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刚才车牌号是013么?

  刘廷有些吃不准。

  “听医生说你记忆力现在仍然有点受损,所以有时候会比较费力,Hk013,不会错的,我回警局会去查一下。”

  刘廷感觉这几日。。。

  这个女人似乎也在不同地方多次出现。。。

  又有点不敢确认。。。

  自己记忆很不靠得住!

  “你来干什么?”

  “帮你查你妻子和女儿死亡的案件。。。”

  刘廷眼角一跳!

  “我是你以前的下属,唐霏霏。。。你对我有印象么?”

  刘廷摇头。

  满脸迷茫。。。

  唐霏霏眼中流露出失望和落寞。。。

  为什么这种表情?

  唐霏霏停顿几秒,表情再次轻松。。。

  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卷宗:“菲律宾那边传真过来的,我偷印了一份。”

  刘廷拿过来:

  卷宗很复杂,大体情况如下:

  1987年8月8日,菲律宾济济岛宾馆3号岛屿发生火灾。

  火灾原因:凶手在里面用红酒做引燃物纵火,

  3号岛屿别墅为岛上唯一别墅,当时住客为刘廷一家三口人。

  刘廷的老婆和女儿,身上都有刀伤和被捆绑的痕迹,

  刘廷本人也被扎了一刀,伤口在肚子上。

  (现在仍有瘢痕)。

  凶手所用凶器扔在现场,

  刘廷的血迹是从玄关那里,一直到后面的储藏室,

  特别的一点:刀上有刘廷的指纹。

  “。。。我的指纹?也就是说。。。我是凶手?”

  唐霏霏摇头:“菲律宾警方怀疑过你,但后来基于以下几点否定了。。。一是你的指纹有合理解释。。。除了指纹,你还在刀刃上留有血迹,”

  唐霏霏抓住刘廷的手指,翻开,

  唐霏霏手细嫩柔软,

  雪白,

  刘廷的手粗糙,内侧几根手指第二个关节都有割伤愈合的痕迹,呈一条直线。

  “这些伤口,就是那把刀留下来的。。。根据他们的推断,当时应该是你回到别墅时,正好赶上凶徒放火焚烧,你们在玄关相遇,凶手正面将匕首扎入你的腹部,同时你用手抓住刀刃,阻止它扎入太深,凶手慌忙逃走,匕首被留下。。。当然也可能是他故意留下。。。然后你反握匕首手柄,把匕首拔出,捂住伤口,跑入室内解救你的女儿和妻子。。。所以在匕首上,有你正握、反握的双向痕迹,还都带着血迹。。。

  “之后你割开绳子时,你的血液也就在绳子上留下血迹。。。然后你想带她们冲出去,但只有你一个人成功了。。。他们可能因伤势过重无法快速移动。。。或者有人跌倒,因为现场有你女儿摔倒的血迹。。。或者只是因为捆绑时间太长,腿部发麻无法行动,或者大火蔓延过快或天花板坍塌。。。总之她们两个没有成功。。。你冲出去后,发现他们仍然困在室内,便转身绕到楼后,砸坏窗子,想要让他们两个爬出来。。。可惜的是窗框过窄,你妻子被卡住了,你们来回拉扯那扇玻璃,却毫无用处,直到你亲眼目睹他们两个被火海吞噬,变成两具。。。”

  刘廷努力和梦中的景象对照,

  但即无感情波动,也无任何楼内的场景回映,

  只感到莫名其妙的茫然。。。

  唐霏霏看着刘廷,沉默了一阵:

  “第二个不怀疑你的理由,就是岛后面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了你救她们的镜头。。。”

  “我为什么昏迷半年?”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因为你看着他们烧死,那个镜头真的很恐怖,黑白的画面里,你的妻子半个身子卡在那里,大火在身上燃烧,你放弃救援后,就那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能感受到那种痛苦。。。”

  “我现在感受不到。。。她好像是个陌生人?”

  “之后。。。你突然好像看到什么。。。什么可怕的东西。。。在那个别墅里面。。。”

  “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你脸上表情有变化,开始向后退,那种恐惧的后退,然后突然转头向大海里面跑去。。。一直跑到海里。。。奋力向前游去。。。你看到什么还有印象么?”

  刘廷拼命的在自己大脑中回想。

  但对那个场景毫无印象。。。

  会有什么东西让自己恐惧?!



  “。。。然后不久你就突然沉下去了。。。可能是伤口发作,或者体力透支。。。很快就不见了。。。这时候救援的船过来,把你捞上来时,你已经溺水超过2分钟,昏迷不醒。。。他们用直升机把你送到医院,诊断的结果是你大脑缺氧导致水肿,压迫神经。。。能够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当时医生说你恐怕会一辈子成为植物人。。。现在能够苏醒。。。恐怕要感谢主神的光辉。。。”

  “主神的光辉?你信教?”

  唐霏霏脸尴尬了一下:“不。。。只是一个比喻。。。”

  好奇怪的比喻?。。。

  “那凶手呢?摄像头拍下了么?”

  “前门有死角,沙滩地上没有找到脚印。。。凶手如何消失的,目前仍然是个谜。。。”

  “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对。。。”

  “你刚才说免除我嫌疑的两点我觉得都不够充分,现在还找不到嫌犯的逃亡痕迹,怎么可以彻底认为我不是凶手?”

  “因为他们找到了证据,证明你根本不可能犯案。”

  “什么证据?”

  “菲律宾警方作了现场模拟,凶手要完成捆绑,全屋大厅浇满红酒,点火,抹除自己的痕迹,至少需要30分钟时间,两个人以上合作,也最少需要20分钟,而你当天是在1点四十分乘小艇离开的主岛,1点55分到达的别墅,2点5分时大火燃起。。。开始救援,也就是说你最多只有10分钟犯案。。。”

  “那我几点去的主岛?”

  “12点05。”

  “没有可能我在去主岛前就把他们捆住了么?”

  “不大可能。。。如果你把她们捆住,还就这么离开这么长时间。。。没有你看守。。。你不怕她们挣脱逃跑么?这风险太大不合逻辑?。。。而且更关键的是,你妻子和女儿的刀伤,因为身体被烧伤的关系不能准确推断受伤时间,但按照流血速度来推断,都应该不是时间太长的伤口。。。否者你回去前,他们就可能失血过多死亡。。。他们的伤口,很有可能是你不在岛上时留下的。。。”

  “我去主岛做什么?”

  “接我的电话,”

  “公事?”

  唐霏霏眼神幽怨起来:“私事。。。我要和未婚夫订婚。。。”

  刘廷眼角跳了一下,

  没有说话。

  “但我怀孕了。。。你的孩子。”

  刘廷皱眉疑惑:“半年前?”