上,留下字条的纸张,还有尸体上面,没有发现任何凶手的指纹。

  没有指纹,让这个案子显得异常的诡异。

  但也有好消息,警方终于在车子、屋内和埋尸地周围,发现了少量人体毛发,也许是凶手留下的。



  刘廷回想自己发现尸体的经过,发现自己似乎胆子变小了,以前刘廷经历过几次同样极为惊悚的事情,但都没有像这次这样,让刘廷从心里感到恐惧。

  刘廷明白,这次之所以自己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主要的原因,是自己对赵梓乔的病态迷恋,还有让自己精神更加混乱的尹妍希。

  这两个姐妹,几乎要把刘廷弄疯了。



  很快刘廷的恐惧就变成了愤怒和极度烦躁,案子不停出现新的线索,却没有任何突破,凶手近在眼前,却把自己戏弄了一番,这些事情都让刘廷满心怒气,却无处发泄。

  刘廷突然想起了一个能让自己发泄的对象,那个正在被周斌押解回来的黑医生,袁鸣康。

  刘廷立即拿起电话,拨了周斌的号码。

  电话通了:“周斌,我是刘廷,你和那个袁鸣康到哪了?”

  “我们已经从罗湖过关了,大约半个小时能回警署。”

  刘廷想了想,说道:“我现在也立即回警署,我要和这个变态的杂种好好谈谈。”



  四十分钟后,刘廷进入了审讯室,对面坐着一个脸色苍白,极为瘦弱的男人,浓重的黑眼圈,里面一双惊恐的眼睛紧盯着紧锁着眉头的刘廷,不自觉地咽了口吐沫。

  这个显得有些猥琐的男人,就是袁鸣康。

  刘廷直接做到了椅子上,用玩弄猎物的眼神冷冷的看着袁鸣康,却一直什么也不说。

  袁鸣康被刘廷看的浑身发毛,嘴唇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最后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长官,为什么要抓我?”

  刘廷嘴唇动了动,突然从口袋里掏出赵梓乔尸体的照片,用尽全身力气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一下子站了起来,抓住袁鸣康的衣领,用尽全身力气咆哮道:“认不认识这个女孩?”

  四十分钟后,刘廷进入了审讯室,对面坐着一个脸色苍白,极为瘦弱的男人,浓重的黑眼圈,一双惊恐的眼睛紧盯着紧锁着眉头的刘廷,不自觉地咽了口吐沫。

  这个显得有些猥琐的男人,就是袁鸣康。

  刘廷直接做到了椅子上,用玩弄猎物的眼神冷冷的看着袁鸣康,却一直什么也不说。

  袁鸣康被刘廷看的浑身发毛,嘴唇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最后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长官,为什么要抓我?”

  刘廷嘴唇动了动,突然从口袋里掏出赵梓乔尸体的照片,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一下子站了起来,隔着桌子抓住袁鸣康的衣领,用尽全身力气咆哮道:“你认不认识照片中的死者?”

  袁鸣康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低头惊惶的看了一眼照片,犹豫着说道:“。。。认。。。认识。”袁鸣康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

  “是不是你杀了她?再把她给拆开了?!”

  “不是不是不是。。。她不是我杀的。。。”袁鸣康脸色更加苍白,不停的摆手拼命否认。

  刘廷又猛地一拍桌子,问道:“那你怎么认识死者的?说!”

  随着刘廷拍桌子的巨响,袁鸣康身体又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满脸惊惶的神色,咽了一口吐沫,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

  刘廷看袁鸣康没有说话,又从口袋里拿出凶手寄过来的,赵梓乔肾脏那张照片,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然后一抓袁鸣康的头发,往照片上一按,说道:“你给我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袁鸣康浑身剧烈颤抖着,用手撑住桌子,拼命想把自己的脸离开照片远点,脸上肌肉扭曲着,眼泪也流出来了,痛哭着说道:“我说!我说!我全都说。。。全都说。。。”

  刘廷听到袁鸣康的话,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情绪,把手松开了,问道:“你认识照片上是什么东西么?”

  “是肾脏。。。是肾脏。。。”袁鸣康一边继续痛哭着,一边颤抖着声音说道,“。。。我两年前。。。给她做过肾脏摘除手术。”

  “为什么要摘她的肾脏?”

  “有人要买。。。。要买。。。买她的肾。。。”

  “什么人?”

  “。。。一个什么经纪人,叫谭什么的,一个女的。。。”

  刘廷听了袁鸣康的话,感到头皮一阵发麻,犹豫了一下,立即问道:“是不是叫谭雅玲?新玖娱乐公司的?”

  袁鸣康一边痛哭着,一边点头说道:“好像是这个名字。。。”

  “是谭雅玲自己要移植肾脏么?”

  袁鸣康吸了一下鼻子,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是她。。。。好像是给她旗下的一个艺人,我不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刘廷想问“是不是叫尹妍希”,但想到审讯室有摄像头,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改口问道:“你真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袁鸣康拼命地摇头否认。

  “赵梓乔是被迫的么?”

  “。。。不是。。。她自愿的,自愿来的我的诊所。。。她和那个姓谭的私下谈好了,姓谭的花钱买赵梓乔的肾脏,我负责摘除,那个经纪人拿了,送到国外去做移植,那个赵梓乔自己同意这个事情。”

  刘廷皱着眉头又问道:“赵梓乔吸毒你知不知道?一个吸毒的人,肾脏能移植给别人么?”

  袁鸣康听到这个问题,突然象是过电了一样,浑身颤抖了一下,眼神中闪现过一丝强烈的惊惶,但立即又强作镇定的说道:“她。。。吸。。。吸毒。。。我。。。我。。。”

  刘廷知道袁鸣康一定有什么事情隐瞒着,突然站起身来,走到袁鸣康面前,一把抓住他衣领,刚想问他,这时审讯室响起了敲门声,然后周斌推门进来了。

  刘廷满脸怒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甘心的放开了袁鸣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周斌伏下身子凑到刘廷耳边,一边看着袁鸣康,一边小声说道:“头,我们在他随身带的电脑上,找到了一段视频,是赵梓乔的,里面有一些内容,你一定感兴趣。”

  刘廷转头看了一眼周斌,周斌肯定的点了一下头。

  刘廷皱眉看着对面仍在痛哭的袁鸣康,想了想,对周斌说道:“我们去看看。”然后起身和周斌走出了审讯室。

  刘廷一边快步往证物室方向走去,一边问周斌道:“什么视频?”

  周斌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头,你还是自己看吧。”

  两个人进了证物室,张承邦他们也在里面,周斌对张承邦说道:“你把视频重新放一下。”

  张承邦点了点头,然后拿起鼠标,点击了一下,电脑屏幕开始播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