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然后瞄准了自己的小臂,突然刺了下去,

  刘廷忍不住冷哼了一声,鲜血立即流了出来,

  刘廷咬住牙齿,发了一声狠,又把手术刀突然拔了出来,

  一股钻心的刺痛。

  刘廷强忍着疼痛,重新蹲了下去,把刀小心的放回到了钱志恒的手里,

  然后刘廷勉强坐到了沙发上,刀口越来越疼痛,

  刘廷用手帕裹住了伤口,一边说道:“这样报告就好写了。”

  唐岩眼光闪烁着,要走过来看刘廷的伤口,

  刘廷立即说道:“先不要管我,死不了,一会澳门警察就要到了,你先去屋里看看,看有什么重要的证据,偷偷拿走,免得将来还要交涉。”

  唐岩犹豫了一下,然后立即转身进了屋里。



  五分钟后,澳门当地警察到达了现场,

  之后唐岩和刘廷接受了警方讯问调查,



  三个小时后,澳门警方给出了调查结论,

  唐岩是在刘廷受攻击时,出于防卫原因开枪。

  其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就算唐岩要阻止钱志恒攻击刘廷,

  也没必要两枪都打到致命位置,

  一枪都没有必要。

  只是没有人会去提出这个疑问。



  一个小时后,唐岩开车,刘廷坐在副驾驶上,

  刘廷看着窗外飞快向后闪去的景色,犹豫了很长时间,然后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没有。”

  “你认识钱志恒么?在我们找到他之前?”

  “。。。不认识。”唐岩面无表情。

  “你在现场,找到什么东西了么?”

  “找到了一本日记。”

  “在什么地方?”

  唐岩用一只手握住方向盘,用另一只手在外套内兜里,抽出来了一个发皱的日记本,甩给了刘廷。

  刘廷翻看了一下日记本,

  日记本里那张钱婉仪和陌生男人的合照不见了。

  “就是一个日记本么?没有照片之类的东西么?”

  “。。。没有。”

  刘廷看着唐岩,沉默了下来,没有再说话。



  四个小时后,刘廷写完了报告,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刘廷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洗了一个热水澡后,刘廷躺倒在了床上,

  很舒服。

  刘廷静静的休息了一会,翻身从旁边的衣服外套里面,掏出了那本日记,翻看了起来。



  二十年前,澳门填坑区一处破旧的公寓。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女人有些微胖,打扮得很妖艳,

  是钱志恒的母亲,钱婉仪。

  男人长得有些猥琐,眼睛圆睁着,看着钱婉仪说道:“这是我给你的最后通牒,要不是看在当年你我夫妻情份的面子上,我决不给你这个机会。。。你现在不是认识一个外科医生了么?你去向他要钱,赶快把你欠的账还上。。。”

  “你又要我去骗人?”

  “要不你还有什么赚钱的手段?去卖么?生过孩子的女人,卖不了什么好价,那帮男人一看到你肚子上的刀疤就倒胃口了。。。”

  钱婉仪瞪了那个男人一眼,没有说话。

  男人猥琐的笑了一下,说道:“要不还是老规矩。。。你帮我找几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个一次抵伍千。”

  钱婉仪看着那个男人,尖叫起来:“你还是不是人?当年我十五岁的时候,要不是被你强奸,我会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么?”

  “那又怎么样?你别忘了你怎么来的香港?还不是我给你弄过来的?”

  “你。。。”钱婉仪刚想说话,看到身上衣服有些脏,头发乱蓬蓬的钱志恒走过来了,就闭了嘴。

  只有十二岁,长得很瘦小的钱志恒走到了钱婉仪身边,叫了一声:“妈,我饿了。”

  “他管你叫妈?那么这就是我的儿子?”那个男人立即兴奋起来,“你把他从大陆接过来了?”

  钱婉仪立即冷冷的说道:“他和你没关系,他姓钱,随我的姓。”

  “你。。。”男人刚想说话,突然自己的电话响了,男人接了电话,简单说了两句,转身说道,“我还有事,三天后找你,到时候至少你要把利息凑出来,明白了么?”说到这里,男人转身刚要离开,看到对面来了一个小女孩,脸上稚气未脱。

  女孩发现那个男人的恶心神情,警惕的,充满敌意的看了一眼后,快步走了过去,

  公寓门口另一个女孩看到那个女孩,立即迎了上去,抱怨道:“唐岩,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你有十分钟了。”   
  唐岩立即摇了摇头,示意那个女孩不要多问,然后拉着那个女孩急匆匆的走进了公寓里面。

  男人看着唐岩一直消失在公寓里,然后咽了口吐沫,转头问钱婉仪道:“这个小姑娘好大的脾气。。。我就喜欢这样的。。。她是谁?新搬来的么?”

  钱婉仪厌恶的瞪了男人一眼,没有说话,拉住钱志恒,转身回到公寓楼里了。

  钱志恒看着男人的背影,问钱婉仪道:“妈妈,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么?”

  “他不是你的父亲。”钱婉仪恶狠狠的说道,“他只是个收高利贷的。”



  十分钟后,钱婉仪和钱志恒两个人回到了公寓里面。

  钱婉仪看了看手表,然后对钱志恒说道:“你昨晚在公园睡的好么?”

  “还好,就是有点害怕,还有点冷。”

  钱婉仪脸上带着愧疚,说道:“妈妈现在钱不够,只能暂时再委屈你几天,等妈妈从你陈叔叔那里要到钱,就可以送你去寄宿学校了。”

  “妈,为什么我现在不能和你住在一起?”

  “因为妈妈还要和陈叔叔在一起,陈叔叔是外科医生,很有钱,也很爱你妈妈,他现在还不知道我已经有你了,所以现在我们还要瞒着他一段时间,等以后我和陈叔叔结婚了,我在想办法告诉他你的事情。”

  钱志恒沉默了几秒钟,说道:“好的,妈妈,我明白。”

  钱婉仪又看了看手表,说道:“儿子,时间差不多了,陈叔叔要来了。。。”

  钱婉仪虽然话没有说完,但钱志恒明白钱婉仪的意思是什么。

  钱志恒脸上带着一些不情愿的表情,站了起来,刚想说话,突然门上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钱婉仪脸色立即变了,慌张的说道:“坏了,陈叔叔回来了,你快躲起来,快躲起来。绝对不能让陈叔叔看到你,要不我们一切就都完了。”

  钱志恒也慌张起来,四处看着屋子,却根本想不到可以躲闪到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